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瞿玉兴:为病患制订个体化医治方案

2018-05-02 14:14:47

摘要:   每周一到周五,如果不出差,瞿玉兴会在早上7点前,准时到达常州市中医医院骨伤科主任办公室。  他个子不高,说话和声细语,上班时间白大褂里一定穿衬衫佩戴领带,这是他在日本大阪急救中心和日本同行一起工作时养成的习惯。  1988年从苏州医学院毕业后,他先被分配到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刚工 ...



  每周一到周五,如果不出差,瞿玉兴会在早上7点前,准时到达常州市中医医院骨伤科主任办公室。

  他个子不高,说话和声细语,上班时间白大褂里一定穿衬衫佩戴领带,这是他在日本大阪急救中心和日本同行一起工作时养成的习惯。

  1988年从苏州医学院毕业后,他先被分配到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刚工作两年,他就挑战了前辈们没做过的断指再植手术。

  之后他远赴大阪急救中心、英国皇家骨科医院进修,见到了当时世界上医学最先进的技术,最精妙的手术。

  “技术的每一点进步都为患者带来福音。”他说,但学医生涯里给他留下最深印象的,除了技术,还有好医生的责任心,“看一个医生是不是用心,要看他是不是肯为病人考虑更多。”

  术中尽可能无废动作


  周二上午8点,常州市中医医院骨伤科医生办公室内,医生们正在进行病例讨论。

  八旬老人,十几年前做过全髋关节置换手术,这次因髋关节疼痛前来复诊,CT与核磁共振发现,十几年前置换的人工关节已经磨损,需要进行关节部分翻修手术。

  患者同意手术,问题是,由于一些原因加上十几年前还没有电子医疗档案,很难查到这名患者当时用的是哪家公司哪个型号的人工关节。患者自述当时用的是某品牌进口的人工关节。在场的医生大部分也都认为患者当时用的是这家公司的人工关节。

  但大外科主任、骨伤科主任瞿玉兴有不同意见:“万一不是呢?如果患者记错了呢?”

  瞿玉兴说:“如果判断错了,我们就下不了手术台,我们就要将手术暂停,等另一家公司把器械送过来,再消毒,再检验,没有四五个小时完成不了。在这个过程中,手术台上的患者出血会增加,麻醉也有可能出问题。所以,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把所有可能用到的器械都准备好。”

  瞿玉兴说话的声音很低,但很坚定。

  第二天他为患者手术的时候发现,当年用的真的不是那家公司的产品,幸好早有备案,马上就用早已准备好的并可以匹配的另一品牌同一型号产品做了部分置换。



  医生们说,在工作上,瞿主任很强势。骨伤科每位病人入院以后,都必须按规定的标准化流程就医——包括监测血糖血压,心肺功能检查,询问用药史、过敏史,麻醉医生跟进,等等,如果患者第二天要做手术,前一天早晨主刀医生就要将手术方案提交给他,他再和参与手术的医生一起讨论,上午10点前将手术方案确定,然后再准备器械——他不允许医生随便更改就医流程,也不允许医生随便更改手术方案。

  明天关节置换手术中用哪个型号的器械,植入的方法,如果关节畸形,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些问题,他都要求医生详细写进手术方案里。

  “我们提前一天将手术方案定下来,把所有的可能都预想到并做好充分准备,真正开刀的时候,手下尽可能地没有废动作,这样手术时间最短,病人出血最少,对术后康复也有利。”他说。

  瞿玉兴做手术比一般人快很多,因为坚持提前做好术前计划,手术才进行得特别顺利,4月11日,他一上午就完成了4台关节置换手术。

  从大阪到英皇家骨科

  瞿玉兴出生在常州郑陆镇,小时候他所有的玩具都是自己做的,包括玩具舰艇、玩具手枪,拆掉的东西他都能够重新组装起来。

  1983年,他考入苏州医学院医疗系,开始他对学医兴趣不大,直到大学五年级到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实习。他主修西医,也学过一些中医课程,实习时用中药治好了好几个多年的支气管哮喘病人,从此开始对医学产生了兴趣。

  “四年级要学诊断学了,每个病人就是一张考卷,学的知识就变得直观起来,我就越来越感兴趣了。”他说。

  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定科的时候,很多科室都想争取他,骨科主任尤其看重他在外科上的天赋。

  当时常州还没有人会接断指,而那时这类工伤却很多,常州断指的伤者,多要送到无锡、上海,而断指必须在6个小时内接上,送到无锡、上海,稍有延迟,就会给病人留下终身残疾。

