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那些为常州外贸服务的日子

2017-09-11 13:20:29

摘要: 20世纪90年代初,我到外贸系统工作。做了3个月报关员后,我当上了海运进口科长,被当时高傲的上海同行们称为“奇迹”。报关运输业务是整个外贸实务的后道工序,属于外贸服务范畴。要做好外贸服务工作,除了掌握基本常识和技能,关键还要有企业经营管理经验和丰富的社会阅历 ...


  20世纪90年代初,我到外贸系统工作。做了3个月报关员后,我当上了海运进口科长,被当时高傲的上海同行们称为“奇迹”。


  报关运输业务是整个外贸实务的后道工序,属于外贸服务范畴。要做好外贸服务工作,除了掌握基本常识和技能,关键还要有企业经营管理经验和丰富的社会阅历,在与各方面尤其是海关、港口、商检等当时“朝南坐”的部门人员打交道过程中,善于根据实际情况随机应变,果断处理突发问题,才能将货主需要的进口物资安全及时地送到其手中。


  至今我还有几笔业务记忆犹新。


  为“一号工程”出力


  1991年末至年关之交,常州邮电局通过国家机电部从日本进口了全套程控电话设备,装了40多个集装箱,从横滨发运到张家港。这套程控设备一旦安装交割成功,全市所有电话均可直拨全国甚至全世界,从此结束打长途要跑到邮电局的历史,被列为当年市政府“一号工程”。


  元月3日,在接受这项特殊的进口设备报关运输任务时,邮电局林、王局长告诉我说:“明天我局从党委书记、局长到每个可以腾出的工作人员,将全部集中到白家桥三官塘外贸仓库拆箱转运,分管副市长将到场督战”。我立刻意识到这笔业务非同寻常,便马上进行全科总动员,派英语专业毕业的小殷负责全部单证的审核,派专司该条线业务的老张负责报关,请单位领导落实外贸车队运输,自己则随时准备解决可能出现的问题。


  第二天一大早,老张乘坐头班长途公交赶赴外地海关报关,我则骑自行车先到三官塘仓库查看现场。按正常情况,第一批货物上午10点左右应该到,但外贸工作也随时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问题。上午9时许电话铃响了,老张说:“海关要求在缴纳完600万元关税后才能放行”。我说:“你给他看批文右上角的蓝色三角章,那是中央统一纳税标志”,“看了,没用,海关总署刚发了新文件,从今年元旦起政策变了,所有货物都要先缴税后放行”,“你告诉他们,这是我们市政府的一号工程,不能耽误,何况‘立时毫及’(常州话,一时半会)上哪里弄600万关税,市财政也拿不出啊”,“说了,没用”,“这样吧,你在那里别走,我马上赶过去”。放下电话,我立即拨通王局长的电话说明情况,他惊得一时无语。我说你局里假如有常州纪念品的话带上几份,然后来辆小车,我们立即赶过去。半小时后我们向海关进发。


  快到海关时我借王局长的“大哥大”约征税科长在楼下碰头。在办公室里我仔细看了总署新文件后,指着发运单上的发运日期说:“我们的设备虽然昨天才到港,但实质是去年的货,跨年度的时间正是海运路上的时间,应按照去年政策办理”。他说:“我个人原则上同意你的分析,但我做不了主,要金关长定夺”。于是我们一行来到关长办公室,她一看我把邮电局长也请来了,笑着说:“我这个本家常州金科长就是有办法,说说你的观点吧”。我把意见说了一遍,重点强调了这批设备的重要性和特殊性后,她和征税科长商量了一番,便果断下令“放行!”


