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门球“老”将

2018-07-09 14:00:28

摘要:   奔牛镇的五兴苑小区里有两片绿色的塑胶场地,每片场地里除了矮小的三门一柱外空无一物,却始终人气爆棚。每天,都有老人们三五成群,身着运动上衣,头戴遮阳帽,手中拎着一杆“大锤”,徐徐漫步其中,玩着一个叫做“门球”的运动。  6月23日一早,11支常州的门球队伍在此聚集,参加奔牛镇奔南社 ...
  奔牛镇的五兴苑小区里有两片绿色的塑胶场地,每片场地里除了矮小的三门一柱外空无一物,却始终人气爆棚。每天,都有老人们三五成群,身着运动上衣,头戴遮阳帽,手中拎着一杆“大锤”,徐徐漫步其中,玩着一个叫做“门球”的运动。

  6月23日一早,11支常州的门球队伍在此聚集,参加奔牛镇奔南社区和中天钢铁集团联合主办的“中天杯”门球邀请赛。这是自1985年常州有门球运动以来,首次由社区与企业联合出资赞助举办的门球邀请赛,让门球爱好者们欣喜异常。近年来,常州的门球队在省内外各类比赛中成绩越来越好,再加上参与到常州市第十五届运动会的开幕式和比赛活动,种种发展似乎让常州的门球人看到了这项运动的春天!

  享受,感受


  “比赛马上开始,请做好准备。”五兴苑小区的门球场内,随着自带小广播中的声音传来,列队、点名、派对上场……面对即将开始的球赛,老人们显得很认真。

  过门、闪击干净利索,挥杆、撞球杆无虚发,比赛很是精彩。

  “每队五个人,每人一个球,选手交叉发球。”门球爱好者黄蔚给记者细心讲解,单数号球的是一队,剩下的是另一队。“门球比赛除了个人发挥,团体配合也很重要。”她表示,门球的魅力也就在于此,形势多变而且有机会反击。

  一场比赛30分钟,开始5分钟后,所有选手就都已开球了,十个小球活跃在赛场中央。一位选手直接将球打入2号球门,率先赢得两分,获得观众们的一片叫好声,但随之又是叹息声袭来,“危险,球快出界了!”

  轮到对手挥杆,先小心地丈量了一下距离,并在空中挥了挥杆想要找准力度,然后一杆出,成功把这个球挤到了界外。于是,赛场上你来我往,几个小球围着球门在转动,有时候就差一点点就入门了,但被后面对手再一击就又得重来了……小小门球滚动在绿如茵的塑胶场地上,每一次击打都牵动着场上和场下人员的心弦。


  “双击球,好”、“把3号打出去”……72岁的傅根才奔走在赛场上,与其他选手不同的是,除了球杆,他的手中多了一支激光笔,随着他所在的队伍里每一名队员的轮换,他迈着大步跑来跑去。这是教练要做的事:研究每一杆球的角度、力度、击球意图、下一步甚至是下两步球的走向,告诉队员们击打的位置、要达到的目的等等。又当球员又当教练,球场上的傅根才很忙碌。


  场下的傅根才也停不下来。作为常州市门球运动协会的名誉会长,今年,傅根才刚刚从协会秘书长的位置上退下来,投身门球运动整整20年,许多曾经的队友都已“隐退江湖”,傅根才却一直将自己的退休时光全部投入其中。

  “足球是世界的第一运动,门球是我的第一运动。”曾是一名军人的傅根才这样形容自己与门球的关系。

  时间回到1998年,傅根才第一次接触门球是在奔牛镇的退休老干部支部,本来就去看看球,没曾想不出几日,他便迷上了这项“运动而有闲、用力而有节”的运动。此后几乎每天,他都到门球场练习,风雨无阻、乐此不疲。击球准的他很快在门球场出了名。

  不仅水平大有突破,傅根才还在常州市门球的裁判工作中挑起了大梁,他是江苏省一级裁判,执裁动作标准、规范,跑动非常到位。“可惜超过50周岁就不能考国家级裁判了。”傅根才无奈道,2015年他获得了国家级荣誉裁判,但没有成为国家级裁判始终是他的心病,在他看来,三优门球(优秀的门球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是促进地区门球发展的重要因素,“常州现在打门球的有2500人左右,平均年龄超过了60岁,‘三优’太少,迫切需要新鲜的血液啊。”

  跳出,新生

  黄蔚就是傅根才口中的“新鲜血液”。现年46岁的她是常州门球圈里公认的“小妹”,也是指哪打哪的“救火队长”。组队伍、当裁判、打比赛,还要兼职做摄影师、视频剪辑师……自从打上了门球,黄蔚自学“解锁”了许多技能。

