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牟家村:美丽乡村新画卷

2019-10-21 12:44

摘要: 2019年6月14日,常州市原创滑稽戏《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在中国国家话剧院上演。曾经高晓声笔下当代农民典型形象“陈奂生”的命运,四十年后以另一种形式再次感动观众。“吃饭是个问题,问题不是吃饭......”,该剧一 ...

2019年6月14日,常州市原创滑稽戏《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在中国国家话剧院上演。曾经高晓声笔下当代农民典型形象“陈奂生”的命运,四十年后以另一种形式再次感动观众。

“吃饭是个问题,问题不是吃饭......”,该剧一开场,就以困扰着中国农民几千年的“吃饭”问题,揭示了改革开放前农民的困苦。

当部戏上演的时候,“陈奂生”的同龄人,88岁的夏桂珍正悠闲地在牟家村颐养园里漫步。“吃饭有厨师,看病有医生,衣服也有服务员洗,每天要做的就是洗个澡,一辈子都没这么轻松过!”

包吃包住,有保健医生,有服务员日常服务,一年只要8000元——年近九旬,早已脱离劳动的夏桂珍每年能拿到13000多元和各种福利,等于自己一分钱不出,还能有几千块零花钱,“我觉得共产主义社会,也就是我们村这个样子。”

80岁的吴金兴,则喜欢住在自己家里。他的习惯是每天早上去村里自建的文体公园散散步,晚上吃完饭再去跳一场健身舞,这也是大多数村民的习惯。“庙会时更热闹,村里在这里办了12台大戏,7点开场,5点不到位置就全占满了,少说也有万把人呢。”

牟家村位于天宁区郑陆镇,与小说“农民陈奂生”原型所在地紧邻。如今,这个面积2.1平方公里,户籍人口2186人的村庄,已形成600亩的工业区、600亩的现代观光休闲农业区、300亩的居民集中生活区。集体资产持续保值升值,9年翻了一番多。村工业总产值30多亿元,村级年收入超过1000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3.2万元。这座江南小村,早已旧貌换新颜,成为驰名全国的“中国最美生态文化名村”。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指出,“农业强不强、农村美不美、农民富不富,决定着亿万农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决定着我国全面小康社会的成色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质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我们这样一个拥有近14亿人口的大国,实现乡村振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创举,没有现成的、可照抄照搬的经验。我国乡村振兴道路怎么走,只能靠我们自己去探索。要科学把握乡村的差异性,因村制宜,精准施策,打造各具特色的现代版“富春山居图”。

从一贫如洗、为填饱肚子发愁的“农民陈奂生”,到今天享受幸福生活的现代农民;从胼首胝足、脸朝黄土背朝天吃传统农业饭,到今天工业发达、现代观光休闲农业致富;从河水脏臭、垃圾满地,到今天家在公园里、人在画中游的优美生态......牟家村的变迁,生动地体现了中国农村的巨变。

这一切变化是如何发生的?牟家村的村民说,要感谢村里有个团结实干的党委班子,感谢尽心尽力为大家谋幸福的“服务袁——村党委书记袁洪度。本期让我们听一听牟家村的故事,感受乡村振兴战略在常州的实践样本。

一、让幸福扎根于大地上

刚刚过去的暑假,牟家村青田马会负责人朱旭峰很忙,送走了不少为出国留学前来培训马术的孩子,不光有常武地区的,还有从上海、苏州、无锡远道而来的。朱旭峰是土生土长的牟家村人,从小喜欢骑马,2011年回乡创业,花了一年半打造了常州首个跑马场。当时,村里不光帮忙申请赞助资金、在用地方面给予优惠政策,还将路修到了马场前,帮忙设置了停车场。

现如今,马会不出所料地成为了牟家村的亮点。这里有能供比赛用的专业阿拉伯马、西班牙马和专业跑道。城里人开上三十分钟车,花上几十块钱,就能在400米一圈的马场上过足贵族般的“骑马瘾”。

“我们是牟家村乡村旅游的一部分”,朱旭峰介绍说,“大家可能觉得到乡村游玩就是土里土气的,其实不然。牟家村的乡村旅游,就挺高端的。”

与青田马会隔河对望的,是牟家村乡村旅游的另一个基地——快乐农场。这天,负责人陈世康很早就起床了。他从蔬果大棚里摘下一个吊在空中的西瓜,洗净打开,里面的瓜馕呈现出粉、黄、红三种颜色,入口一尝,脆甜多汁。

