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程宝金:千淘万漉虽辛苦 吹尽黄沙始到金

2018-04-09 16:20:00

摘要:   3月底,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小儿呼吸内科首席专家程宝金的母校南京医科大学成立儿科学院的消息传来,他在朋友圈里写了这样一段话——“专注、传承,做纯粹的医生,纯粹的儿科医生”。  对大多数医学生而言,儿科可不是个理想选择,但总有一些人,选择迎难而上,走一条难走的路。程宝金就是其中一 ...
  3月底,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小儿呼吸内科首席专家程宝金的母校南京医科大学成立儿科学院的消息传来,他在朋友圈里写了这样一段话——“专注、传承,做纯粹的医生,纯粹的儿科医生”。


  对大多数医学生而言,儿科可不是个理想选择,但总有一些人,选择迎难而上,走一条难走的路。程宝金就是其中一个。在儿科医生缺口越来越大的当下,程宝金一直坚守着自己对儿科事业的热爱,并始终践行着自己的从医准则——认真地做一个纯粹的医生。

  敬业奉献 做最认真的自己



  儿科告急,儿科“限诊”……2017年冬天,围绕儿科爆棚的新闻不断,并一直延续到了2018年的春天。

  作为常州市二院小儿呼吸内科的首席专家,程宝金的门诊永远一号难求,更不用说流感肆虐的特殊时期。患儿越来越多,门诊时间被无限期延长,因为饮食不规律,程宝金得了胃溃疡,却始终坚守在岗位上。

  2017年《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基础数据)》显示,当前中国儿科医生总数约10万人,却要服务2.6亿0-14岁儿童,平均每2000名儿童才能拥有1名儿科医生。一些儿科医生抱怨“赶上了一个很糟的时代”,程宝金却并不以为然,“一个人改变不了时代,但每个人能做好自己。我是一名儿科医生,我做好自己就是认真为孩子看病。”

  在医界,儿科俗称“哑科”,除少数能准确表达的大孩子外,大部分儿童难以准确说出自己的不适,很多时候哭成了他们唯一的表达方式,这给医生的判病线索真是少得可怜。又因为孩子的免疫功能没有成人完善,所以病情的变化会很快,特别考验医生的判断力和基本功,更特别离不开“认真”二字。



  2010年的一个晚上,二院儿科病房刚刚住进来的孩子整晚哭闹不安,夜班医生考虑会不会得了小儿肠套叠,便为孩子做了B超检查,检查结果显示没有问题,但到第二天早晨,孩子依旧哭闹不止。交班时,夜班医生把这个情况告诉了程金宝,程宝金问“有大便吗?”夜班医生说有,但程金宝直觉孩子肠中一定有异常,查房时便仔细检查了孩子的大便。果然,孩子整夜排出的根本不是粪便,而是因为疼痛从肠道挤出来的粘液。重新探体征、做检查,确诊就是肠套叠。

  “肠套叠是小儿常见病,但这个孩子身上没有出现肠套叠的典型临床表现,不便血,也不呕吐,怎么诊断?只有认真!”程宝金如是说。

  认真对待病人的症状体征、认真思考如何解释病状、认真学习新知识,认真与家属沟通……在程宝金看来,“认真”使他31年的从医生涯受益良多,“伤风感冒,不认真对待,很可能会漏掉线索变成大毛病;疑难杂症,认真观察分析了,总能抓住主要问题。”他以此来要求科里的年轻医生,也身体力行地践行了这个从医准则。

  千淘万漉 “小篾匠”成了大专家

  这种认真的态度,是程宝金性格使然,也有学医路上的耳濡目染。

  1982年,这个溧阳山区村会计的小儿子考入了南京医学院(现南京医科大学,以下简称南医大)。哥哥从小学习成绩优异,彼时顽劣的程金宝却被父亲笑称“长大只能做个小篾匠”,但凭着一股不服输的认真劲儿,他最终考上了心心念念的医学院。

  “我所有志愿都填了医学院,班主任还有些担心,被南医大儿科录取了,他非常惊喜。”

  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踏进南医大的大门,程宝金才知道他和其他29名同学,是恢复高考后南医大招收的第一届儿科系学生。作为国内最早创建儿科学的医科大学,当时南医大的院长是我国现代儿科学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颜守民教授。在他的强烈建议下,因为文革而一度中断的儿科系重新恢复,学校对这届学生的重视可想而知。

  为此,程宝金很长一段时间都颇有优越感,他的老师们都是当时的知名教授、院士,每一位都治学严谨,很是一丝不苟,“我就想着我这么幸运,一定要学好,千万不能给学校丢脸。”

  但真正深入学习后,程宝金才知道儿童并不是成人的简单缩小版。儿童所患疾病使用的检查手段和用药方式与成人大不相同。有些病,例如毛细支气管炎和川崎病等,成人是没有的;有些检查,例如X射线和静脉采血,除非情况特殊,否则不能让儿童去做;治疗用药上也要将安全和有效同样考量……因此,他要学的课程比普通医学系的学生更多,也必须付出加倍努力。

  求学艰辛、千淘万漉,所幸付出有了回报,而今,程宝金和他的同学们都已成为各自所在医院里首屈一指的儿科专家,这是他个人之幸,也是万千患儿与家长之幸!

