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我是一个兵

2019-8-8 15:06

摘要: 1969年初春,我如愿入伍。2月下旬的一个凌晨,我和常州的1000多名参军青年,在夜色中从老体育场整队步行到火车站,登上了一辆黑漆漆的铁皮闷罐车。上车前,我们并不知道当什么兵种,火车又前往哪里。带兵干部只叫我 ...

  1969年初春,我如愿入伍。2月下旬的一个凌晨,我和常州的1000多名参军青年,在夜色中从老体育场整队步行到火车站,登上了一辆黑漆漆的铁皮闷罐车。

    上车前,我们并不知道当什么兵种,火车又前往哪里。带兵干部只叫我们记住一个车站编号,一旦中途停车休息掉队,只要向当地车站报出编号,他们会设法把我们送到。

    火车一路前行,三天三夜后的凌晨,到达了辽东半岛的一个小站。

    下车前,带队干部提醒我们:上接兵卡车后,要人靠人挨紧站稳,务必带上棉手套,不能光手抓铁杠子,防止手受到伤害。还要求我们把帽子遮耳放下,以免冻伤耳朵。

    接兵的卡车在冰雪路上行走不到一个小时,便到了军营门口。顺着汽车的灯光,我看到军营大门两侧各有一枚炮弹模型。

    第二天天亮后,我起床简单洗漱,便连忙在新兵连周围看了看。这是一个很大的军营,地上有冰,屋顶有雪,高高的树木上光秃秃,眼前几乎见不到绿色。在吃第一顿早餐前,我把母亲临行前灌好的一小瓶家乡水喝了,说是能防水土不服。

    饭桌中间摆着一些咸菜,还有一大盆高粱米饭。我是第一次吃,勉强往饭盆里打了一些,放到嘴里试了试,粗糙地实在吞不下去。

    在艰苦的新兵训练后,我们被分到了炮团的各个连队。就在到达部队的第三天,“珍宝岛事件”爆发,中苏边防军交战。我们新兵连也连夜发了大衣,加紧教授射击和使用手榴弹。听说有老兵咬破手指写请愿书,要求上战场。当年我们部队的大炮,在沈阳军区也算是口径较大、射程较远、杀伤力大的火炮。如果战事继续,我们有可能是要上战场的。当时的我也血气方刚,和新兵们一起,胸中燃起了保家卫国的激情。不过珍宝岛战斗很快停歇,我们最终没有参加战斗。

    下连队一个多月后,我们接到国防施工命令,随即全连带着火炮和装备,住进黄海边的一个山洞,开始了紧张的军港施工。我们的任务,一是向大海里抛石头填海,二是把水泥搬到仓库。这都是强体力活,但我个子小体力弱,干活颇有些吃力。但看到战友们个个生龙活虎,我也和大家一样坚持了下来。

    入伍的第二年初春,部队到北井子师部农场进行军垦生产。那里前面临海,后面是山,是个占地很大的农场。我们的主要任务是种水稻,其中插秧是最艰苦的活。当时北方冻土还没完全融化,光脚站在田里简直冻得钻心。我想了一个办法,即穿胶鞋下田,以便让脚底与冻土隔开,便不会那么冷了。

    也是在那时,我心里有了一些嘀咕:当兵是扛枪练炮,怎么来种田?!不过经过部队教育,我明白了军垦种粮食,也是军队建设的需要。于是,我和战友们唱着军歌,从育秧到收割干了近一年。

    到连队不久,我被指定为瞄准手,并担任副班长。为了练就过硬本领,只要有时间,我就琢磨瞄准镜,经常放弃休息时间到火炮上摸索。第一次实弹射击,我便在规定范围内命中了目标。

    站岗是当兵第一课。刚到连队没几天,我被安排到距离营房约半小时路程的弹药库站岗。虽说站岗在下半夜,但我自熄灯号声吹过后,便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其实是怕站岗,我磨磨蹭蹭,不背枪也不动脚。

