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三个年代的高考

2018-06-12 14:15:00

摘要: 一年一度的高考拉开大幕,今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达到975万人,江苏省有33.15万人报名参加高考,在常州,共有14799名考生参加考试。随着“00后”们走进高考考场,连“90后”们的高考,也成为了往事。你是哪一年参加的高考?杨正国:1977年,亲历恢复高考1977年9月,中国教育部在北京 ...
  一年一度的高考拉开大幕,今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达到975万人,江苏省有33.15万人报名参加高考,在常州,共有14799名考生参加考试。

  随着“00后”们走进高考考场,连“90后”们的高考,也成为了往事。

  你是哪一年参加的高考?


  杨正国:1977年,亲历恢复高考

  1977年9月,中国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已经中断了十年的高考。

  这时,20岁的杨正国正在西太湖“五七农场”种水稻。

  此前的1973年,在**主持工作期间,他有机会凭考试升入潘家高中,读了两年半。当时,他根本不知道几年后自己会有机会参加高考,而认为这是自己最后坐在课堂里的机会了,周围大多数人都觉得读书没用,他却学得很认真。上完高中,他回到了自己的生产队,被安排到“五七农场”学习杂交水稻种植技术,学会了再回生产队教给村民。

  虽然是技术员,其实也是在种田,拿的也是种田的工分。“五七农场”一块地88亩,插一排秧长达288米,累得人直不起腰。

  收到恢复高考的消息后,他的高中老师,潘老师早上六点钟从潘家出发,走了五六个小时走到西太湖,告诉他这个消息。他记得潘老师来的时候他已经吃过饭下田了,看到潘老师,他在农场食堂里面找了一点剩下的米饭和韭菜汤,请他吃了再走回去。

  收完了那一季的水稻,他回学校参加了考试,最后收到了一所中专的体检通知,不过体检后没有被录取。那时因为自己不懂,志愿都是请老师填的,后来想起来,当年潘家中学的鲁玉清校长帮自己填的南京河运学院,对身高有要求,最后没有录取,可能是因为身高没有达到。

  他又回家种地,成了一个地道的农民,开河挖渠,垦山种茶。

  1979年,两年前帮他填志愿,替他遗憾的鲁校长,发动了七八个老师去找他,动员他参加高考。

  要不要去参加高考呢?那时他姐姐出嫁了,哥哥成家了,下面弟弟妹妹很小,他是家里主要劳动力,大队里也把他当成了主要培养对象。

  最后他还是决定去参加高考,父母也同意了,条件是他要先把自己那一年的口粮挣回来,才能回学校复习。

  一个人的口粮要300多个工分,他拼命干,到5月份的时候,就把这些工分完成了。

  这时候离高考已经不到两个月了,他住进了学校,鲁校长把自己的床让给了他。

  那年的高考分文科理科,他选了文科,考语文、数学、英语、政治、历史、地理。“往届生”们分成文科一个班,理科一个班,没有教材,老师们把知识点用钢板刻下来,油印成一本本资料发给他们。时间很紧,所谓的考前复习,也就是把这些资料都看一遍。他读中学的时候都没有学过文言文,所以文言文专门有一本材料,要从头开始学。好在他即时记忆能力非常好,很多知识点看一遍就记住了。

  老师们也到前黄、常州去找了“模拟卷”给他们做,一开始他们都不知道怎么答题,鲁校长就从外校请了两个老师过来,传授答题技巧,这两个老师一个讲政治、历史,一个讲数学,每个老师给他们讲了两个半天。“如果让你谈商鞅变法,你要写出它的优点,也要写出它的缺点;评价岳飞,也是一样,要从两个方面来谈。”杨正国还记得那个叫李培生的老师说。

  最后他比本科线多考了8分,最好的历史和地理都考了90几分。

  这一次,鲁校长帮他填了几所政法学院,他又没被录取,可能也是因为政法大学对身高有要求,最后他上了镇江师专,是三年制大专。

  他大学同学里面,年纪最大的往届生已经29岁了,而最小的应届生只有16岁。

  毕业后,他回到潘家中学任教,是当时学校学历最高的老师。

  从农场回到课堂,他很感恩。他跟70后、80后、90后的学生们分享这段经历,他说,要感谢的不只是恢复高考,还应该感谢自己读的那两年半高中,如果没有那时候打下来的基础,恢复高考也没有用,所以,在任何时候,只要有机会学习,就应该努力多学一点,相信在现在这个时代,他们一定会比自己更好。

