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我参加了1977年高考

2018-12-24 15:18

摘要: 我是省常中1967届毕业生,1964年进校,高中课程实际学了两年。1966年6月,“文革”开始,教学活动停止了,高三课程没学。
  将信将疑

  我是省常中1967届毕业生,1964年进校,高中课程实际学了两年。1966年6月,“文革”开始,教学活动停止了,高三课程没学。1968年,上山下乡运动开始,我到溧阳县河心公社舍头大队大四房生产队插队,1972年2月迁到武进县百丈公社双坝大队小刘桥生产队,后来当代课教师,1975年9月转为民办教师,在百丈小学任教。1977年9月,被选派参加镇江地区高中语文教师师资培训班。

  1977年11月间,平地一声起春雷——高考制度恢复了!我特意跑到阅报栏,将11月12日《新华日报》刊登的有关消息细细研究了一番。

  其实在1966年取消高考制度后,我曾被推荐过工农兵上大学。试也考了,自信绝对第一;政审外调也进行了,自信工人家庭出身没有问题;去溧阳外调,那边也说表现很好;推荐表格也填了,照片也交了——眼看就等着上学了,不料还是“黄”了,理由是我在百丈的知青时间太短。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没挤过那些干部子女。

  所以,1977年高考恢复后,我将信将疑,但还是从丹阳赶回百丈,交了5毛钱报名费。之后开始复习,其实就是自己看看书。当时文科要考的科目是语、数、政、史、地。我凭着省常中读书的老本,还有插队农村期间看书积累的知识,赶考了。

  1977年高考还不是全国统考,而是各省自行组织,但首先要参加市、专区的语、数预考,通过后才能参加省统考。我在武进,所以得参加镇江地区预考。当时几乎每个公社都设考点,百丈公社也设了考点,考生近400人。

  11月27日,预考开始。语文题中有对“素昧平生”和“驾轻就熟”的词语解释,这两成语我不甚了了,好在套路是知道的,便一字一字解释,然后合成。作文是写一篇《高士其给青年朋友的一封信》的读后感。似乎许多考生并不知道“高士其”是何许人,而我不仅知道高士其,还知道他原名仕琪,为了表示不做官不爱财,去掉了名字偏旁,还知道他做科学家的故事。因此,我的作文大致写了三方面意思。一是介绍高士其、表示钦佩。二是表示作为青年人(其实也30虚岁),要热爱科学、学习科学。三是作为老师,要带领学生热爱科学、学习科学。

  考完语文后,我回到百丈小学,因为是星期天,学校没其他人,我吃了早上剩下的一碗粥,居然还美美地睡上一个午觉。一觉醒来,糟糕!时间快到了,差点误了人生大事。好在学校离考场不远,赶紧跑过去还算来得及。

  下午考数学,最后一道题我怎么也解不出来,考完后才知道,没有一人会解。有一位考生,也是省常中67届学生,他也没做出来,但讨论时提出添加一条辅助线,居然把那道题解出来了。

  “三大发明”

  预考通过后,要参加省统考,科目增加了政、史、地。当时我们师资培训班10位学员参加预考,9位通过,之后,有的人上课不定心,有的还索性找借口在宿舍看书复习。

  12月23、24日,我们在新桥中学参加省统考。晚上睡在教室地上,铺一层稻草,再摊上自带的席子。当时公社送考的带队人,也即我所在百丈小学校长张敩良,要我和送考、监考老师一块儿用餐,我坚持不肯,强调我是“考生”——这是我期盼了十年的身份。

  开始考试后,我发现课桌上满是窟窿,但我没带垫板,考点又不提供,向监考老师提出换座位也未得允准,只得提心吊胆地答题,一不小心将考卷戳个洞。当天中午我跑到新桥镇上的小店,讨了一张硬纸板权当垫板。

  那次考试的语文试题中,有解释成语中加点的字、改正错别字,还有改正病句, 如(1)通过揭批林彪、“四人帮”鼓吹“读书无用”的罪行,同学们都端正了学习的态度和目的。(2)这个地区解放以来的伟大变化,对于我们是非常了解的。

