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我在日本求学

2018-09-03 10:32:00

摘要: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许多人走出国外、远赴海外求学,英、美、澳等国家都是近年的热门目的地。相比之下,选择到距离更近的日本留学则相对偏冷门。在日本的留学生课堂上,多是越南、菲律宾、尼泊尔面孔。尽管如此,依然有不少中国留学生,在追寻自己的梦想。他们如何做出选择?在日本的状况如何?本期 ...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许多人走出国外、远赴海外求学,英、美、澳等国家都是近年的热门目的地。相比之下,选择到距离更近的日本留学则相对偏冷门。在日本的留学生课堂上,多是越南、菲律宾、尼泊尔面孔。尽管如此,依然有不少中国留学生,在追寻自己的梦想。他们如何做出选择?在日本的状况如何?本期常州报道,我们一起关注几位从常州到日本的求学者。


  忧心的考试

  早上7点,王晨明从地铺上爬了起来,走过紧靠一旁的书桌和柜子,他去泡了杯麦片,再加上牛奶,这就是他的早餐了。

  王晨明的房间18平米,不算大,这在大阪市区是很常见的,是许多留学生的常态。

  现在正是他的暑假时间,周围许多中国同学都回了国,因为回去也没什么要紧的事,王晨明选择了留下。来日本两年多时间,他已经多少有些适应这里的生活。

  2015年以前,王晨明是武汉一所高校的大学生。高考填志愿时他没什么主意,便由爸妈和姑姑做主选了学校,从常州来到武汉。一段时间学习之后他发现,所学的专业不是自己想要的。加之喜欢看国外纪录片,王晨明逐渐有了出国读书的想法。

  他一度以为学习日语的难度比英语低很多,而且相比于欧美国家,日本的留学费用略低,王晨明便以日本为自己的目标。1996年出生的王晨明,并不是一个独立性很强的人,甚至有时还有些胆小,正因为如此,当他提出留学想法时,家人没一个同意。之后,王晨明仔细了解了日本留学的优势、步骤和费用情况,并最终说服了家人。母亲感叹:“以前都是我教你,这次,好像倒是你在教我们了!”

  王晨明在国内便租好了日本的房子,之后便独自一人飞到了京都,他心仪的学校在这里。因为看中日本发达的电子科技和机械工业,王晨明准备在这里攻读电子计算机方面的专业。


  京都是日本的着名旅游城市,景点多游客也多,但依然整洁舒适。不过王晨明无心留意周围,他很快投入到了学习中。他需要继续提高日语,并参加由日语命题的留学生数理化学科考试,才能进入大学学习。

  不过,王晨明第一次考试失利,他又换了一所学校,以立命馆大学为目标。就这样,他从京都搬到了大阪。

  早上9点开始上课,一直到下午4点半结束,之后回家锻炼身体。晚饭时在家泡碗面,或是到楼下寿司店点餐。饭后预习次日功课,然后睡觉。王晨明有些内向,朋友也不多,空下来时便听听电影原声音乐。这便是他的日常。

  在京都的那段时间,王晨明学会了一个新技能:单板滑雪。这是同班的泰国女生教大家玩的,她在日本呆了多年,是位滑雪高手。这个班的同学来自五湖自海,除了香港台湾的,还有菲律宾越南泰国的同学,来自大陆而且是江苏的,只有王晨明一人。到了冬天,全班十几个人便来到京都以北的湖畔雪山,在白雪皑皑和尖叫声中度过半天。这个新爱好为王晨明带来了许多欢乐。


  异国的生活让王晨明看到了世界的多样性。他发现,日本的年轻妈妈们,生完孩子不久就出门旅行了,孩子只需要背在身上。而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们,出门在外个个化妆,给人年轻精致的感觉。在街头,日本人很乐意帮助路人,王晨明几次在车站问路,随便找人上前询问,都能得到热情的答复。日本城市街道的确很整洁,不过不同城市有别,“京都很干净,相比之下大阪就稍差些”。

  日本地震频发,王晨明也没躲过。今年的6·18大阪大地震发生的当天早晨,住在8楼的王晨明刚从睡梦中醒来,突然发现四周晃得厉害,他学过地震应急,看到柜子上东西没有掉落,便不太着急。后来到了学校一问,老师同学们都觉得没事。实际上,这次弱6级的地震是大阪有观测以来的最大地震,造成了5人死亡、300多人受伤。

  不过,地震并不是让王晨明最忧心的。去年年底考试成绩出来后,王晨明发现,一番努力后还是上不了心仪的大学,往后又该怎么办?这让他倍感焦虑。王晨明找到老师交流,后来才决定更换目标学校,并准备再考。

  两年多时间过去了,来到异国他乡的王晨明尚未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当年他的大学同学,已经开始进入专业实习阶段。不过,王晨明对自己的选择并不后悔。他慢慢发现了自己的变化,不仅有了对人生的规划,还有了更大的抗压和独立生活能力,“以前很难想象,自己能在国外独自一人生活这么久!”

