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护河人

2018-11-05 09:28:34

摘要:   在武进雪堰镇漕桥社区,有一条长河经过。这条河叫漕桥河,全长21.5km,大部分河段位于宜兴境内,有2.5km在武进,河的北岸是武进漕桥,南岸是宜兴。她在上游闸口处与武宜运河交汇,在下游分水处与太滆运河交汇,最后经百渎港汇入太湖,因此她的水质,不仅影响到两岸居民的生活,也影响着上下游运河 ...
  在武进雪堰镇漕桥社区,有一条长河经过。这条河叫漕桥河,全长21.5km,大部分河段位于宜兴境内,有2.5km在武进,河的北岸是武进漕桥,南岸是宜兴。她在上游闸口处与武宜运河交汇,在下游分水处与太滆运河交汇,最后经百渎港汇入太湖,因此她的水质,不仅影响到两岸居民的生活,也影响着上下游运河的水质和太湖的水质。

  从2003年到现在,15年里,华友根和他的老伙伴们,一直在守护着漕桥河。

  拱桥

  华友根穿着一件肥大的旧外套,两只脚踩在一双棕色的旧皮靴里,没有穿袜子,连鞋带都没有系,大步流星向记者走来。


  走近一看,他带一顶鸭舌帽,上面有蓝天白云和环保标志,头发剪得很短,脸刮得很干净,红光满面,看上去不像年近70的人。

  他带着记者从漕桥社区中心一条南北向的大路往南走,这条路北边半段是现代化的商业街区,南边半段还保留着老的人民商场、老街,木头排门的邮局也在,不过不作邮局用了,走到最南边,就看到了“漕桥”。

  漕桥是一座大青石、青砖砌成的石拱桥,不大,却有些陡,有40个台阶,扶栏上刻着繁体的“禁止烧锅赌摊”。

  听桥下的百岁老人说,抗战的时候,日本鬼子占领了漕桥,在桥上驾着机关枪,打死了他的两个兄弟。桥不知道建于哪年哪月,只知道光绪年间修过,现在桥上的大青石,青砖,都是那时候的。

  这里是诗人余光中的外婆家,也是余光中妻子的娘家。华友根不知道余光中,他问是不是漕桥人。

  因为少时家境贫寒,华友根没有机会上学读书。但他一直在打扫这座老桥,每天三四点钟就起来了,两三天来扫一次桥,不扫的时候,也会来捡捡垃圾。


  年复一年,他已经扫了六七年,没有一分钱报酬。晚上,桥上常有人在那里乘凉,嗑瓜子,聊天,华友根看到后会劝一劝,有的人听他的,有的人不听,不理他的人扔下果皮果壳,他就帮他们扫掉。这些年里,桥上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扫桥的还是那一个。

  也有工作人员打扫街区,但他们的职责只是清扫道路,不包括这座两地交界处的老桥,岸边的居民都对华友根说:“这座桥啊,还是你扫得干净。”

  华友根站在桥上往下看,现在漕桥河的水质虽不能说清澈见底,但整个水体没有明显污染物,依稀还可以看到水里的鱼、虾、螺蛳,水体生态健康。

  15年里,他和他的队友,每天巡河,向河岸居民宣传环保知识,监督周边化工厂排污情况,终于让这条黑水河、臭水河,恢复到他们记忆中的模样。

  队友

  华友根不是土生土长的漕桥人,1949年,他出生在夏溪,是家中12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

  19岁那一年,他报名参军,老父亲坚决反对他去,他几个哥哥是军人,一个哥哥在解放战争中牺牲了,但他坚持要去。

  他们先驻扎在珍宝岛,不久就去了内蒙边防,驻扎在阿尔山。边地苦寒,冬天夜里气温达到零下40多度,华友根是重机枪班班长,每天晚上要带着战友巡逻3个小时。

  在阿尔山驻扎了整整6年,他复员回到夏溪,孩子出生后,他们来到妻子的老家漕桥生活,做点小生意,到广东批发涤纶丝,卖到宜兴的工厂,日子不算很富裕也不落人后。

  女儿出去上学后,他的生活渐渐闲了下来。2003年,受从宜兴检察院退休的邻居沈奎鹏的影响,他加入了漕桥河护河队。

  当时漕桥河又黑又臭,岸边居民在河里洗马桶,河边化工厂偷排的时候,死鱼死虾成片地泛到河面上来,沈奎鹏家就住在岸边,退休后,他就开始坚持每天记录漕桥河水环境变化,发现问题及时向有关部门反映,后来他弟弟沈奎文、华友根,一共十几个邻居,陆续加入了护河队伍。

  他们划着小船,往返于武进和宜兴之间15公里的河道,在河岸边刷环保宣传标语,印了宣传资料每家每户分发,最忙的,就是沈家兄弟和华友根。

  他们的家人也很支持他们“瞎忙”:“中午就留在沈奎鹏家里吃饭。”

  经过宣传,河边居民渐渐不往河里倒垃圾了,可是河边还有化工厂在偷排。

  一天晚上,他们坐着船,找到宜兴一家化工厂的排污口,拍下偷排的过程,回来就给环保局写了封举报信。

  举报信一直写到省里,最后环保局下来整顿,除了罚款,偷排的管子用水泥堵掉了,污水被要求处理过后才能排放。

  那次以后,邻居对华友根说:“那个谁谁要来找你的。”

  那个谁谁说的就是宜兴那家化工厂的老板。华友根笑笑,说不怕,他不会来找我了,上次都罚他钱了。

  他从来没有和化工厂面对面冲突,也很谨慎,接到陌生电话,他先打听一下是谁介绍的,再打电话跟别人确认,记者来采访,也没有拍他正面的照片,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漕桥河。