  技艺高超 普通医生不普通

  程宝金总说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除了看病也不会做其他事,还唯恐看得不好。”

  事实上,这个普通的医生一点也不普通,他治愈了许多儿童罕见病,创造了多个“常州第一”。

  十年前的一天,一对小夫妻将高烧的儿子送到了常州二院,孩子出生才20多天,高烧、不进食,经过检查发现肝脾肿大,血液中多项指标都高得出奇,却没有什么特殊的临床表现。

  短时间内找不到病因,家长急得脸色发白。程宝金马不停蹄地查阅文献,在科室内组织进行病例讨论,得出初步结论——甲基丙二酸血症。可当时常州还没有技术手段对此病进行确诊实验,十万火急,程宝金将病情告知孩子家长后,将尿样送到了北京儿童医院检验,最终确诊了常州市的第一例甲基丙二酸血症。

  因为处置得当,孩子得到了及时治疗,如今正常上学、生活,与其他孩子唯一的不同,是必须定期在随访时与程宝金见面。

  皆大欢喜的结局,但家长不知道,如果没及时选对方向,这个孩子很有可能由于有机酸代谢障碍导致神经系统损害、智力落后、生长发育障碍,甚至迅速死亡。程宝金介绍,甲基丙二酸血症是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病,美国的发病率约为1/10万,至今记者在网上几乎搜索不到详细的关于病情的资料。这种病的病情发展非常快,不及时治疗可能导致患儿迅速死亡,但及时发现和干预,却可以使病情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终止。所以,发现越早对患儿越有利。

  在儿科从业时间越长,程宝金越能体会“行医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这句话的含义,因为这一抵抗力最差、最容易生病、最不会表达的人群,往往承载着一个家庭的希望。

  一个2周岁的男孩被送进二院阳湖院区抢救,颜面青紫、呼吸困难,家长告诉程宝金,孩子前一天感冒咳嗽,谁知1天不到突然“闭气”了。胸部CT提示,孩子整个肺部都弥漫着高密度影,病情非常危重!

  好好的孩子,如今呼之不应了,家长被这个坏消息打懵了。

  程宝金果断地决定在ICU直接进行病床边电子纤维支气管镜术。经过探查发现,患儿全肺几乎都被白色粘稠的分泌物塞得满满的,经过处置,程宝金从患儿的支气管里拉出了一条白色“树形”胶状物,孩子顿时呼吸音就通畅了许多。最终确诊,这个孩子所患是在儿童中极为少见的塑形性支气管炎,该病是指生物性异物局部或广泛性堵塞支气管,导致肺部分或全部通气功能障碍,因取出时堵塞物呈“支气管塑形”而得名,发病急骤,诊断和治疗难度大,是儿科的危重症之一。

  经过有效治疗,孩子恢复了健康,家长如同经历了劫后余生,说不出的感谢。

  程宝金也很高兴,他很清楚,很多时候,挽救一个孩子就是挽救了一个家庭。他更庆幸,二院儿科的小儿电子纤维支气管镜诊治技术非常成熟,通过此项技术,检查的同时即可治疗,以往一些难以给出正确诊断治疗的小儿疑难病症可以得到更加及时有效的治疗。

  常州二院儿科是常武地区首个开展小儿电子纤维支气管镜检查治疗技术的儿科,由程宝金2008年成为儿科主任后一手引进。近十年来,在他的带领下,通过全科同事的努力,二院儿科成为了常州市临床重点专科,在常武地区率先开展小儿呼吸道病毒免疫荧光检测及小儿电子支气管镜诊治技术,科室里五名医生成为江苏省医学会儿科分会各学组委员,获得市级新技术引进一等奖1项,市级、局级科研立项3项,省厅级科研立项1项,发表核心期刊、中华系列及SCI、CA论文30余篇……二院儿科这个始建于1956年的传统优势科室,焕发出新的活力。

  谁也不知道,成绩斐然背后,还有着老主任丁克曾的影子。大学毕业时,本可留在南京的程宝金冲着当时二院儿科的老主任、常武地区西医儿科的鼻祖丁克曾来到了常州二院。年轻的他关注着丁老的一举一动,“70多岁的老人,每周坚持病例讨论、坚持大查房,那么严谨。”看着患儿和家长们望向丁老信任的眼神,他暗自下了决心,要将这份精神在二院的儿科传承下去。

  现在,他做到了。

  医者仁心 以诚相待见真情

  与成人科室不同,不管是诊室和住院部,儿科医生的办公室里总会有家长络绎不绝地进出。最考验儿科医生耐心的是:同一个患儿的不同亲属会先后来咨询同样的问题,一样的话重复说四五遍是常有的事。