  对于未来,王晨明希望自己进入大学后,能早点到日本的科技公司实地参观考察。之后,他还想继续攻读研究生,“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求职寿司店

  顾小白(化名)住的地方离学校有30分钟车程。每天早上,她需要搭乘高架有轨电车山手线,在学校那一站下车。这是东京市中心最繁忙的电车线之一,因为行人太多挤满了通道,顾小白常常下了车半天还出不了站。

  她很早便喜欢上了日本文化。从初中开始,顾小白的业余看剧时间,便几乎被日本影视剧占据了。她还是日本歌唱组合“关8”的粉丝,对日本的茶道和歌舞伎等传统文化也颇有兴趣。此外,日本的服装和化妆艺术也常常吸引着她。有一次在上海机场打车,司机竟把顾小白当成了日本姑娘,一开口便用日语问她去哪里。

  顾小白先是在江苏理工学院念完了本科,学的是园林设计专业。之后便来到日本,准备攻读她真正喜欢的服装设计。她的目标是桑泽设计研究所,这是日本设计圈的顶尖专门学校,在世界上也颇有名气。

  顾小白是第一次到东京这样的世界级大都市,刚来时她被这里的拥挤人口“吓到了”。不过东京交通发达,而且许多电车线的车站都有自己的特色,比如一座叫“东京”的车站便颇具历史风格,这些都让顾小白大开眼界。

  东京的美术展览很多,还有许多极具特点的小型美术馆,即便坐电车也能看到各种参观信息。顾小白曾在国内学习多年美术,看展是重要的学习途径。“许多展览不可能开到常州,但在东京就不一样了。”前不久,她还在东京参观了一次国际油画大师的作品展。

  顾小白租住在东京市中心一块被称为“老年人的涩谷”的地方(涩谷和原宿是日本年轻人聚居区)。一间20平米的房间,月房租为6000块人民币,这还不是最贵的。顾小白看中这里的便利,便拉上从常州同来的好友一起租下,两人房租平摊,睡着上下铺。为了避免两人都在屋里太过拥挤,后来找兼职工作时,顾小白和同学分别找了一份上午班、下午班的活儿,这样她们就能错开休息,而且只要在晚上睡觉时碰面。

  现在,顾小白还在语言学校学习日语。同学中既有像她这样过来留学的,也有只为了工作来混签证的。起初的那个班级学习气氛不好,课堂上许多人在玩手机,后来换了班级,这才有了认真学习的感觉。班里的中国人极少,大都是来自越南、尼泊尔的同学。

  留学日本的费用并不是最高的,不过一年也要20万左右。除了学费,顾小白父母只给了她部分生活费,剩下的得靠她自己挣。来日本的第二个星期,她便开始寻找兼职工作。她先是在一家中华料理店上班,最近又换到了一家日本寿司外卖连锁店。最近这份兼职得来十分不易,顾小白一个月参加了七八家面试,要么被嫌日语不够好,要么觉得她上班时间不好,就在她几乎要放弃时,一家寿司店打来电话。

  这家寿司店专做外卖,顾小白在里面负责寿司制作。不过这里规矩很多,什么位置放哪种食材、每种食材放多少克、高度多少厘米,都有严格规定,而且食材和寿司重量还要用称进行精确计量。寿司店要用很多海鱼,许多都是顾小白在常州没听说过的,她不仅要把这些鱼名记住,还要认得出来,这花了她很大功夫。顾小白的兼职工资不高,因为她是研修生(实习生),参考东京的最低工资标准,即每小时50块人民币,她的兼职收入差不多能负担自己的水电费。

  偶尔有闲暇,顾小白会约上同学一起到下北泽逛街,不同于繁华的银座,这里多是个性的小众商店,顾小白常在这里淘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不过到下北泽坐公共交通来回路费得20块人民币,住的远一点的同学则要50块,这让大家都有些“肉疼”。

  顾小白常常考虑自己的未来,想到迷茫处,她便特别想家。刚来日本那段时间,因为日语不够好,买东西时店员无法沟通明白,加之刚来没什么朋友,顾小白难受极了。回到宿舍,她只好翻翻以前的照片,寻找些许安慰……

  近年,发生在日本的“江歌案”,让日本的中国留学生状况颇受关注。该案也一度让顾小白对安全问题感到害怕,她的同学曾经便被人跟踪过。不过在日本时间久了,顾小白发现,大部分地方还是挺安全的。