  王燕:1987年,高考会改变命运的时代

  1987年,王燕在奔牛高级中学读高三。

  当时奔牛高中是武进最好的重点高中,王燕的成绩在全年级名列前茅。那年高考有文理分科,要考的科目特别多,语文120分,数学120分,英语100分,物理100分,化学100分,政治100分,生物70分,总分710分。奔牛高中的师资在武进是最好的,但和现在,和当时的常州中学和常州一中比起来,还是有些欠缺,最好的师资放在语文、数学上,7门功课中,她的物理稍微弱一点,其他功课都非常好。

  王燕家就在奔牛镇上,她是居民户口,这意味着,即使没有考上大学,她也会被分配工作。大多数同学是没有居民户口的,考不上大学只能回家种田。那时的父母一般都不太管孩子的学习,学校一周上六天课,走读生早上7点到校,下午5点放学,也没有补习班,学习主要靠“考不上大学只能回家种田”的压力下的自觉。

  高一高二的时候有的同学学习比较马虎,但一到高三,看到自己成绩排名,可能考不上大学,都开始拼命。

  那时王燕每天早上6点起来做早饭,一边生火一边抽空背一会儿书,7点到学校上课。每天她都会把每门功课当天要掌握的知识点规划好,一个一个做完。她吸收知识特别快,即使一点点碎片化的时间也能做很多事情,因此学习上从来不觉得吃力。她说:“一步一步踩踏实了,其实也没有觉得很辛苦。”

  虽然不像现在那样“拼爹拼妈”,但那时的家长对孩子考大学普遍来说都是很支持的,除了每天做个早饭,礼拜天在家的时候洗洗衣服,摘摘菜,她也没有太多的家务要做。

  高一高二的时候她差不多每天看书到晚上10点多,高三下学期11点多,不过12点前都睡了。

  那一年高考物理特别难,绝大多数人都不及格,她也只考了50几分,但依然凭借其他科目的优势考了580分,高出510分的本科分数线70分,武进县第二名。

  奔牛中学每年都有学长学姐上清华、北大、复旦、上海交大,因此成绩一出来,综合以往的经验,她知道自己能上这些顶尖名校。

  不过填志愿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那时候不像现在资讯发达,填志愿时候的经验主要来自老师,或者学长、学姐。王燕的父亲听说同济大学的建筑系很好,就帮她填了同济大学。

  她拿着志愿表去了学校,她同学说:“你这么好的成绩居然填同济大学。”她想想,虽然同济也是一所好学校,但自己的分数确实能上更好的,也没有回家和父母商量,就自己改成了上海交大,也不知道填什么专业,一看船舶及海洋工程系是上海交大的王牌专业,就填了这个专业。

  9月上了大学,一看周围同学全是物理尖子,有个同学的高中物理老师是清华毕业的,高考物理成绩比她多了30分。

  当时上海交通大学的船舶及海洋工程系是全国最好的船舶系,“远望号”综合测量船首任总设计师许学彦,我国导弹核潜艇首任总设计师、导弹水下发射总指挥黄旭华,还有许许多多船舶专家都是王燕的校友。可是学长学姐们的荣誉与她无关,物理本来就偏弱的她,面对复杂的结构力学、流体力学,感觉在以己之弱,拼人之长。

  毕业前她在造船厂实习,本来就恐高的她,面对几十米高的大船,下了决心以后不做造船,毕业后她就去了外贸公司工作。

  现在回想起来,读书、高考,她都非常顺利,唯一的遗憾就是填志愿时候的遗憾,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的话,一定选自己喜欢的和适合的专业,如果当初选了自己喜欢的,大学期间也会在专业上付出更多的努力。

  丁冬:2003年,“高考数学最大惨案”

