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五十多年前的留影和通信

2019-4-2 14:21

摘要: 这张照片翻检出来已有时日。我是1964年秋天入伍的。1965年春节,当兵只有半年的我,挂着列兵军衔,在师部小招待所值班,碰到了师参谋长邹立清中校,他是师团首长中唯一的摄影爱好者,春节得闲,挎着相机四处觅景。 ...
  这张照片翻检出来已有时日。我是1964年秋天入伍的。1965年春节,当兵只有半年的我,挂着列兵军衔,在师部小招待所值班,碰到了师参谋长邹立清中校,他是师团首长中唯一的摄影爱好者,春节得闲,挎着相机四处觅景。

  我向他立正敬礼后,参谋长将我喊出屋外,他以招待所为背景,选好角度,让我面带微笑,咔嚓几声,他拍摄了我来到军营的第一张户外照片。事后,他自费洗出两张,赠送于我。


  那年头,相机、胶片、暗室洗印,都是高档消费,一般人玩不起,所以特别珍贵。除风景照外,邹参谋长特别喜欢给战士们拍外景图片,他拍摄的师部警卫连10位警卫员的合影,十分传神,被这帮姑苏卫士保存了50年。去年他们在合肥聚会,重拍50年后的第二张合影,从满头乌发到白发苍苍,对比强烈,在战友中传为佳话。

  当兵五年,我拍了不少照片。此图不同处是领章挂有军衔。有人说,文革前挂过军衔的人才是老兵,那怕是列兵,此言不虚。1965年下半年,军队推行思想革命化、突出政治,从元帅到士兵,所有官兵被取消军衔长达23年之久,换上了清一色的红帽徽、红领章。

  这张照片值得称道还在于它的背景——师部小招待所。别看这是一座装潢并不豪华的平房,当年罗瑞卿、许世友、王必成、尤太忠等军中名将都在此下榻过。我和战友为他们站过岗、放过哨。

  半年的军营生活,时间是短暂的,吃过的苦头却终身难忘。1964年冬全军走出营房,进行规模空前的野营拉练。我跟随师直属队,从苏州步行到句容,一路行军一路歌。退伍后,我写了若干首民歌体打油诗,记录部队生话。《野营》一诗,反映了刚刚当兵后刻骨铭心的历练:

  千里野营练为战,每日行军九十三。午餐路边挖座灶,点火炒菜又煮饭。饭碗刚刚到嘴边,军号频吹又翻山;暮宿农家衣未脱,水泡烤干已打鼾。

  我还保存着一封当兵时表姐夫的来信。表姐夫唐国桢,大姑母的女婿,在上海市印刷七厂包装车间当工人兼统计,表姐则在上海市针织四厂当修布工,夫妻俩是标标准准的工人阶级。

  1968年秋天,我回常州老家探亲绕道上海,探望了尊敬的大姑母和表姐夫妇及三个孩子,受到热情款待。记得他们一家住上海西门路284号,现为卢湾区嵩山街道,距一大会址只有百米之遥。翌日上午,我去一大会址附近散步,忽见几辆油光闪亮的小轿车停靠在会址门前,车上下来的是报上和电影上常见的阿尔巴尼亚政治局委员、阿利亚和国防部长巴卢库等人,陪同人员为时任上海市领导马天水、王少庸。周围没有几个保安人员,也无百姓围观,更无封山断路,清园喝道。

  表姐夫给我寄信的日期,他在信封上注明是1969年2月9日,我在苏州收拆时间正好是春节。我查了一下万年历,时年为已酉年,年初一是2月17日,一封平信在路上走了一个星期。我年前奉命去吴江震泽采写一篇支左经验通讯,回到连队和战友们欢渡除夕。年初一去支左办公室,看到并拆开了这封上海来信。距今已是整整半个世纪。

  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

  寿生弟:

  上次来信收到,在此,我们首先共同敬祝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

  时间过得真快,自在上海见面后,忽然已有二个多月的时间了,但是在这短暂的二个多月的时间里,形势多好呀!全国一片革命的大好形势,呈现在我们眼前,八届十二中全会将以刘少奇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彻底摧毁,光辉的九大即将召开……这一切革命的大好形势真使人们欢欣鼓舞,止不住再一次高呼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这无限兴奋的时间里,即将欢度一九六九年的春节,我们上海正在大搞拥军爱民运动,我想苏州也是这样的吧!我们衷心地向中国人民解放军致敬!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学习!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

  今年春节你姑母也回乡过节,已于今天出发在旅途了。我也准备在今年回去一次,看看贫下中农的革命景象。如果你也回去的话,我们可能还会碰头会面。不过我回去为期不长,最多三四天罢了,大约在除夕回去,初三就要回沪了。

  寿生弟,你如果回去的话,请你代我敬祝舅舅——你父亲身体健康!

  寿生弟,我们再一次敬祝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

  致

  革命的敬礼!

  表姐夫给我的信件,一共两张信纸,字迹工整,其中套话22行,涉及家事只有七行。“文革”高潮阶段,全国人民响应毛泽东主席的号召,关心国家大事,从七八岁的娃娃到白发苍苍的老人,到处都在议论“文化大革命”。一个家庭分成几派,司空见惯。表姐夫的来信,真实地反映那个年代人们特别是工人阶级的精神风貌。

  信件一开头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是那个年代的通用语言,几乎所有人都这样写,无论信件文件、报道评论,都要用这个套话开头。表姐夫的来信接着谈刚刚召开的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谈“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刘少奇被开除出党”。接着又谈过年的常规话题——拥军爱民,并情不自禁高呼向解放军学习、致敬!因为我这个小表弟是现役军人,又在苏州市支左办公室执行三支两军任务。1968年,这一年我几乎未在连队呆过,开始与老连长李栓、战友李仁海三人组建苏州印刷厂军管小组进厂支左,下半年上调师部支左办公室采编《支左简报》。

  1969年3月,也就是表姐夫来信一个多月后,我沉浸在三支两军如火如荼的热潮中,正夜以继日地埋头于一篇篇报道和简报的采写中,这时一纸退伍命令传来,将我召回连队。在接受指导员的谈话后,简单办理了退伍手续,和战友们一道打起背包,告别了首长和战友,离开了战斗了近五年的苏州北兵营,满含热泪登上了回乡的火车,一切从头开始。

  (文 李寿生)

Tag标签:
责编:王珊蓉  编辑:周沛颖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