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马拉松:我为跑狂

2019-8-8 15:18

摘要: 7月28日上午10:00,2019常州西太湖半程马拉松赛(以下简称西马)报名工作正式启动。从2014年首届至今,西马已经迎来了第6届赛事。与刚开始需要组织人员参赛不一样,今年的西马大有“炙手可热”之势——据西马赛事总 ...

728日上午10:002019常州西太湖半程马拉松赛(以下简称西马)报名工作正式启动。

2014年首届至今,西马已经迎来了第6届赛事。与刚开始需要组织人员参赛不一样,今年的西马大有“炙手可热”之势——据西马赛事总监王磊介绍,报名时间开放仅1周,20000个参赛名额已经报满,截止86日,报名人数突破28000人。王磊说,到8151700报名截止,才能最后确定中签率。

1896年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始,马拉松这项源于古希腊的运动逐渐风靡世界。它参与简单,对人的体能却挑战极大,因而有“奥林匹克运动的灵魂”之称。

1981年,北京马拉松赛拉开了中国人举办马拉松赛的序幕。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的新生事物,北马是世界了解中国的一个窗口。

马拉松因为赛程长,赛道通常处于开放式的道路,随着电视转播的普及,马拉松赛成为展现地方形象非常好的形式,因而越来越受到各地欢迎。在常州,西太湖半程马拉松赛因为赛道好、沿途环境优美已经在国内马拉松爱好者中颇有影响,有“最适合PB(破记录)的马拉松赛”之称。西马已被中国田径协会评定为金牌、国际田联铜标赛事。而金坛茅山国际山地半程马拉松赛,因为独特的山地赛道,也受到马拉松爱好者的热捧,该赛事2017年开始,2018年度即被中国田协评为银牌赛事。

据中国田径协会发布的《2018中国马拉松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800人以上规模的马拉松赛事共1581场,比2017年增长43.4%,参赛人次累计583万,增长17%,产业总产出746亿。

有评论说,马拉松是中产阶级的新时尚,马拉松的“中国热”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伴生现象。连续多年发布的《中国马拉松报告》间接证实了这一点,报告显示:从参赛者地域分布看,广东人最爱跑马,江苏第二,浙江第三。无论是举办赛事次数还是参赛人数,经济发达的东部地区都远远高于中西部地区。

在常州,马拉松也在成为市民新宠。常州微马队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几年前微马队刚成立时只有几十人,现在已经壮大为按地域分布、总人数1000余人。加上其他马拉松爱好者团体,他估计常州坚持跑马拉松的人有数千人。

常州的一些业余马拉松跑者,在国内也小有影响。如常州籍(现在南京工作)的狄鋆,2017年在北马跑出22547,排名国际第15和国内第5,跻身中国顶尖业余跑者行列,被称为“中国版川内优辉”。

88日,第11个全民健身日来临,本报记者采访了几位常州马拉松爱好者。听听他们为什么走上马拉松跑道?普通人练习马拉松难吗?马拉松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什么?

 

 

星期五,顾佩英在“慢摇听松戏红梅”微信群里说:“星期天早上6点半,红梅公园10公里”,群里大多数人很快回应。

这个群名字看上去像文艺群,其实是常州资深的跑马群,群成员大都有多年跑马拉松经历,最多的已跑过100多场正规的全马赛事。除了平时个人训练,因为红梅公园是常州长跑条件较好的地方,周末时他们经常会在那里集体跑步。

常州跑马拉松的人越来越多,俨然已成为城市新风尚。在圈外人眼里,跑道漫长而枯燥,是什么让他们乐此不疲、欲罢不能?