  2001年到2003年,丁冬在前黄高级中学上学。

  班里绝大部分都是住校生,每天早上5点50分之前要从宿舍赶到教室参加 “早早读”,中午有一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晚上9点40分上完晚自习回宿舍睡觉,平时每周放半天,月末放一天半。

  她说当时并不觉得这样的学习生活很辛苦,还是可以在自习课上看小说,听同学推荐的爱尔兰女歌手恩雅,用收音机听世界杯,半夜爬起来看狮子座流星雨。“多年以后回想当年,很奇怪在高考压力下的我们,居然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现在反而感觉,光为生活奔忙就已经精疲力尽了。”

  当时还不知道两年后的高考制度是怎样的。他们上一届考的是“3+大综合”,语数外各150分,历史、政治、物理、化学、生物、地理六门放在一张卷子上,300分,共750分,这个制度只实施了一次。

  直到高一下半年他们才收到通知,考3+1,语数外,加自己从六门中选一门,只要考四门,她选了历史。

  分班的时候,因为舍不得跟老同学分开,全班大哭了一场。没想到过了几个 月,高考制度又变了,要求从史政地物化生中任选两门,考3+2。她选了历史+政治。

  他们全年级705名学生,只有两个选了地理,每次上课都是1对2绝对小班制教学。

  升入高三,高一高二的时候吃的玩的都收起来了,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刷牙洗澡,就是看书做题。

  那年高三还有非典,虽然常州没有发现疫情,但是学校也要封校。学生不能出去,家长只能站在校门外面跟自己的孩子说话,他们带来的吃的、衣服、生活用品和钱,都要放在门卫上经过紫外线消毒再拿进去。

  “记得有个周日下午,我爸来看我了,我走到校门口,看到他站在拥挤的家长群里,因为身材较矮,跟我说话的时候,被挤来挤去。我突然发现爸爸的头发白了很多。”

  封校差不多三个月,吃饭、洗澡都不成问题,可是没办法理发。于是学校找了一个理发师来,站在科学实验楼前面的大镜子前给学生理发。大家嘻嘻哈哈排队去理发,一个头三分钟就剪完了。

  高三下半学期差不多每个月都有模考,因此真正高考的时候,也没有感到多么特别。

  那一年是第一次提前到六月高考,丁冬说,考场外面树荫下的风吹过来很凉爽,数学卷子一发下来,更觉得凉飕飕的。

  动笔前浏览了一下卷子,她就知道最后两道大题她是答不出的。平时,她的数学成绩在125分以上(满分150分),当时就觉得这数学卷子不是一般难。

  考试的时候考场里还是很安静,等铃声一响,停笔收卷,就有同学开始叹气。收卷的时候可以看到,大部分人的卷子后半页都是空着的。

  回到教室,班主任已经在了,有的同学在哭,班主任说,苏州中学有的学生直接晕倒了,从考场抬了出来,大家不要紧张,每个人都一样,希望大家暂时忘记数学,先完成后面的考试。

  传说那一次考试是葛军命题,但葛军已经澄清说那一年不是他命题的,后来统计出来,数学全省平均分68分,葛军命题的时候,省平均分还是有80多分的。

  省控线直接降低了70分,501分可以上一本,真正的数学尖子成了黑马,据说前黄高中有两个人考了150分,“有个同学后来考了上海交大,他说:‘幸好数学比较难,不然我连南大都考不上了。’”其实那一年南大很难考,因为很多人不敢填外省名校,大部分尖子生挤到南大,以前南大的分数线大约比一本线高70多分,那一年南大的分数线比一本线高了近90分。

  丁冬数学考了88分,总分521分,去了南师大。

  15年过去了,当年考得不如意的人,一路读到博士在美国做了博导;有人放弃了国外很好的博士项目和发展前景,为了爱情回国;有人辞去了公职,在家里做蛋糕……“现在回想起来,高考也不是改变命运的必由之路,只是多一种选择。”

  后来很多次她回到母校,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直到有一次,走过母校的宿舍楼,看到阳台上飘着一排排没洗干净的衣服,“才觉得,那就是我的青春。”

  (文中王燕、丁冬为化名)

  (记者 宋春红)

Tag标签:
责编:王珊蓉  编辑:缪雯洁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