  化工厂的老板请熟人来说好话,送钱。“我们哪里会收他的啊?”他说。

  除了扫桥、巡河,遇到需要帮助的人,他们常常出手相助。

  有一年春天,在漕桥河巡逻至宜兴段时,华友根发现一辆装载了25吨水泥的货船与桥体发生了碰撞,漏水了,船主人正焦急地喊人搬水泥。寒春三月,河水冰冷,华友根想都没想,问船主人要了床被子就跳入河中,把漏水处堵住,船体不再下沉。上岸的时候,他冻得瑟瑟发抖,但心里却很高兴。

  传承

  “我们这个(沈奎鹏)走得太快了,没来得及交待。”站在桥上,华友根的思绪回到了几年前,沈奎鹏因病去世,走得很突然。以前,沈奎鹏是护河志愿者们的领导,把工作布置得井井有条。他一走,华友根觉得失去了主心骨,以后的工作怎么安排呢?

  其他队员年纪也都很大了,华友根就一个人去巡河:“我能做,就坚持到底吧,坚持到我做不动的那一天。”

  因为妻子身体不好,这几年一直和女儿一起住,华友根一个人住。他住的房子一半是旧屋,一半是他用薄膜、塑料板搭起来的简易住房,里面摆着别人不要的旧家具。屋子周围,华友根种了很多地,一部分是他的,一部分是他帮别人种的,因此这拥挤的平房里,还堆了一些农资。

  漕桥街上,很少有人住这样的旧屋,社区想给他安排一个体面的住房,他不要,“我这间房子又不漏雨,薄膜的顶还亮,我觉得挺好的。”

  每天凌晨三四点钟,他醒了就到河边去巡河,看夜里有没有人偷排,天亮了再回家烧早饭。除了吃饭、睡觉在屋里,大部分时间他都在河边,连下雨天他都出去,担心有化工厂趁下雨偷排。

  有一年发大水,他一整天在河边人家,帮他们把电动车、冰箱架起来放在桌椅上。有一户人家是租的房子,留在家里没有走,华友根过去一看,这家人家4个小孩,心急如焚:“晚上家里绝对不能住,你们快点出来。”劝了两次,他们还是没有走,他再跑去找房东,把他们送到安置的小学。

  冬天下了雪,他3点钟就爬起来凿雪,雪水漫过脚,鞋子湿了,他回家换一双,用蛇皮袋扎一扎,又去了,等天亮了别人过去凿雪,他都已经凿好了。

  “漕桥以前就有人扫。”华友根说,“以前,有个原来在宜兴做老师的谢老师,退休后扫桥扫了十几年。他也不拿报酬,扫桥的时候捡了硬纸板卖了钱,他一直给敬老院。谢老师去世后就我扫。”护河,扫桥,不仅被他视为使命,也是对朋友精神的一种传承。

  有一次有家企业请华友根去上班,厂址在新北区,一个月几千块钱,别的志愿者知道了,对他说:“你去吧,这里有我们。”但是他只去了一天,他们就又叫他回来了,因为其他志愿者年事已高,很多事情做不来,他也放心不下,接到电话马上就回来了。

  “痴”人

  退休那一年,华友根拿到600多块钱工资,现在一个月有1800块,他跟女儿说,自己足够生活,不需要她操心。

  他现在吃得很少,蔬菜是自己种的,一碗肉可以吃好几天。

  棚屋、旧衣、陋食,连理发都是自己用剪刀剪剪的,他说自己过得很满足。从退休金里省出来的积蓄,大部分都被他捐出去了,2008年汶川地震,他在工地上打了10天小工,挣了300块钱,捐了出去;云南地震,他捐了900块钱,给11个孩子,他们都写了信来,华友根一封封展开来贴在家里;西藏地震,他又捐了1000块……

  有一次他遇到了漕桥中学退休教师孙国华,孙老师捐了180万给学校,用来做助学金,奖励优秀师生。在有些人眼里,他们都是一样的“痴人”。“他(孙国华)也是不舍得吃的,青菜都只买一点点。”华友根说。

  “什么事都是有人说好,有人说坏。”不理解他的人很多,但他这个陋屋却有很多人做客,年纪大的人一天要来好几趟,还有人家做了菜给他送过来。

  人生匆匆几十年,他还记得退伍那年,对面的敌人趁新兵老兵换岗的机会,骑马过来摸岗,两个战友牺牲了。

  想想生命中经过的那些人,他总是说:“我过得很好,比我更需要帮助的人太多了。”

  这两地交界的老街上,很多老人的子女都在外工作,华友根成了他们有事时的依靠。

  邻居得了癌症,华友根带他到常州去看病,回来之后又天天带他去漕桥医院,看他走不动,他帮他把床移到一楼,把帐子洗干净挂好,还帮他种了三年田。

  他照顾过百岁老人、出车祸的老人、中风的老人,推着他们上街,带着他们去医院,甚至有个老人入殓,都是华友根办的。

  老人们相信华友根,有的老人一有事情,第一时间联系的不是子女,而是华友根。


  家人一开始也劝他,别整天“瞎忙”,吃好点穿好点,后来慢慢地也理解了,更重要的是,这样的生活让华友根也觉得很快乐。他还签了捐赠遗体的志愿书,跟妻子、女儿说的时候,她们也很快同意,签字了。

  在他的影响下,漕桥有5个老人签了捐赠遗体的志愿书,有70多岁的夫妻,有上海下放的知识分子,华友根往市里跑了很多次,帮他们办好了手续。

  “说你‘痴’的人多,还是说你好的人多?”记者问。

  “那是说我好的人多啊,河边洗衣服的不管男的女的,都说这座桥我扫得干干净净。”华友根自豪地说。  (记者 宋春红)

Tag标签:
责编:王珊蓉  编辑:缪雯洁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