 

跑吧,与过去告别

绝大多数跑马拉松的人,开始都是为了摆脱某种“危机”。

陆晓炫是做设计的技术人员,还要负责单位的经营和招投标工作,连续多少年都是没日没夜地加班做标书、应酬。他算了一下,有一年总共休息三天。

长年的工作和应酬,让他的体重增长到196斤(身高176CM),走路很吃力,“上一层楼都要千方百计找电梯。”他也没在意,胖就胖点吧,直到20167月,突发心肌梗塞被送到医院急救。

住院三周,他选择不开刀的保守治疗。出院后,他想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生活了,开始有意识地锻炼。起初他只能每天坚持走1小时,就这样,还浑身是汗。但是,两个月下来,体重不仅没减,还上升了。

201610月,有同事劝他,你还是试试跑微马吧。他开始尝试,3公里、5公里、10公里……

“渐渐一发不可收拾,那个冬天励志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陆晓炫说,人总是贪图舒服的,跑步经常是累得不想再跑。第一次跑完3公里,他腿酸疼得几乎不能走路,休息了几天,才能继续跑。冬天每天跑一身汗回家,要洗澡洗衣服,然后去上班,真的想明天不跑了,好好睡一觉。

那一年冬天,常州特别冷,一般跑友能每月100多公里跑量就不错了,他是300多公里。他记得有一天,去中天钢铁体育场,早晨6点天还没亮,跑道上都是冰,也没有人,他坚持跑了5公里。到家时,他累得衣服都脱不下来,叫妻子帮忙拉下来后,发现出的汗都成冰渣子了。

20177月,他的体重从196斤降到136斤,9个月减了60斤。除了练得太狠脚受伤了,高血脂、高血糖、腰椎、颈椎的毛病全好了。

被跑友戏称为“马疯子”的李元洋,也是因为健康原因,才开始跑步。做生意的他,长年泡在酒桌上,每年差不多都要住一两个月院。挨不住妻子的唠叨,他开始穿上跑鞋。

“开始跑很累,几百米就喘得不行,而且跑步很枯燥。”那时,他最大的念头是盼着下雨,妻子一催促他去跑步,他就想:“倒霉,又没下雨。”

李元洋的双胞胎哥哥爱跑步,拿话激将他:“你肚子那么大,跑不了的。”李元洋当过兵,这话激起了他不服输的心理。现在,他已经坚持跑了几年。迷上跑步后,他觉得以前喝酒应酬的生活,太没意思了。“跑步后,不仅身体和精神状态好了,生活方式都不一样了。”

顾佩英开始跑马拉松,是另一种原因。2015年,她的母亲突然离世,她很长时间都难以接受这个现实。因为无法排遣悲伤,她选择了跑步,在一圈一圈的枯燥重复中,意外地发现,沉重的心情竟然慢慢变得开阔。

媒体人张瞻高也是马拉松爱好者,他接触的常州跑马圈,基本都是40岁以上的人,为了健康而跑。“年轻人的诱惑太多了,而跑步太枯燥了。”

西太湖马拉松赛事总监王磊则认为,马拉松应该更属于年轻人,只是国情不同,中国年轻人跑得比较少。“比如跟日本比,日本初中生每天跑3公里、5公里很正常,中国同龄人因为课业负担重,很少能有这个运动量,高中生的运动可能更少。”

 

跑道的诱惑

几乎所有跑马的人,都会经历一个狂热的痴迷阶段:报名参加所有能报名的比赛,全国甚至满世界地奔跑。

李元洋被跑友称为“马疯子”,因为他参加的正式比赛次数最多,从20166月第一次跑全马到现在,三年时间他已经跑了110多场,平均每年30多场,有马拉松赛事的季节,他等于每个周末都在全国各地参赛。

第一次站上全马赛道,李元洋完全没有概念,以为就是“半马乘以2”。哥哥担心他跑不下来,他两手一挥:“没关系,我是老兵,爬也要爬到终点。”

前半场,他感觉状态很好,速度也比平时训练快。“三十公里后,彻底崩溃,右腿的筋似乎被人狠狠地拉住了,崩得紧紧的,一步都迈不出去。”他遇到了几乎所有跑马拉松的人,都经历过的“撞墙点”。