  她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在日本越久,顾小白越发看到了许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她和室友每次扔垃圾,都要事先做好分类,即便是一瓶可乐塑料瓶,也要分为盖子、塑料纸包装、压扁的塑料瓶三类,然后才能放到楼下的垃圾房。因为她住的是外国人聚居区,分类时偶尔偷懒,警察也不多说。但要是在日本乡下,这将是违法行为。

  顾小白不确定自己在读完服装设计后是否留在日本工作。这里严重的等级观念让她有些难以接受。在料理店兼职时,顾小白发现,附近的上班族来吃饭,领导什么也不必做,自有普通职员添酒夹菜,还要想着办法逗领导笑。她甚至听老师说,日本的男女等级也不同,即便同一工作岗位,女性工资竟要比男性的低。

  无论如何,顾小白希望自己先在日本学完专业,以后能自己设计衣服,这才是她最想要的。                                                         (记者 刘进)

  相关链接:

  1、常州状元曾赴日本留学

  李苑,2007年毕业于省常中,当年以699分夺得常州市高考第一名,入清华大学攻读建筑系。李苑后来读了直升博士。第二年她到日本作交换生。周围许多同学热衷欧美留学,但李苑认为日本的建筑学更加独树一帜,便选择了冷门的仙台作为留学目的地,在日本仙台的东北大学攻读硕士。她希望这种交流能让自己找到创新的灵感,以后做一个盖好房子的人。

  她的日本的生活并没那么顺利。开始时,李苑想找一份实习岗位的工作。不过初来乍到的她日语不是太好,仅此一点便被许多单位拒之门外。连续4个月,李苑都在吃闭门羹。这让李苑一度觉得,完了,国内积攒的所有资本全都一文不值,她甚至想回国。不过李苑还是坚持了下来。

  2、留学生学历要求越来越高

  2017年3月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5月1日,日本的大学和日语学校等院校在册外国留学生数达到23.9287万人。学生选择留学的地区仍然集中在东京所在的关东地区,占总体的55.6%。除此之外,大阪、京都、福冈也是留学的热门城市。

  根据公布的数据,留学生大多就读于大学院、大学、专门学校以及语言学校。其中就读日本大学的人数趋于稳定。随着对学历的要求越来越高,更多学生选择继续进入大学院深造。相对于前一年,2016年的大学院就读人数比例仍然呈现小幅增长。

  在专业选择上,人文社会科学、工学以及艺术类学科相对人气较高。

  日本的大部分大学不像国内的高校一样有成片的住宿楼。大部分大学没有自己的宿舍,学生都要自己出去租房子住。

  3、留学生在日本劳动力市场受欢迎

  日本媒体刊文称,最近10年间,由于日本高龄化少子化问题的加剧,在日留学生的打工状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00年前,绝大部分留学生的生活费都要靠自己打工赚取,工作多是配送报纸、端盘子、做清扫工作等。但在2000年以后,尤其是最近5年间,中国留学生在日本劳动市场上大受欢迎,成为优先雇佣的群体。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10月末,在日工作的外国劳动者约为128万人,比2007年的49万人增加了80万左右。其中,持留学签证的外国劳动者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约5万人,为26万人。

  另据调查显示,截至2017年5月,在日外国留学生约为26万7千人,比10年前增加了两倍以上,成为了日本社会的新劳动力,尽管近年来来自越南、尼泊尔的留学生急剧增加,但中国留学生依旧是外国劳动者中的主力。再加上访日中国游客的不断增加,日本服务行业越来越需要会中文的工作人员。日本媒体表示,中国留学生成为了日本劳动市场上的“香馍馍”。即便是刚到日本,日语不够流利的中国留学生,也一样受欢迎。

  这种变化令老留学生们感慨颇深。上世纪90年代,朴瑞洋在国内取得硕士学位后,到日本东京的国立大学大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尽管他拿到了奖学金,但为了支撑生活,也得在池袋的中华料理店打工。当时,只有中华料理店才肯接纳中国留学生。“现在的中国留学生都可以自由挑选工作了,我那时候不敢想象啊。”

  许多学生希望毕业后留在日本工作,调查显示,2015年在日本担任社长的中国人达1763人,比2011年增加500多人。调查报告分析说,在日本的亚洲留学生占压倒性多数。还有不少中国人进军日本房地产业。

  日本政府对于国际外来劳动力有着急切需求,尤其是在取得2020奥运会举办权后,劳动力更加紧缺。据日本央行报告,预计届时需要73万劳动力的投入,日本失业率有望从3.3%降至2.5%。考虑到届时劳动力的需求,部分日本央行官员认为有必要再进一步放宽移民政策。

Tag标签:
责编:王珊蓉  编辑:缪雯洁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