  都说儿科的风险之一是孩子不会表达,导致判病困难,其实,儿科的另一重风险来自家长的压力,七八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你,弄得不好攥紧拳头给你尝尝——何尝不是高危行业啊。

  程宝金注意到,很多家长只是因为孩子生病才变得易怒和敏感,因此很理解家长的心情,“互相理解吧,孩子生病家长都很揪心,生怕问得不够全面,耽误治疗”。他坦言,要做一个好的儿科医生真的不容易。除了有过硬的医术、对患者的爱心与耐心,还需要将心比心,换位思考。

  所以,程宝金从不生硬地让家长带孩子去做检查,他总将每项检查的目的说得清清楚楚:孩子咳嗽时间长了,我听他的肺部有点问题,还有点疑问,我们去拍个片子怎么样?要给孩子手术,再多问上几句:有没有医保?能报销多少?做手术会不会影响孩子的学习?

  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说,医生首先要精于医术,其次是要“诚”——“见彼苦恼,若己有之”。在程宝金的理解中,这可以用“纯粹”二字概括。“纯粹”的含义还包括:只为病人,只想病情,排除私心杂念。他说医疗处置的目的就是为了把病治好,碰到家长脾气爆发时,简单一点、坦诚一点,把该解释的都解释清楚,“我就是帮你看病的,我会认认真真尽力把病看好,也会让你感受到我的认真。”

  30多年来,这份“纯粹”让程宝金有了一批忠实的“粉丝”,有些家长小时候在他那里看病,成家生子后也带着自己的孩子来“看程医生”。在他们看来,程医生“人很亲切,很喜欢我家孩子”、“讲得详细,听得清楚,不蒙人”、“程医生圆圆脸,孩子看到这个白大褂不紧张……”。

  圆圆脸的程宝金,一看就“面善”,他的“善”,不仅在脸上,更在行动上。

  上世纪90年代,程宝金还是主治医生,一次到外科楼会诊,一名中年女子拎着个红蓝麻袋犹犹豫豫地跟了他两步,鼓足勇气问:“是儿科的程医生吗?”

  “是,儿科就我一个姓程的。”

  “哎呀我找你很久了,我要送点血糯米给你。”

  “为什么?我好像不认识你!”

  “两年前我家孩子生病住院,你把他病治好了,还帮我垫了100块钱,我们才能出院的。”

  程宝金想不起她是谁,这些年他垫付过很多医药费,碰到过恶意逃费令他失望的,也碰到过辛苦筹费让他感动的。

  曾经有名不满20岁的贵州青年,刚出生的儿子得了新生儿破伤风,这种病不难治,但耗时长、花费高,青年根本负担不起。程宝金了解到青年想救孩子的意愿,还是冒着风险收治了这个孩子。谁知治疗刚开始,青年就消失了,程宝金心中打着鼓手上却没有停止治疗。三天后,青年回到了医院,将回老家筹到的医疗费交到了医院。程宝金很感动,除了全力救治外,更想尽办法为他省钱,免除了治疗的人工费用。

  “能救的我都尽力去救”,程宝金始终相信,可能有治不好的病,但没有治不了的病。

  在他的书柜里,放着一件留青竹刻作品,办公室搬了几次,他一直带在身边。这是十余年前,一位留青竹刻传人为感谢他救治孙子胡弟弟所刻。为了救治那个出生时体重不满1千克的极低出生体重儿,程宝金在新生儿病房隔壁的办公室住了五天,一有危险立马飞奔过去。在医务人员精心治疗下,胡弟弟闯过了一个个难关,最终顺利出院了。

  “再苦、再累,看到孩子能健康地离开病房,便觉得什么都值了。”程宝金低头注视着桌上的竹刻,笑呵呵地说,“这就是我们当医生最大的价值所在。”

  (记者 王慧艳)

  程宝金: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小儿呼吸内科首席专家,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江苏省医学会儿科分会委员、儿科分会呼吸学组副组长、省抗癌协会小儿肿瘤专业委员会委员、省医师协会儿科分会委员、省医院协会儿童医院分会委员、常州市医学会理事、常州市康复医学会理事、常州市医学会儿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呼吸学组组长。主持省级、市级课题各1项、参与多项省市课题,发表核心期刊、中华系列、SCI、CA论文20余篇。擅长小儿机械通气,小儿疑难病;小儿哮喘、慢性咳嗽、呼吸道感染性疾病;小儿脓毒症、危重症抢救;川崎病等小儿免疫性疾病;肾病综合症、过敏性紫癜等。小儿支气管镜术得到省气管镜专项技术认证。

  门诊时间:(阳湖)周一下午、周四上午;(城中)周二上午

Tag标签:
责编:王珊蓉  编辑:缪雯洁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