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恰同学少年

2018-05-07 16:29:44

摘要: 1962年夏天,我由常州市马园巷小学毕业考入了常州市一中。  这年八月末的一天,我与同学一起去市一中报到注册。走在校园里的林荫小道上,知了声此起彼伏,不远处有几幢青灰色的砖瓦小楼,掩映在花木丛中。外操场还有四百米的规范跑道。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  校长送来枇杷果  记得当时市一中 ...

       1962年夏天,我由常州市马园巷小学毕业考入了常州市一中。

  这年八月末的一天,我与同学一起去市一中报到注册。走在校园里的林荫小道上,知了声此起彼伏,不远处有几幢青灰色的砖瓦小楼,掩映在花木丛中。外操场还有四百米的规范跑道。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

  校长送来枇杷果

  记得当时市一中每个年级都有六个班,每班五十个学生,很规范。那些年中苏关系紧张,所以六个班中,三个班被安排学俄语,另三个班学英语。我运气还算好,被安排在一(3)班学英语。那时学俄语有个很大的麻烦,因为代数里有ABCD,所以学俄语的同学还得专门特意去学英文字母,而我们英语班就没这个必要了。

  校园的环境很好。每幢教学楼前种的绿植,居然是玫瑰。每到春末夏初,玫瑰盛开,一下课,我们便会站在香艳扑鼻的玫瑰前驻足欣赏。

  春末夏初还是枇杷收获的季节,校园里的几棵枇杷树上挂满了橙黄色的果实。初一下学期六一儿童节前,我们收到了以马廉泉校长的名义、由工友送来的一大盆枇杷果。大家无比欣喜,在课余时间把它吃了个精光。

  学校外操场旁,还有一条“关刀河”,周边居民在那里淘米、洗菜、洗衣,与学校师生和谐相处。外操场的后面还有一座小山岗,绿树婆娑,午饭后会有学生在那里看书、读外语。小山岗外面的有一条路直通东坡公园(那时叫东郊公园)。有一次,学校举行冬季越野跑,就是从这里开始,一直跑到东坡公园,再折回学校。那时觉得这真是一条不算短的路程,是对我们体力的一次考验。

  圣约翰大学毕业的老师

  教我们语文的是一位年轻的上海籍老师,叫陈木生。他上课非常投入,经常有声有色地给我们朗读课文。他的认真模样常会引起我们在下面窃笑。

  他批改作文也非常认真细致。有一次作文是用白话文改写《卖炭翁》。我的这篇作文被作为范文,在课堂上被他朗读评点,并大加赞扬,使我的自信心大为提升。

  初二时我们的英语老师,是一位中年男教师,高个子戴金丝眼镜的陆国瑛老师。陆老师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听说他先是在外交部工作过,1957年被打成右派后,回到老家常州当了老师。

  他上课有个特点,一上来先说一段叽哩哇啦的口语,然后随意叫一个同学站起来翻译。我很害怕他这个过程。好在陆老师轻易不叫我们女生回答,而是常让英语好的几个男同学来答。

  这惊心动魄的一幕过后,陆老师才开始讲新课。他讲的是美式英语,因为圣约翰大学是美国创办的。我后来才知道,林语堂也是这所大学的毕业生,与我们这位陆老师竟是校友。周有光先生也是。

  陆老师不苟言笑。一上完课,他就会夹着讲义马上离开教室,我觉得他内心深处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使他变得压抑和沉闷。我每次课后收完作业本交到办公室时,他总是点头示意,我放下本子后也随即离开,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流。

  记得仅有一次,那时班里成立了几个课外兴趣小组,我因为比较喜欢中国文学,就参加了语文兴趣小组,而没有参加英语课外兴趣小组。陆老师知道后,可能对我的选择不解,就随口问了我一下。我在他面前迟迟疑疑,但最终还是如实回答了。陆老师沉默了,没有再说一句话直到我离开……

  陆老师在讲课之余,会给我们介绍西方人的一些生活方式,如西方人吃的牛奶、面包、黄油,还有小汽车叫的士,大汽车叫巴士之类。这本属正常,但在后来的“文革”中,却成了陆老师的罪行。有些不明事理的学生贴大字报揭发他的“罪行”,说他宣传西方资本主义生活方式,崇洋媚外……再加上他以前的右派帽子,在“文革”初期他就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后来,这位头发已花白、一米八几的高个子老师,终于抗不过精神上的打击,选择以跳楼自尽的方式结束了生命。