  还有一题是学习鲁迅的文章《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写出中心思想。作文则是写一篇题目叫《苦战》的记叙文。这个题目来自叶剑英的“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诗句。我以我们师资培训班里一位老师为原型来写,他在农村小学教书,身材矮小,又是个驼背,乡下田埂的缺口,他都跨不过,往往要摔倒,但他坚持教学,成绩优秀,在当地非常有名。我把他的事迹添油加醋地写了一通,塑造了一个高大上的乡村老师形象。

  语文卷末有一附加题,但说明“可做可不做,分数另外计算”。那是荀子《劝学篇》中的一段。传说有考生居然将“假舆马者”翻译成当时很时髦的“假马克思主义者”。

  师资培训班的班主任是语文老师,与我算是同乡,他参加了阅卷,回来后对我说,你考得蛮好的。当时没在意,事后想,他怎会知道我考得蛮好的呢,是不是因为我写了师资培训班的那位学员而看出是我的卷子?

  数学题目比较难,但自己居然也得了55分,也还算是高分,有的人只得了几分。不过最搞笑的是有一道题不会做,想来想去,想起自己的法宝来——添加辅助线。然后写了老长的算式,写不下,还写到旁边去了。结束后,有的考生说,那是一条定理呀,根本用不到证明。

  数学试题的最后一道题是附加题,看都看不懂。事后有人说,那是一道极其简单的微积分题目。

  历史试题比较容易,都是类似于常识的基础知识,且大都与政治有关。

  当年高考的这些内容,似乎太过简单。但在当时,许多考生没念到多少书,年纪大的如老三届,离开学校已有10年之久了,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还记得,历史卷第二道填空题很有趣,问“我国古代三大发明是”什么,不是说中国四大发明吗?我干脆在三条线上挤上四个答案。考试结束后,大家讨论最多的就是这道题。后来到了大学,说起这道题,据老师说,出题老师认为,造纸是俄国人发明的,结果,这位老师遭到“炮轰”——俄国人所谓的纸,其实是桦树皮,还是自然界的现成材料,不能算是“造”纸。

  地理题目考查的也都是基础知识,有些题目的时代特征也挺浓,如毛主席亲笔题词一定要治理好的三条河流的名称、三个世界的划分等。地理试题还考查了有关江苏的地理知识。

  政治试题,则是哲学、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常识,大多与当时的时事政治结合在一起,比如“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根本分歧是什么?”、“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秘密是什么?”还有“怎样理解‘四人帮’的反革命政治纲领在理论上是荒谬的,在政治上是反动的?”等。

  体检“遇险”

  1978年,我在丹阳接到电报,通知我到武进医院体检。我兴冲冲到了武青路上的武进医院。我去服务台领体检表,工作人员问我要体检通知单。公社叫我来体检,并没说通知单的事。

  我一时为难。那时通讯、交通都不方便,只能回乡下去拿。但是百丈不通公路,回去一趟需半天时间,回来再半天,体检早就结束了。正在这万分为难之际,走过来一位女同志,她问过我的情况后,对工作人员说,给他表格,通知单明天送到县教育局。谢天谢地!我拿了表格,顺利地参加了体检。

  这位让我感激的人,据说是武进县教育局的一位科长。在我参加完统考后,本来要去丹阳,但张敩良校长说,没几天就要元旦放假,丹阳就别去了,马上县教育局要来检查工作,你在学校帮忙接待吧。而来检查工作的就是这位科长,交谈中她得知我参加了高考。

  那天体检结束后,我步行回到乡下,向学校工作人人员索要通知单。他说,好像有,然后便从抽屉里翻了出来。第二天,我把它送到县教育局。教育局工作人员说,不要特意送来呀,收不收无所谓的。但是,当时,我敢吗?!

  后来,我被录取到江苏师范学院(今苏州大学)政史系。那次考试,不知何故没有公布分数。直到去年大学同学聚会,一同学说她女儿在苏大工作,可以帮忙查档。这时我才得知,自己当年考了316分,其中数学55、语文102、史地88、政治71。在当年,超过300分就算高分了。                                         (文 张浩典)

Tag标签:
责编:王珊蓉  编辑:缪雯洁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