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血战塘马 不能忘却的记忆

2015-9-20 15:25 |来自: 常州晚报

摘要: 1941年11月27日深夜,侵华日军南浦旅团集结步、骑、炮兵三千余人,在八百余伪军协同下,从三个方向向驻塘马的新四军发起偷袭。

  塘马战斗前,罗忠毅(右)、廖海涛(左)合影


  1946年6月14日延安《解放日报》刊载萧斌撰写的《血洒塘马》纪念文章。


  罗忠毅烈士遗物




  1941年11月27日深夜,侵华日军南浦旅团集结步、骑、炮兵三千余人,在八百余伪军协同下,从三个方向向驻塘马的新四军发起偷袭。

  塘马坐落在溧阳县城西北约四十华里处的丘陵地带,是一个百户村庄。在以塘马为中心的19个小村庄上驻有新四军苏南党政军领导机关和第十六旅旅部及其后方医院、被服厂、修械所等直属单位。自1938年五六月间,陈毅、张鼎丞同志分率新四军一、二支队,挺进苏南敌后开创了以茅山为中心的苏南抗日根据地。经韦岗、新丰、延陵、宝堰、句容等战斗,使驻南京的日寇华中派遣军和汪伪政权惶惶不可终日,茅山抗日根据地犹如一把尖刀插入日伪的心脏。这次日寇集结重兵对塘马的偷袭,就是企图一举拔除新四军插入他们心脏的这把尖刀。

  清晨,发现敌情,旅长罗忠毅和政委廖海涛当机立断,一边部署转移,一边指挥作战。激烈的战斗中,罗忠毅英勇牺牲

  28日拂晓6时许,十六旅特务连的哨兵在塘马东北方向发现敌情,迅速鸣枪报警。旅长罗忠毅、政委廖海涛两位身经百战的老红军,凭借着丰富的战斗经验迅速判明:日寇采用分进合击战术,重兵突袭塘马,意在全歼我苏南党政军领导机关。他们意识到,领导机关能否安全转移,事关苏南抗日斗争的战局安危。罗旅长廖政委果断决定,由旅政治部主任王胜率旅部及苏南党政军领导机关和后方直属单位立即转移,同时命令部队“发扬勇猛顽强的战斗精神,坚决粉碎敌人的进攻”。

  部署完毕,罗旅长廖政委赶赴塘马东南王家庄以北的特务连前沿阵地指挥作战。战士们看到旅首长出现在一线阵地,群情激奋,斗志昂扬。战斗十分激烈和残酷。敌人的炮弹几乎摧毁了特务连的前沿工事。阵地上碗口粗的树木都被横飞的弹片削断,爆炸的气浪将树木连根掀起,密集的子弹如雨点般打得阵地上尘土飞扬。在旅首长指挥下,特务连的战士们不畏伤亡,前赴后继与敌人展开了顽强的反复拼杀,白刃肉搏,空前恶战,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集群进攻。

  战至9时许,在塘马东南和西北方向上空,各有两发红、绿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敌人的进攻随之戛然停止。罗旅长敏锐地判断敌人将调整兵力部署和火力配系,一场更加猛烈的血战即将开始。罗、廖两人传令部队立即抢修工事,转运伤员,同时命令部队收拢集结于王家庄一线,形成要点阻击的态势,以便集中兵力阻敌前进,为机关安全转移赢得时间。调整完部署,罗旅长用沉着的口吻对廖政委说:“老廖,这里有我指挥,你带一部分人先行转移……”

  廖政委坚定地回答:“不!老罗,我在这里,你先转移!”在这生死攸关之际,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指挥员,他们谁也不愿意离开战场,离开自己的岗位和生死与共的战友啊!几番争执,旅长和政委谁也说服不了对方,谁也没有离开前沿阵地。

  10时许,敌人集中九二步兵炮、迫击炮和掷弹筒向王家庄一线阵地实施炮火急袭。无数发炮弹倾泻而至,阵地上顿时火光冲天,硝烟弥漫。约半小时的炮击刚结束,敌人又集中轻重机枪对我阵地实施密集火力压制,敌人的新一轮进攻又要开始了。

  罗旅长拾起一位牺牲战士手中的三八大盖,高呼:“打退敌人的进攻,给他们点厉害看看!”

  日军距前沿阵地30米左右时,他大喊一声:“打!”机枪步枪齐开火,手榴弹纷纷飞向敌群。西边的进攻之敌刚被打退,东北方向的进攻之敌已接近前沿。敌人多路合击、轮番进攻,不让我军有喘息之机。罗旅长见东北方向情况危急,便急令五连副连长带上两个排火速增援廖政委。下达命令后,他举起望远镜观察正面敌情。就在这时,敌人的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这位南北征战屡建奇功的新四军将领,在塘马抗日战场上流尽了最后一滴鲜血。

  面对冲上来的敌人骑兵,小腹被子弹打穿的政委廖海涛用手捂住伤口,调整部署,继续指挥战斗,直至永远闭上了眼睛

  罗旅长的牺牲,激起了阵地上新四军指战员们血战到底的决心。廖政委沉痛地向部队发出动员“为罗旅长报仇!坚决消灭敌人!”