不多时,就有顾客上门。陈世康将切好的西瓜端给顾客品尝。顾客是从电商网站找过来的。陈世康说,他们的这款西瓜非常适合快递运输。他把一个西瓜放在地上,70多公斤的他站在西瓜上,脚下的西瓜竟然纹丝不动。

快乐农场里,里面的瓜果很多人不仅没吃过,甚至还没见过,拇指西瓜150元一斤,冰淇淋西瓜200元一个,迷你南瓜批发价35元一个,价格都是普通品种的好几十倍,却供不应求。十年前,陈世康和妻子张翠华还在村里从事传统农业种植,最愁的就是销路,从路边小摊卖到菜市场,收益一直不高。几年前,村党委书记袁洪度鼓励他们做农业转型升级,“我们牟家村是现代农业休闲观光景区,你做东西要做出新、奇、特。”

在村里的支持帮助下,陈世康夫妇先后引进了三十多种新品种,平均亩产接近5万元。与此同时,快乐农场还引入了吃、住、游的模式,力推农业观光,发展乡村旅游,如今,快乐农场已经发展成为牟家村的精品农场。

改革开放前,牟家村和许多苏南农村一样,农民生活很苦。90岁的村民王凤娣回忆说:“从前的牟家村有不少穷苦人家,因为家里田少、收成薄,每到年关,总有人到我家来借米。我家里也不富,但我父亲心肠软,总把米借了出去。”1975年开始担任牟家大队五队队长,后来又担任牟家村党委书记的李介华说:“过去村子穷,姑娘都不愿嫁到牟家村来!”

改革开放给牟家村带来了发展的机遇,村里先后办起了多家企业。到1993年,牟家村集体经济规模不断扩大,工农业总产值超1亿元,成为当年常州27个亿元村之一。

2009年,原在村里经营民营企业的袁洪度被上级组织“相中”,接替退休的老书记出任牟家村党委书记。怎样让已经有很好发展基础的牟家村更上一层楼?成为摆在袁洪度和新一届村党委面前的课题。

袁洪度现场指导村干部工作

在对下走基层听民情,对上跑部门熟政策的基础上,袁洪度对牟家村的发展心里也越来越有谱了:随着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推进,走传统工业路子环境代价太大,牟家村必须要一二三产联动发展,聚集更多的要素资源,打造具有水乡特色的新型田园都市,实现可持续发展。

朝着这个目标,袁洪度的第一步棋,很多人没想到——贴钱给好几家污染企业,请其退出村里的工业集中区,同时集中建设高标准厂房。许多人不理解,认为新书记败家,各种议论都有。但是没过多久,议论声就没有了。一方面,污染企业没了,环境质量明显提升,另一方面一些省、市高新技术产品,成长性好的企业入驻牟家村。现在,牟家村在工业用地基本持平的基础上,年工业总产值翻了一番,超过30亿元,新材料和机械制造已经成为牟家村的“工业新名片”。

与此同时,袁洪度着眼于“二三产联动”,把高效农业、新农村文化与乡村旅游有机结合。他从江南农耕文化入手,2009年改建完善了全省唯一的村级博物馆。初战告捷后,一鼓作气建起了景观门楼、村史馆、垂钓中心、跑马场等。近些年,牟家村又开挖生态景观河贯通全村河道,建成了占地超过650亩的农业生态休闲观光园,建起了文体公园、法治文化公园、党建园,开发出两条融农业生产、农产品销售、休闲旅游、科普教育为一体的农业旅游线路,成为苏南地区人气最旺的农业观光园区之一。

“工业发展是牟家村的加速引擎,同时创新发展现代特色农业,实现农业生产和观光旅游的有机结合。”袁洪度表示。

今天的牟家村,农者乐耕,工业发达,环境优美,乡风淳朴,农民安居乐业,“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美丽乡村画卷,深深地镌刻在大地上,扎根于农民的生活中。

二、“服务袁”带领村民走共富路

朱钧荣今年65岁,是牟家村普通的农民。1997年,牟家村全面停办农户自建房,按照村民自愿原则,由村进行村民住宅统一拆旧建新集中居住。朱钧荣也住进了村里统一新建的小别墅。2006年,牟家村投入2600余万元为全体村民办理了失地农民保险,全村户籍人口应保尽保。现在朱钧荣每个月能拿到2700多元的退休金。平时,他在村里老年活动室做保洁等工作,每个月还有2500元工资。