  主任跟他说,留在骨科,一起把这个做好。

  他入职不久就到上海去学习断指再植两周,回来以后,用鼠尾、猪排骨血管反复练习,很快成为常州市首屈一指的断指再植的外科医生,接的断指成活率达95%以上。

  那时他住在租的房子里,连部电话都没有,一遇到断指的伤者,保卫科同事就跑到他家里去找他。

  这几乎是现在任何一个年轻医生都无法体会到的辛苦与职业成就感,那时他带着另一个医生,没日没夜地做手术,最忙的一天做18台手术。有个不幸的工人在一次事故中断了8根手指,瞿玉兴与同事们奋斗了10个小时,将8根手指全部接活,这在江苏省也是第一例。

  当主治医生两年他就破格晋升副主任医师,那时,他是江苏省最年轻的副教授。

  1993年,他到日本大阪急救中心进修,跟随医学博士长谷川利雄。这一次进修,让他一下子就看到了差距。

  手外科是他的强项,即使在那里,他的表现也让同行感到惊讶:“你这么年轻手术就做得这么好。”语言关也没有问题,经过两个学期的强化训练加上到日本后的苦练,无论东京日语、大阪日语还是医学专业日语,他都能听能讲。

  首先让他惊讶的是大阪医科大学的脊柱侧弯中心,当时全中国没有几个医生会开脊柱侧弯,而大阪医学中心有两个病区专门收脊柱侧弯病人。另外令人惊讶的是大阪医学中心的急救水平:“一个病人坐着救护车过来了,他到医院前15分钟医院里就开始广播:‘这里有一个70岁的老先生出了车祸,15分钟到我们医院。’然后10分钟报一次,5分钟报一次,1分钟报一次,在医院任何角落都能听到这样的声音。人来了以后送进急诊室,一进去那道门就关上,病人四周全是仪器设备,抽血、拍片、化验都在那个房间,几分钟之后化验报告全出来了,急诊室有个总负责的医生,当下就决定治疗方案,也有条件马上手术,有几个人来的时候心跳呼吸都没有了,我看着他们被救活了。”

  还有件事给他印象很深,半夜里,医院有病人去世了,医护人员点燃蜡烛、默哀,再一起把逝者送入太平间。

  从日本回来之后,他觉得,一定要再继续学习,要读研究生,于是重新走进校园,师从苏州医学院院长骨科董天华教授,后来又读了董教授的博士。

  读博士期间,董教授安排他到英国皇家骨科医院进修,在那里,他再一次“大开眼界”。

  “在常州,那时候一年都开不到几个骨肿瘤,但在那里,骨肿瘤每天开刀5台以上。我在骨肿瘤科轮转一个月,把几十年的骨肿瘤都看过来了。”病人有欧美的,有中东的,因为有全球顶尖医疗资源,所以全球有条件的骨肿瘤患者都到那里去看。在英国期间,他的指导老师是全英国最好的关节外科医生,髋关节表面置换术全球最好,他学成归来时,这个手术国内还没有人做,他先设计假体、器械,再到北京找厂家加工,经过反复修改、加工,做好了器械,再经过反复练习,最后在苏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率先开展全髋关节表面置换术。后来在《中华外科杂志》上率先发表了全髋关节表面置换术论着。

  在英国皇家骨科医院学习后,他的关节技术有了质的飞跃。


  《萨利机长》的抉择

  瞿玉兴很喜欢一部电影,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执导,汤姆·汉克斯主演的《萨利机长》。影片根据真实事件:2009年全美航空1549号航班迫降事件改编。当时发动机失效,萨利机长紧急迫降到水面上,成功拯救了机上155名乘客和机组人员。这部关于英雄的电影,大半篇幅都在反英雄、质疑英雄:飞机是不是可以降落在地面上,是不是可以在拯救乘客的同时也保住飞机?