  “吃不消不要硬抗啊!”听到她凌晨2点剪完视频,5点就起床赶往赛场,“大哥大姐”们放心不下。

  “行,我有数!”黄蔚爽快地应着,不熟悉的人根本想不到每天笑嘻嘻的她曾身患癌症。

  在查出患上乳腺癌前,黄蔚对自己的人生还算满意。那时她刚满35岁,家庭幸福美满,事业也正处于蓬勃发展的上升期,人生正朝着充满光明的方向前行。

  “我的病吧,说大也没那么大。”现在黄蔚已能坦然面对自己的疾病,可对当时的她来说,光明的方向仿若全都暗了。

  直到2009年,她依旧不能相信,曾经是一名篮球运动员的那么健康的自己得了癌症。黄蔚在丈夫的支持下去了普陀山散心,刚做完化疗,头发还没长出来,她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也把自己与他人隔绝开来。

  这趟旅行让她转变了心态,她迷恋于海边浪花拍打海岸时的激昂,那种无路可退,却绝处逢生的景象让她豁然开朗。2011年,她选择一个人前往西藏、尼泊尔,“也是挑战自己,不管今后是排山倒海的冲击,还是说一切重新开始,对于我来说都是新的一种尝试。” 一路上,黄蔚遇到了来自不同地方、有着不同经历的驴友,与不同人的交往让她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

  回到常州,她开始恢复过去与人交往的热情,随着身体的逐渐恢复,她甚至可以与过去的篮球队队友一起打球了。

  “还是达不到以前的水平。”渐渐地,黄蔚还是感觉高强度的篮球运动让她有些力不从心,高中时期就是她篮球教练的朱卫平便向她推荐了门球。

  朱卫平曾是市三中的体育教研组长,因为组织体育活动和赛事的经验丰富,退休后的她是各大老年运动团体争抢的“香馍馍”。今年她刚刚当选为常州市门球运动协会的秘书长,自然不会放过黄蔚这个“好苗子”。

  对于此时的黄蔚来说,曾经的一颗运动员之心要经受比一般人更低强度的生活的文火慢炖,如果不通过“沉淀”一下,难以直接完成生活模式的转换。今年4月,她开始沉下心学习门球,不单参加集训,回家也铺块布练习击打。短短1个多月,黄蔚的球技得到了飞速发展,她成为了傅根才的“爱将”。

  看着每次参加比赛都像棵“香樟树”一样挺拔于赛场上的黄蔚,傅根才禁不住称赞:“年轻人的手感和意识真的好。”他从黄蔚身上看到了门球的新希望,黄蔚却认为,老人们积累了一辈子的睿智和幽默,给了她更多生活的自信和乐趣。现在,她不仅自己组建了一支门球队,还在酝酿着,为自己经常参加活动的残疾人联合会搞一支专属于残疾人的门球队,把自己体会的乐趣带到他们中间去。

  与黄蔚有类似想法的还有恽木金,他是孟河镇爱友门球队的老队长。这支队伍虽然参加的比赛不多,却是常州门球圈子里的明星球队——这支队伍的所有队员都曾患过癌症。

  “肺癌、肝癌、胃癌、食道癌、膀胱癌、乳腺癌,我们占全了。”恽木金说起自己和队员的疾病,似乎毫不在意。1998年时,他得了胃癌,所幸发现得早,治疗及时,恢复得也不错。2002年退休后,他加入了刚刚成立一年的孟河镇门球队,从此,门球成了他心中的“魔球”,一打上就像中魔一样,不光自己打还要向他所在的癌症康复协会推广。

  “门球规则不复杂,运动量也不大,要动手还要动脑,就是陆地上的斯诺克嘛!更重要的是,门球是集体运动,可以让我们走出自己的小圈子,体会更多人际交往的乐趣。”恽木金介绍,现在,爱友门球队有12名队员,最大的81岁,最小的61岁,只要天气允许,他们每周都有六天在门球场上度过,一打就是两三个小时,不知不觉计步器上就显示到了8000步。

  “一门心思扑在训练上,大家早就不去想生病不生病的问题啦!”近年来,门球赛事越来越多,恽木金也和队员们商量着走出孟河镇,“到外面见识见识”。在体力允许的情况下,他们参加省内的比赛,也尝试走出江苏省,边旅游边去周边省市打打球。