  埋藏在战士们胸中的怒火,火山般爆发出来,复仇的子弹和手榴弹打退了敌人从东北方向的进攻。这时,塘马东南方向也发现敌情。日寇在东南方向的运动,标志着王家庄阵地已陷入四面被合围的态势。廖政委冷静地决定,先集中火力打击进攻速度最快、对我威胁最大的东南方向之敌,敌我双方展开了一场殊死血战。

  日军凭借炮火支持和火力优势,几次突破我前沿局部防线,新四军勇士们用刺刀和大刀与突入之敌白刃肉搏,特务连一位排长腿部重伤,他拉响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激战中,机枪手牺牲了,敌人疯狂地向突破口涌来。在这危急时刻,廖政委端起机枪向敌群扫射,勇士们以血肉之躯和刺刀大刀,消灭了突入之敌,巩固了阵地,打退了敌人新一轮的进攻,可廖政委却腹部中弹倒在了前沿阵地上。卫生员发现他的小腹被子弹打穿,正准备包扎,敌人的骑兵向我阵地发起了快速攻击。廖政委推开卫生员,对大家说:“敌人骑兵上来了,不要管我,大家快去战斗。”他用手捂住伤口,传令调整部署,继续指挥战斗。

  敌人的骑兵终于被打退了,廖政委却因流血过多,呼吸急促,说话吃力,但他头脑还很清楚,神态依然泰然自若。他看到身边的同志们在流泪,安然地对大家说道:“战场上宁可流血不要流泪,你们一定不要辜负党对我们的希望。”

  他让警卫员叫来二营营长王来弟并向他交代:“部队由你统一指挥,一定要保证领导机关和后方机关的安全转移。天黑后,你们设法突围到溧水地区找四十六团。”说着他就进入了昏迷状态,并永远闭上了眼睛。

  “前边的朝霞,谁爱自由,谁就要付予血的代价。”廖海涛政委用生命鲜血和气贯长虹的英雄壮举,实践了自己的抗日誓言。

  第十六旅5个连的兵力抗击了日伪军3800余人的偷袭和进攻,激战9小时,使苏南党政军领导机关顺利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

  王家庄战斗持续到午后,王来弟营长也壮烈牺牲。连排指挥员相继挺身而出,前赴后继指挥战斗。战后,老同志回忆说:“谁也说不清打退敌人多少次进攻,谁也记不准经过多少次殊死拼杀。”

  当日下午,新四军苏南党政军机关和第十六旅旅部及后方直属队转移到长荡湖畔的清水渎、戴家桥一带。坚守王家庄的阻敌部队也撤出战斗,归还建制。接着,随队掩护领导机关转移的十六旅四十八团二营六连以戴家桥为依托,又打退了日军三次进攻。

  当晚,我苏南党政军领导机关彻底跳出日军的包围圈,与十六旅四十六团在溧水地区胜利会师。

  塘马之战,新四军第十六旅以5个连的掩护兵力抗击了日伪军3800余人的偷袭和进攻,激战9小时。新四军第十六旅以旅长罗忠毅、旅政治委员廖海涛等二百七十余人牺牲的重大代价,毙伤敌伪军五百余人。不仅粉碎了日伪军的偷袭扫荡,而且成功地掩护了苏南党政军领导机关的安全转移。罗忠毅、廖海涛等抗日烈士无愧于人民!他们那气吞山河、英勇无畏的抗日壮举,永远铭记在人民的心中。

  链接

  塘马战斗

  塘马战斗发生于溧阳市别桥镇塘马村,是新四军抗击日军进攻的一次著名战斗。

  1941年11月28日凌晨,日军步、骑、炮兵近4000人,分三路合击新四军第六师第十六旅旅部、苏皖区委、溧阳县委和县民主政府驻地溧阳县塘马村。

  第六师参谋长兼第十六旅旅长罗忠毅、政治委员廖海涛,指挥部队阻击敌人,在掩护旅部及党政机关1000余人转移后,陷入日军重围。罗忠毅和廖海涛身先士卒,与敌展开血战。

  此次战斗持续了一整天,到天黑时罗忠毅被子弹击中头部牺牲。廖海涛负伤后肠子都流出来了,还继续与敌人作战。

  罗忠毅、廖海涛等新四军官兵270余人壮烈牺牲,此战毙伤日军近500人。

  江苏省新四军研究会六师分会副会长刘志庆著有《血战塘马》一书,他介绍说,塘马战斗是新四军在苏南与日军作战中规模最大、最为残酷的一次战斗,罗忠毅是抗战期间,对日作战中新四军牺牲的最高职务将领。2009年,罗忠毅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

Tag标签:
责编:李华  编辑:曹文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