    这时,老班长正好醒了,看出了我的心思。他很快从被子里出来,穿好衣服,拉着我的手说:“走吧,我陪你去站岗”。到了哨位,老班长讲了他当兵几年的体会,站岗既是士兵的任务之一,也是锻炼意志的必修课。这次陪岗,使我后来无论在火炮掩体中,还是在山沟炮位,都能圆满完成站岗值勤任务。

    后来,部队从大连防区调防到丹东防区大孤山。那里是海防前线,海边发现过台湾过来的“海飘”,有整袋的蒋介石图片和攻击大陆的宣传品。我晚上站岗时还看到过,在离哨所不远处的山上,不明信号弹射向了天空。那里有敌特活动,我们要格外高度警备。

    那时一级战备,全连住进山洞掩体,火炮被伪装在山沟沟里,还要多点位设岗。人员不够,炊事员也要站岗。一个深夜,我和另一个战士去换岗,前岗有一个便是炊事员。当我们踩着山路走到他们跟前时,刚听到他们喊口令,我们还没回答完,突然响起枪声,我被同去的战友一把推倒在地上。这时,前岗的另一个战士,正把他的枪举向天空。原来是他在惊慌中胡乱开枪,好在没人受到伤害。那阵枪声惊动了连队,导致全连紧急集合。

    还有一次,我们在北井子农场劳动,附近海面风雨大作,海浪把数里长的海堤冲开多个缺口,海水灌进了营房,稻田成了一片汪洋。更严重的是,附近百姓房屋受损严重。我们一方面要帮老百姓转移到安全地方,另一方面要抢修海堤、阻止海水继续倒灌。有一天,我扛着铁锹、背着麻袋,和战友涉水到海堤上去,突然一股海浪把我冲走,在我身边的赵排长,立马丢掉手里工具,一把抓住了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当兵第二年秋天,我的胃痛越来越厉害,有时吃不下高粱米饭。连队很重视,一方面让炊事班照顾我吃面条馒头等细粮,另一方面叫卫生员陪我去团卫生所看病。因病情较重,我到了丹东市二三O医院检查,确诊为十二指肠溃疡,只能住院治疗。住院期间,部队首长多次看望慰问,还专门派战友来院陪伴,使我非常感动。

    当兵期间,曾先后到两个公社支农。在新金县兴隆公社支农时,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我和班长参加会议后,在返回大队的山间迷路了。大约到了后半夜,我们爬上一个小山坡,在不远处看到了一处微弱的灯光。我们循着灯光走去,到了老乡门口,轻轻敲门。一位老人把门打开,把我们引进屋里,他老伴拿起掸子给我俩去雪,老两口热情地把我们拉到火炕前的火炉旁取暖。我们又冷又饿,老两口招呼我们吃了玉米饼和小米粥。一直待到天亮,我们要付饭钱,老两口坚决不收。饭后,老大爷在雪地里浅一脚深一脚地陪着我们走到了塔南大队。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老百姓对解放军的一片真心。

    另外一次,是在东沟县新立公社支农,到了一个离公社较远的大队,那里青山环绕,牛羊满山坡。我们去那里主要是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帮助开展农业生产。

    我们住的那家,夫妻俩天天为我们烧炕,准备开水,还常常帮我们洗衣服。我们有纪律,不能麻烦老百姓,便经常抽出时间帮他们的孩子复习功课,还起早点帮他们打扫院子。

    有一次,我和村民一起在玉米地里干活,我的胃又痛了。身边的一位妇女看我脸色发白,头冒汗珠,手捂胃部,她很关切地过来询问,同时向生产队报告。队长叫来略懂中医的村民,回家熬了药汤,送到我的住处。还为我一连熬了几天药,我喝后胃痛确实减轻了不少,让我非常感激。

    一转眼,部队生活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当兵虽然只有几年,但我为曾经是一个兵而自豪。                                         

                


Tag标签:
责编:  编辑: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