再工作几年,朱钧荣就准备不做了,因为牟家村村民年满70岁,有自理能力的,就能住到村里自建的颐养园。投资2000多万的颐养园,和人们印象中的农村养老院大不相同——庭院式建筑干净漂亮,餐厅、活动室、卫生室和室外运动场齐全,房间内配备空调、液晶电视、独立卫生间、阳台等,过道里还专设扶手。迈出大门就是近百亩的牟家文体公园,亭台回廊、移步见景。颐养园有专职服务员和保健医生,住在那里,吃饭、洗衣,都不用自己动手。“一年8000元,在自己家开销都不只这么多呢。”朱钧荣说。

颐养园

完善的养老体系,让村民没有了后顾之忧。平时,村民每人每年还能领取100斤东北百草沟扶贫大米,70岁以上的老人,根据年龄段,重阳节每人分别还能领到500~10000元的慰问金。

牟家村的孩子们上学后,拿到“三好学生”奖状,村里奖励500元到1500元奖学金;考上大学,村里还奖励1200到10000元的奖学金。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儒家传统的社会理想,在牟家村里有了鲜活的实践。

袁洪度生于1958年,和很多同龄人一样,他的童年和少年家境贫苦,能够吃一碗饱饭就是最大的梦想。一天,住在他家隔壁的一位孤老对少年的他说,“走,上街去,我请你吃羊汤”。

许多年后,袁洪度都忘不了那碗羊汤,普通村民身上的那种善良和慷慨,让他感动至今。长大后,袁洪度经商、办厂,经济条件好了,家也搬到了城里。“我每次回村看父母,都会去敬老院看望这位老人。直到他离世,我还帮他安排好后事。去敬老院看望老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这习惯一直没有丢掉。我还是一个老派人。”

袁洪度还是远近闻名的“大孝子”。每年传统佳节,袁洪度都自掏腰包给镇上敬老院和村里的颐养院送猪送鱼送菜送米,送上广州现做上好的月饼。二十年来,从未间断。

袁洪度说,2009年组织上找他谈话,让他担任村党委书记时,他是有过顾虑的。“我当时厂里的年营收大概在3000万元左右,也没有贷款压力,平时捐点钱为村民办点好事,对我来说没什么压力。”当上村党委书记,就要为全村的发展、全体村民的福祉殚精竭虑,这可比办好一个厂、偶尔为村民做点好事难多了。

但是,组织上找到自己,不就是希望你作为一个党员,先富带后富,带领全村人民共同富裕吗?在家人的支持下,袁洪度愉快地挑起这副重担。自上任的第一天起,他就给自己定下了规矩:不拿村里一分工资,不抽村里一根香烟,不喝村里一两茶叶,吃饭都在自己企业食堂里,也不给自己的亲戚朋友介绍任何项目。村老年协会会长李耀泉评价说,“2009年那次村‘两委’换届,有的候选人经济实力比袁洪度更雄厚,但比他无私的,没有。”

“三不书记”袁洪度,把自己的企业交给职业经理人管理,从此成了牟家村村民的“服务袁”。

他走村串户,“家访”式地倾听村民心声。牟家村虽然整体上是个富裕村,但也有个别村民因为种种原因,生活上仍有困难。2009年,村里筹划建立慈善基金,用于帮扶村里的特困户、重病户和贫困生,袁洪度第一个带头捐了15万元,目前基金总额已经达到200多万元;有老人反映外出看病难,袁洪度带头捐款翻修村卫生院,聘请专家驻村;夏黑葡萄丰收却卖不掉,袁洪度包销了2000箱;集中居住老年人安置困难,袁书记建设高标准颐养园,让老年人颐养天年;村里五保户沈元大患了癌症在医院没钱治疗,袁洪度对院长说:你给他做手术,我结账;村民承洪生重病、妻子患癌,袁洪度带头捐款。“为人民服务”,袁洪度用实际行动诠释着这句话的含义。

农村工作的复杂性还在于,即使是一件好事,村民也不一定认账,他们认理,更认情。颐养园建起来了,条件像疗养院,运营因为有村集体补贴,费用低到比在家里还便宜,但农村人有农村人的观念,很多人认为,把老人送到颐养园,就是做子女的“不孝”,老人也觉得,住进颐养园说明自己是“没人养老”。夏桂珍起初就是这么想的,袁洪度就上门对夏桂珍说,“这样吧,你先跟我去看看,再做决定。”夏桂珍二话没说,就收拾东西住进去了,“洪度的话,我听。”