  瞿主任说,人不是机器,在危机时刻,不能将所有数据输入电脑,计算出最佳方案,只能凭经验、本能在最短时间内,做出最好的反应。

  有一天他值夜班,救护车上抬下来一个车祸病人:锁骨骨折,将动脉戳破,局部严重肿胀,血压下降至休克。

  以往这样的病人,也有人接入体外循环机,通过体外循环机不断输血,最后成功抢救的病例。但不是每个病人有这样的幸运,也不是每家医院都有这样的条件。

  瞿玉兴当机立断用了一根带气囊的导管,从股动脉往上送,送到出血点,往气囊里吹气,将出血点堵住,然后开始手术,救活病人的同时还节约了血。这项技术是他从日本学回来的,在常州是第一例。用这项技术,他还多次抢救了骨盆骨折大出血的病人。

  腹主动脉因为离心脏特别近,一旦受伤出血,分分钟人就没有了,抢救过来的几率非常小。他就遇到过这样的病人,他迅速将病人受伤的血管找到,用夹子夹住,缝合,将病人抢救了过来。

  在日本期间,他学到了很多急救方面的技巧,并应用于临床,抢救了许许多多的病人。

  精通全领域先进技术

  骨科又分关节、脊柱、创伤、手外科等亚专科。同事们常说:“我们瞿主任是骨科领域的全才。”年轻时他做断肢再植成功率95%以上,利用足趾再造缺失的拇手指没有失败过;脊柱外科手术从颈椎开到骶椎,又能做几乎所有脊柱微创手术:椎间盘镜、椎间孔镜、锥板镜等等;读博士的时候就最先设计并制造出国内唯一的髋关节表面置换假体及相关操作器械;精通髋、膝、肩、踝关节的关节镜手术。在分科越来越细的今天,很少有医生像他这样既全面又精通骨科各项技术。

  2003年,他到常州市中医医院任大外科主任、骨伤科主任,入职之后,他就要求骨伤科新进医生都要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现在中医医院骨伤科已有21名硕士,10名博士,同时他为年轻医生们联系去世界各地的大医院的学习机会,骨伤科大部分医生都到境外去学习过,有的去美国、德国、法国、韩国,最近的去过香港玛丽医院。

  他个人和科室技术发展的重点渐渐放在脊柱和关节上。

  一个15岁的少年,走路摇摇摆摆,经检查,颈椎第一第二节严重脱位,压迫到中枢神经。如果任其发展,这个孩子将会瘫痪,甚至危及生命。

  瞿玉兴为他开展了“经口咽前路松解复位后路上颈椎椎弓根螺钉内固定术”,手术中,他先要在口腔内开一道口子,触摸到患者的骨头,将脱位的第一第二颈椎粘连全部松开,再把患者的咽喉缝好;然后翻过身来在后面再用螺钉固定颈椎。患者手术前核磁共振显示中枢神经严重受压只有几毫米,他就要在这几毫米间,通过手术,将患者的椎管打开到几厘米。手术后,这个孩子恢复了健康,又回到了校园。

  他说,技术的每一点进步都为患者带来很多的好处。在椎间盘镜、椎间孔镜、椎板镜下进行椎间盘微创手术,患者只要局部麻醉,有的病人甚至术后就可以马上行走。现在的膝关节置换手术中,基本可以做到患者不输血。

  少年时喜欢自己做玩具的他,现在拥有八项专利,其中两项是发明专利,有二十多项技术填补市内空白,已发表SCI论文8篇。

  不过,在他看来,能开展高难度手术,掌握了最先进技术,并不是界定一个医生是不是好医生的标准。

  一个医生是不是好医生,他觉得,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尽力,有没有为患者考虑最适合他的治疗方案。

  “比如一个脊柱侧弯的患者,你要做的不是直接为他做矫正手术,而要先找出他病痛的原因,然后思考:什么是最好的治疗方案?特别是老年人,如果这个病人已经85岁了,身体状况也很不好,考虑到他的年纪,还要不要把钢板打进去,这个过程是不是会增加病人的并发症,为他做个微创小手术,解决他的病痛是不是更好?”

  “一位患者原来换过一块钢板,后来他又受伤了,要换一个关节,医生应该考虑到:两种金属的材质不一样会不会发生电离作用?是不是要先把钢板去掉?钢板要取出来很难,但是要考虑到一个关节要用十几二十几年,就应该先把钢板取出来。”

  如果医生不管患者的具体情况,都用一样的手术方案,有的患者也会恢复得很好,瞿玉兴说,那是运气好,但一个手术关系到病人几十年的生活,不能靠运气,个体化方案尤其重要。

  遇到情况复杂的患者,他会跟患者商量,晚两天手术,把手术准备充分。因为一旦手术出现问题,会给病人留下终身残疾。

  现在,他还工作在临床一线,在每个手术日前一天,依旧按流程,一丝不苟地做着准备。

Tag标签:
责编:王珊蓉  编辑:缪雯洁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