所谓“撞墙点”,指人体的一种临界状态,剧烈运动后身体糖分消耗过多,体能需要由脂肪供应,脂肪供能效率明显低于糖分,因此人体会陷入一段时间无力感。很多人挺不多这个阶段,就放弃了,但挺过这段时间,人的身心会有一种巨大的欣悦感,这是不跑马拉松的人体会不到的。美国人希恩的《我跑故我在》说,长跑会刺激人体分泌内啡呔,它能解热镇痛、调节呼吸,令人产生愉悦感。

凭着坚强的毅力,李元洋最终艰难地跑完全程,拿到了人生中第一个全马完赛奖牌。“对每个跑马的人,完赛奖牌是最好的奖励。”

但是,马拉松跑道对李元洋的吸引力,并不只是完成比赛后身心的愉悦和收集完赛奖牌的自豪感。

有一次,他周六在呼和浩特跑完,紧接着准备转机参加周日的银川马拉松赛。呼和浩特到银川,要经郑州转机,飞机起飞时就晚点两小时,到郑州后又要晚点起飞。乘飞机肯定是赶不上了,李元洋改乘火车到银川时,已经是凌晨1点多。

连续两天跑全马,俗称“背靠背”,绝大部分跑者都坚持不了。银川地处西北,空气干燥,海拔1000多米,对南方平原地区的跑者来说,挑战非常大,更何况他刚比完一场,舟车劳顿赶过来。

上了跑道后,更大的困难来了。“我脚上有伤,比赛是带着止疼药去的。因为平时都要吃安眠药入睡,当天晚上1点多才到,没吃安眠药就睡了。比赛前,我误把安眠药当止疼药吃了,没跑多久就困得眼皮都睁不开,”李元洋笑着回忆,“当时想无论如何要完赛,迷迷糊糊撑下来了。”

还有一次,福州马拉松赛,他的“撞墙点”在17公里时就来了,而且那种乳酸堆积带来的疼痛久久不去,他只能拖着一条腿,满头冷汗地勉力坚持。“收容车一路跟在我后面,爬上去,痛苦就结束了,诱惑真的很大。”

他咬着牙坚持,最终在5小时58分钟,赛事结束前两分钟挪过终点线——他全马最好成绩,是3小时26分钟。“每一次比赛都是不同的,永远有未知的挑战在等着你。”李元洋说。

顾佩英第一次比赛,是参加上海的半程马拉松。“马拉松其实是全身运动,包括手臂的力量。我跑到18公里左右时,觉得一双胳膊都麻木得不是自己的了。”艰难地完成比赛,师傅跟她说:“厉害,你破2了!”

当时她还没反应过来,后来才知道,破2就是跑进两小时以内,在女选手中,这是非常好的成绩了。

她也参加了银川马拉松赛。因为是第一届,银川的赛事组织不太好。“到5公里,都没有补给点,7公里时,水都被前面的人拿光了。银川空气很干燥,到20公里以后,感觉肚子里全是水,咕噜咕噜响,但嗓子还是干得像要冒烟,喘不过气来。”

报名、赶路、比赛、完赛、领完赛奖牌,顾佩英和跑友一起,经历过许多马拉松赛事。“最喜欢北马,跑过天安门的感觉非常好;兰州也很好,42公里多,一路都有市民为你加油;扬州的半马,市民自发地给选手送补给,连平山堂的和尚都来给你加油,很亲切;无锡马拉松赛,主打樱花概念,完赛奖牌特别精致;我们常州的西马,赛道最平坦,沿路风景也很好,是最容易PB(破记录)的地方;还有好多地方,像黄山、台北、大阪,可以顺便去旅游。”

 

跑步即修行

“跑马拉松的人,即使不认识,在街上碰到我们一眼就能认出来,”采访跑友时,他们这么说,“因为精神状态会不一样。”