  后来,常州邮电局给我单位送来了一面硕大的锦旗,还特请我和单位领导吃饭呢。如今,每当我拨打长途电话,一种曾经为此而出过力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急中生智


  为常州外贸服务的岁月真是难忘。有一天下午,我在常州地方外贸公司了解进出口情况,业务部经理说老总请你去一下,有事请你帮忙呢。


  原来该公司有塑料粒子等两批进口原材料共20多个集装箱,被上海宝山海关临时扣押,已接近48小时的转港(场)临界点。若转港,每个集装箱多出七八百元费用不说,关键还影响订货企业的生产。海关要先缴纳60万元关税才能放行,但时近年底,公司账上不满10万元,先前还有一笔36万元出口货物退税一直在宝山海关账上几个月尚未划过来,公司反复交涉都不见动静。现在订货企业在等着生产用料,急得团团转。


  我了解情况后立即决定:“连夜去上海,明天一早到宝山海关‘堵’征税科长!”


  于是,我们家也没回就直奔上海,在常年包租的四川北路小旅馆办事点住下,第二天早上6点就起床赶路。那时闸北到宝山的道路既长又窄,路况极差,一路上钢铁企业和港口拉货的车辆互相超车拥堵。最终,我们赶在上班前在海关门口截住了沈科长。


  在办公室说明情况后,他叫人到财务科查到36万元出口退税还在账上。我提出:“将这36万元退税抵扣这两批进口税,加上他们公司带来的10万元汇票就是46万,还有14万元我常州外贸担保,你先放货如何?”他听了大笑道:“老金就是有点子会协调,有你国有单位担保,我还怕啥?但我要请示关长再征求一下财务意见”。没过多时,放行的命令下达了,我立即到窗口报关并联系车队到港口提货,这两批货物当晚就运回了常州。


  事后,我还真有点后怕:一是我没有权力担保(尽管是口头说说),并未请示领导;二是万一该公司再拖欠那14万款怎么办?那可是税款呢!当然,这种后果没有发生,毕竟地方外贸是国有单位,信誉一向不差,我们的优质服务也使他们绝不会那样做。我是用常州外贸人的共同信誉在做“担保”而已,不妨就叫做“急中生智”吧。


  时间耽误不起


  有一年夏天,地方外贸公司的另一个部门经理找到我说:“我们进口了7个集装箱的氰化钠,是剧毒危险品,没人敢承接报关运输任务,听我们领导和同志们说找你准有办法”。我说,只能试试。我立即请示单位领导,领导说“你敢接,就试试?”


  承接剧毒危险品业务可不是闹着玩的,报关、提货手续比一般货物复杂得多不说,万一在运输过程中发生丁点泄露,那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何况是在夏季,剧毒品的挥发性能比任何季节都高,责任非同小可。


  我冒着酷暑连续两天跑遍了上海有关部门,办完了一切手续之后,便约上车队去港口提货。正当我们车队刚要排到时,不料吊车驾驶员在空中猛地喊了一声:“吃饭喽,下午再吊(装)啦”,腋下夹着发货单夹子的发货员也跟着喊:“弗错,下半日(上海话“不错,下午”)再吊喽”,这就意味着我们至少要再等两小时。


  那时沪宁高速公路尚未建设,走的是嘉定、昆山、常熟、苏州、无锡到常州的老式城际公路,正常情况下一个重车车队从上海港口到常州要跑四五个小时,耽误不起啊。我一看手表才11点10分,立即拿出两包“红塔山”香烟“嗖嗖”地往上扔进了驾驶室窗户,同时往发货员手中也塞了两包。吊装驾驶员伸出头往下一看,立刻改口道:“哦,常州金科长来了,这批货吊完吃饭啦”。为表示感谢,吊装完毕我请发货员和吊装司机吃了一顿便饭(我们外出工作没有任何招待费,全部是自己掏腰包),便跟车押着集装箱车队运回常州。


  晚上7时许,车队终于到达桃园路上的化轻公司仓库卸货,整个仓库大院都弥漫着熏人的气味。驾驶员小陆埋怨说:“老金你胆子也太大了,这种东西剧毒,你得给我们发营养费”,我拍着他的肩膀说:“至少加班费你们领导会发吧,你为常州外贸经济发展立了一大功!”。在哈哈大笑中我们都如释重负…… (金明德)


Tag标签:
责编:王珊蓉  编辑:刘雅婧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