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那个年代的团工作

2018-05-14 11:09:56

摘要:   每到“五四”青年节前后,我总有一种特殊的情感,那是因为几十年前有过一段与共青团结缘的经历。??  在与年轻人打交道的整整二十三年中,充满了乐趣、深情和留恋。  如今我已跨入髦耋之年,这里讲述的几个故事也是自己的一种深深怀念!  “红秀才”板报  1960年,我高中毕业来到镇江师专中 ...
  每到“五四”青年节前后,我总有一种特殊的情感,那是因为几十年前有过一段与共青团结缘的经历。??

  在与年轻人打交道的整整二十三年中,充满了乐趣、深情和留恋。

  如今我已跨入髦耋之年,这里讲述的几个故事也是自己的一种深深怀念!

  “红秀才”板报

  1960年,我高中毕业来到镇江师专中文科(系)就读(当时武进县属镇江专区管辖),后被选进科(系)团总支,负责宣传工作。

  根据上级指示,我的第一任务是迅速办起板报。很快,以我为主的七人编委会建立了,但是给板报起个什么名呢?我们七人七名,什么“年轻人”、“红色青年”、“阳光和雨露”……甚至干脆叫“黑板报”。我们最后把这些名称送交系里。

  接待我们的是钱璱之老师。他教我们现代文学,课讲得好又平易近人,很受学生尊敬。钱教授听了我们汇报后说:“板报名称应有专业特点和个性。我教的是文,你们学的也是文,古代秀才读书,赶考也是文。再说党要求知识分子做到又红又专,不如起名为‘红秀才’板报。”我们听了拍手称好。

  “红秀才”板报每周一期,放在阶梯教室外,很受师生欢迎。特别是其中的“天天新闻”一栏更有亮点。我们还搞了一次“延安精神颂”诗歌专栏,连续三期刊登同学的诗歌作品。钱璱之教授也写了一首诗,遗憾的是原稿丢失,完整的诗句记不得了,只知道最后一句是“环球舞东风”。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提起“红秀才”,我就会想到钱老曾为板报起过名、写过序和诗。如今他驾鹤西去,他的形象却深深地刻在我心里。

  夏令营去割草


  后来,我到常州十二初中(后改为青龙中学)任教,又担任了少先队大队辅导员。第二年暑假,队部举办夏令营。参加对象是大队委员、各中队长,以及优秀队员。我们的活动之一,是割草支农,每人二十斤。活动开始两小时后,校门口堆放的青草已成小山。门卫帮我们称重,总数竟达近千斤,超额完成了任务。这些草最后由就近的生产大队派人挑了回去。

  有一个小插曲。那天我也拎了篮、拿了把镰刀,随营员来到野外荒地。我心里想,论年纪和力气,我怎能比不过这些十四、五岁的毛孩子?!可在割草过程中,他们的速度快得惊人,不一会儿,篮里已满满的。而我呢,不仅速度慢,还不小心把手割破了。但奇怪的是,我篮里的草和这些小家伙相差无几。我便故意低头干活,几次回头才发现,有营员把手里的草放进我篮里。我问他为什么,小营员嘻皮笑脸地说:“割草这活我天天做,老师你是城里人,怎能与我们比。能和我们在一起已经不错了。再说,放草在你篮里的人又不是我一个。”我听后心里砰的一声,这些学生太可爱了。

  夏令营第二天,大家进行朗读比赛,奖品是本子、铅笔,经费则由团费支出。下午又游玩了东郊公园(现东坡公园),还拍了集体照,当时大多数同学还没来过这个公园。这届夏令营除了花费少量团费外,没动用学校一分钱。午餐也由学生自带,在当时的农村学校,集体活动就是这么简朴。

  五块牌子


  学校西南角有间空屋,前半部是办公处,后半部是我的单人宿舍。中间由一顶大橱隔开,房门外挂着“团支部”、“少先队大队部”两块牌子。

  1966年文革开始,这间房子又多了块“红卫兵团部”的牌子。没有多久,红卫兵不吃香了,牌子又被摘下。在教育系统最乱的时侯,少数学生外出串联“闹革命”,绝大多数学生歇在家里,学校停课了。作为老师的我无所事事,便到学校附近的乡卫生院拜师学了几个月医。那时学校没有校医,我比别人多懂一点,等到学校复课时,我的房门口又多了块“医务室”的牌子。

  学校逐渐恢复了正常,并增设了高中班,团员人数也越来越多。“团支部”牌名已不适应,又换上了“团总支”,后又添了“学生会”。这里活动多,故事也多,有两件事让我印象很深刻。

  第一件事发生在文革第二年,学校里有了“造反”组织,多则十来人,少则两三人,有的是冲动,有的是凑热闹。有一个“XX造反司令部”的小头目带人找上了我,要把外面团、队的牌子取下,换上他们组织的标牌,说这是革命行动。我回答说,这里是我宿舍,你们在这里办公不方便,何况本人没被撤职,牌子不能摘。双方对峙着,看对方气势汹汹,为打破僵局,我作了让步,把牌子摘了下来。有了这个台阶可下,他们便离开了。可笑的是,这个组识很短命,没几天就散了,团队组织的标牌又挂上了。

  第二件事发生在我任课的高一班里。有位学生姓何,学习成绩优秀,各方面表现不错。他多次提出入团申请,但上级团委的审批不是否定就是暂缓。原因是这位学生“社会关系复杂”,近亲中有专政对象,这在那个年代是个忌讳。一批批同学成了新团员,而表现突出的何同学却被拒之门外。

  我们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团总支专门开会商量对策:一是给这个学生写一份详细评语,证明他应在先进青年行列。二是到他所在生产队召开座谈会,来证实这学生是否属于“可教育好的子女”。那时,“专政”对象的子女如果表现不错,一把“可教育好的子女”的上方宝剑,能挽救不少年青人。

  说干就干,当天傍晚我便和组织委员到了生产队。队长很热情地喊来几个村民,我们耳边传来议论:“不了解”、“早出晚归,人长大了,难得见面”,“很内向,不大开口”……

  座谈会上,我讲了党对“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的政策,重点介绍了何同学在校的进步表现。话音刚落,风向逆转,“这孩子是内向,但见人很有礼貌”、“常看到他在田里干活”、“我家的书信也是他帮着写的”……,好话一边倒,这让我悬着的心放下了。临走前我们拿到了队长写的正面评价,上面盖了公章。没多久,何同学终于入了团。后来,他考上了大学并进入省级机关工作。

  团工作一干就是二十多年。中途校领导两次提议要调我岗位,一次安排我全面负责教务,另一次推荐我去其他学校当领导,我都婉言推辞。因为我热爱这份工作,热爱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

Tag标签:
责编:王珊蓉  编辑:缪雯洁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