跑步是最简单的运动,穿上跑鞋出门就可以开始,跑道对所有的人都是公平的,42.195公里,每个跑者经历的痛苦和挑战都是相似的。《我跑故我在》里说,跑马拉松的难处不在于设法做别人还没有做过的事情,而是坚持做任何人都能够做,然而大多数人永远不会做的事情。

“能够坚持跑马拉松的人,一定是很有毅力,自我管理能力很强的人,”李元洋说。

李元洋的目标是,在未来8年内,66岁以前,跑满300场全马赛事。尽管被跑友戏称为“马疯子”,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我其实是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跑的。”

跑马拉松,都有一个非常在意成绩的阶段,李元洋也是。有段时间,他甚至在比赛时跟跑黑人选手,挑战自己。经历了110多场比赛,他说现在心态已经很好,“每场比赛,我都不再会给自己预设成绩,因为那是你‘要成绩’,跑好成绩要看自己状态和赛场情况,条件不具备,你想要成绩也白想。这跟人生是一个道理。”

李元洋还挑战过越野赛,崎岖不平的山路,一次跑108公里。“我跑下来之后,觉得不适合自己,就不再参加了。”

顾佩英曾被跑友称为“大神”,作为女选手,她的成绩跟许多男选手不相上下。黄山马拉松赛,3000多参赛者中,她取得了第14名的优异成绩。但是现在,她自称自己很“佛系”,选择性地跑自己喜欢的比赛,也不太看重成绩。

“跑道上,永远有人跑在你前面,也总是有人跑在你后面。有什么好争的?”顾佩英说。

跟自己比,做更好的自己,这也是杨怀金的原则。

杨怀金17岁从安徽老家来常州打工,现在在一家纺织品公司上班。“我是被我们老板带动的,他是个马拉松爱好者。”

刚开始跑时,他不懂如何训练,不知道做拉伸训练,10公里跑下来,第二天楼梯都爬不动。后来,他买来《跑步圣经》,照着上面训练,慢慢成绩上去了。第一次跑全马,是在镇江。“很兴奋,一上来就配速很快,我们老板把我拉住,让我慢点。过了27公里之后,他说你现在可以上点速度了。”

跑了几年马拉松,杨怀金觉得,现在心态好多了,知道怎么控制比赛节奏。他正在备战西太湖马拉松赛,“争取跑进1小时39分,我们圈里的话叫‘破百’,像我这样50岁以上的,这个成绩就达到业余精英级了。”

每个跑马拉松的人,都会经历“撞墙点”的痛苦,坚持跑步因而肌肉、关节受伤也在所难免,很多跑友都是克服疼痛在跑。但是,正如苏格拉底所说,“叫作快乐的东西是多么奇怪啊,它和痛苦关系多么奇怪,苦与乐像连在一起。”

像修行一样,与身体的极限斗争,与疼痛斗争,是每个跑拉松的日常。这种身体与意志的磨炼,会让他们看淡生活中的困难,变得更加坚强、乐观。

跑马拉松对陆晓炫最大的改变,是他变得平静了。“我们做设计的人,心一定要静,以前很难静下来。”但心态平静,不等于消极,而是平和地迎接挑战。陆晓炫说,马拉松是个坑,跑到最后往往是挑战越野赛,或者铁人三项。

近年来,因为马拉松赛事多了,屡屡传出选手比赛中猝死的新闻。顾佩英觉得,重要原因就是拼得太凶了,超过了自己身体的极限。她在赛场上,亲眼见过这种情况,后来她好几次做医疗救护志愿者,帮助急救过好些出现险情的选手。

李元洋也多次做过志愿者,在贵州的比赛中,他一次就救了15个人。

虽然间或有人停下来,但我们身边,开始跑马拉松的人,眼见得越来越多。“马拉松的意义,就在于坚持跑。生命是短暂的,马拉松能让它长一点。”他们说。  (记者 刘宝)


Tag标签:
责编:  编辑: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