袁洪度带领村党委班子,调研学习,规划村里下一步发展的蓝图。有些举措,比如贴钱迁走污染企业,村民或许暂时不理解,但他们相信袁书记没有私心,是为了村里好,因此执行起来也少了很多阻力。

袁书记与村主任研究村域规划

这些年,村民“钱袋”富了,袁洪度认为,光是钱袋子富,还不能算真正的小康村,必须要“脑袋”也富起来。他一上任,就确立了“文化立村”的目标。
2009年,牟家村决定“以办博物馆为契机,建设牟家村文化新蓝图”。2012年,一座现代化的博物馆就矗立在牟家农业旅游观光园内,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阎振堂欣然题写“牟家村博物馆”六个大字。同年,牟家村博物馆被省文物局认定为全省首家村级博物馆。
2011年,为进一步丰富群众业余生活,袁洪度又提议在牟家村核心区域建一个高标准的文体公园,让老百姓不出村就有玩有乐。如今,占地70多亩的文体公园已经成了大部分居民休闲的好去处,园内绿树成荫,花草茂盛,不仅有牟家文化楼、村民广场、戏台等极具地方特色的文化建筑,还有健身场、篮球场、网球场、儿童乐园等健身娱乐设施,甚至还有800多米的健身长廊。此后,江苏省首个农村法治文化公园、首个村级党建园也相继建成开放。
文化强村,文明兴村。文化如春风化雨,催生着牟家村民的幸福生活。

三、党建引擎助推乡村振兴

2019年3月,牟家村党建生态主题公园正式揭牌。


和寻常的开放式公园不同,这里除了绿树红花、廊亭垂钓的美景之外,最吸引人的是依托党建文化、精心打造的红色景观。它以“六大景十八小景”为核心内容,串联起牟家村党群服务中心、乡村振兴学堂、廉政文化长廊、快乐农场等基层党建阵地。平时村民们都喜欢来这里健身、聊天,每天置身在红色文化之中,精气神也特别足,推动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天天见”“天天新”“天天深”。“大家聊着聊着就搞起了头脑风暴,村民们你追我赶,都想着怎么把家庭和农业经营得更好,打牌都没得空。”袁洪度笑着说。


“农村富不富,关键看支部。”牟家村这些年的长足发展,“党建引擎”是原动力。村党委带领全村129名党员,密切联系群众,有效激励了全村党员干部干事创业,带领村民们劲往一处使。


农村工作有许多硬骨头要啃,农民平均的文化、思想素质整体上与机关、事业单位和工厂员工有差距,农民的生活也不同于城里人,因此村党委要有效发挥战斗堡垒作用,需要更有特色、更有针对性地做工作。


党员牟富茂是一名退休的中学老师,他对农村党的工作深有体会。“比如城里的单位要搞‘牢记初心,不忘使命’教育,一个通知大家都来了,大家平时的工作纪律性就很强。但农民不一样,他们平时自由多了,以前开会时习惯了边开会边干活,党的政策宣传真要进入农民的脑子和心里面,并不容易。党组织有没有凝聚力,他们要看你这个带头人有没有威信,要看村里的政策,能不能给他们带来实实在在的益处。”


牟富茂说,成风化人,形成现代文明的生活习惯,在农村也比城里难。比如,有些村民富了,住进别墅,但还喜欢在公共花坛种点菜,即使这样小的习惯,要改也很难。牟家村这些年能够发生这么大的改变,跟村党委工作做得实、做得细、做得正,跟袁书记在村民中有威信,有很大关系,你一桩桩一件件事都为村民办好,村民是看在眼里的。


目前,村党委对标农村基层党建“六强六过硬”要求,总结出一套看得懂、学得会、用得上的“牟+”工作法:“牟+阵地”,服务群众;“牟+雁阵”,聚集人才;“牟+自治”,健全机制;“牟+产业”,拓展空间;“牟+生态”,提升品位;“牟+文化”,成风化人......


村党委制定的优秀人才回村发展政策,吸引了众多乡村振兴的“领头雁”,在牟家村“高知农人”投身乡村建设不再是新鲜事,不仅大学生毕业回村率达80%,头顶“硕士帽”、有想法有办法的“田秀才”也不断涌现。由党员组成的志愿者团队深入村民小组,在乡村社会治理中发挥着独特作用,成为牟家村邻里纠纷不出村,十几年来“零上访”、未发生重大恶性案件的幕后功臣。


“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乡村振兴的殷切希望。今天的牟家村,正在向着“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乡村振兴康庄大道上奋进。





Tag标签:
责编:  编辑: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