  教我们地理的是朱老师,他在文革后被第一批升为特级教师。朱老师从不捧着书本叫我们读啊背啊,而是自有一套个性化教学方法。譬如他会绘一张全国地图,上面各省区的界限、河流、山脉都划分得很清楚,却没写一个文字。朱老师把它们油印成卷子发下来,让我们填写各省区省会地名和简称,给山脉、河流、湖泊注上名称。通过几次练习,我们大多数同学已能比较熟练地掌握这些知识。

  有些地理知识比较难记,他就编一些俗语来帮忙。比如说到湖南省有几条河流?他就告诉我们“箱子放在院里”(湘江、资江、沅水、澧水)。这种记忆方法,让我们一辈子都忘不了。

  朱老师看起来就不是一个严肃的人,他经常会讲一些笑话,有时行为举止也很滑稽搞笑。上他的课,我们都很放松。有时候我们已经捧腹大笑,而他还是一副认真的样子。

  还有一位很有艺术才华的音乐美术老师,好像姓汪。汪老师戴一副眼镜,身材也还魁伟,可惜一条腿有残疾,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但他富有艺术天赋,又很敬业。“五线谱”知识就是他教给我们的,他还带着我们欣赏世界音乐瑰宝,如《蓝色的多瑙河》《云雀》等。他还教会了我们全班同学悲壮地高歌岳飞的《满江红》……

  我觉得他最有成就的,是为学校组建了一支学生业余铜管乐队。国庆十五周年,常州举行盛大国庆游行,市一中铜管乐队走在队伍最前列。一群英姿焕发的男生,排列着整齐的方队,吹奏着金光闪闪的铜管乐器大小号,气派豪迈地通过南大街……


  我们当时上体育课,男女生是分开的,分别由男女老师带课。我们的体育老师叫万舜祥,瘦高个子,很精干的样子。我后来才知道,万老师原是芳晖女中体育老师。我们上中学那时,芳晖女中已被撤销或改名了,万老师被市一中挖了过来。

  日本籍女生

  我还记得,我们隔壁班有一个女同学是日本人,让人难忘。她修剪着短发,额前是整齐乌黑的刘海,头顶上束着一条粉红色丝带。天热时,她常穿着白衬衣和吊带格子裙。这一身打扮,在学生中很抢眼。我们并不在一个班,平时交往不多。在初三毕业时的篝火晚会上,她演出了日本舞蹈,好像是日本民间为庆祝丰收的打谷舞,带给我们欢快热烈的气氛。

  那时我们年纪虽小,却也很八卦。高三有对男女同学,一个是班长、一个是团支书,两人好上了。后来男生考上了清华,女生上了哈军工,让人羡慕不已。

  再说说我们班。全班50多人,差不多一半是以前小学里的班干部。有几个同学的成绩还特别好。比如一名男同学,有几次考试,他的五门主课居然考了三个一百分,其余两门课也考了90多。还有位女同学,成绩与他不相上下。每次报成绩时,我们都被这高分惊呆了。

  当时,我的文科成绩出色些,理科稍微逊色。所以到了初三,我便非常用功。

  初三那年冬天,我常在夜里把一件旧大衣裹在腿上,然后看书做题到半夜十一二点。母亲一觉醒来,看到我的灯还亮着,总会喊一句“早点睡吧”,我哼了一声,继续学习,直到完成预定计划。中考前的夏夜,我更加努力。晚上没有电扇,窗外南城河边上都是乘凉的大人小孩,说话声很嘈杂,电灯下还有小虫飞来飞去。但我看书很专心,好像什么声音也没听到,蚊虫叮咬也没太大感觉。我就这样苦读到中考结束,终于把数学赶了上去,不过理化还是差些。

  那年的作文题叫《在欢送知青会上的发言稿》,作文是我强项,这类题材复习时也有准备,所以没有问题。

  八月的一天,邮递员把一份录取通知书送到我手里,是南京一所很好的铁路中专。这时,我那颗还有点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剩下的,便是开开心心过暑假,看电影、读小说,准备上学的衣物。南京在向我招手了。

  1968年12月,仍在市一中读高中的大部分同学都上山下乡去了。因为高校停招,这些同学后来也没有一人上大学。而我也从南京的学校毕业,被分配到大西北的一个铁路工厂工作。后来,我边工作边读书,拿到了大专文凭,也回到了故乡常州。只是不知,一中的那些同学后来还好吗?

Tag标签:
责编:王珊蓉  编辑:缪雯洁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