  得失,责任

  傅根才带着常州的门球爱好者们去了很多地方。2013年,他带着120多名队员去了台湾,与台湾槌球(台湾称门球为槌球)协会联动,和168支台湾球队乐呵呵地打了一天友谊赛;2014年,他与50多名队员去了韩国,体会了一把室内红土地上打门球的滋味;2017年,他们与九江市门球队做交流,将门球比赛带上了庐山的山顶,与云雾笼罩下起杆挥杆让老人们直呼“过瘾”。

  这种边休闲边打球的方式成了许多老人交朋友、摆脱寂寞的一种生活方式。但也有氛围不好的时候,老人有时像孩子,赢了球全队欢呼,输了球就掉眼泪甚至起争执在赛场上就摔了球杆。由于门球最早是在军转干部和教师队伍中兴起,这些争执常被戏称“秀才遇上兵”,好在场边经常会有调解争执的“老娘舅”出没,劝大家体会快乐,不要把输赢看得那么重。

  杨重金经常扮演“老娘舅”的角色,曾担任过罗溪镇镇长的他,退休后成了奔牛镇退休支部的第四届书记。奔牛镇被称为常州的门球之乡,是常州市发展门球最早、成绩最好的地方,但可供打球的场地却不多。已经86岁的奔牛队前队长刘炳衡操碎了心,去年年底,他终于在奔南社区书记路亚南的支持下,找到了新建球场的地方。可周边的居民不乐意,反对理由中甚至出现了“门球的场地像口棺材,不吉利”,这可真成了“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了”。刘炳衡找到了杨重金,与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几次三番做工作,终于说服了反对者。今年年初,新建成的2片门球场地投入了使用,奔牛镇的门球场增加到了5片,终于不用4支队伍抢3片场地了。

  相较而言,常州市区的门球爱好者对场地的需求更加急切。据了解,目前我市有门球场90余片,别看总数不少,但市区仅有3片场地,其中2片位于中天体育馆,1片位于红梅公园,而比赛需要在连片的场地内进行,因此,市区的门球爱好者多数时候只能在中天体育馆排队。

  朱卫平对市区缺球场这件事十分苦恼。“这几年门球发展很快,可市区就只有两片场地,供20个人同时打球,每天来打门球的人可远远不止这些。”朱卫平说,现在离市区最近、最抢手的门球场是位于武进区老干部活动中心内的门球场,那里的三片球场加盖了屋顶,想去那里打球必须要赶早,因为每天早上7点就没位置了。

  不仅场地有限,中天体育馆的门球场硬件也跟不上。打球渴了,老人们要喝热水,烧水壶、热水瓶,老人们买好了没地方放;场地没顶棚,日晒雨淋,连个躲的地方都没有;朱卫平带领大家自掏腰包加装了柜子、记分牌和遮阳伞。有些邀请赛需要一些费用,除了身先士卒拉赞助,傅根才也会自己掏钱办比赛。

  由于场地受限,由市门球运动协会组织的常州市业余门球队每周只能集中训练一次,即便如此,这支门球队已经连续四年在江苏省门球十强赛中取得冠军了。

  “现在我们只是想有更多年轻人能够参与到门球运动中来,让门球更有发展,更普及。”傅根才和朱卫平并不想多谈物质上的得失,他们想的更多的是自己对门球的责任。

  (记者 王慧艳)

  门球运动背景

  门球俗称室外司诺克、小高尔夫球,顾名思义就是将球送入球门而取得胜利的体育项目。该运动起源于法国, 13世纪传入英国,17世纪传入意大利、美国,当时只在燕京大学作为游戏课内容。1948年门球在日本兴起,1983年门球运动被介绍到我国后,受到我国中老年人尤其是离休老干部的欢迎。

  门球场地为矩形,是由限制线圈定,无任何障碍物。比赛线长20-25米,宽15-20米。在门球比赛中,每队5人参赛,讲究战术的配合。打门球的基本活动是瞄准、击球、拾球和到位。在活动中伴随着快步走或慢跑,可以使全身的运动器官,特别是手、腰、腿、以及视力、听力、内脏和神经系统都得到锻炼。其基本运动的特点:“运动而悠闲,用力而有节,快乐而不激,用心而不苦”,有动静相间、强身怡情的特点,是适合老年人的运动项目,不仅对肢体健康有益,而且能愉悦情绪,特别是退休的人员,不但可消除老年人的孤独感、失落感,同时还增多了朋友之间的交往和友谊,对老年人心理保健起到重要作用。

Tag标签:
责编:王珊蓉  编辑:缪雯洁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