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超越生命的力量

2019-11-4 12:59

摘要: 10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纲要》科学分析新时代对公民道德建设提出的新要求,并提出了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的的四大任务。一个国家在道德上提倡什么,树 ...

10月2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以下简称《纲要》)。《纲要》科学分析新时代对公民道德建设提出的新要求,并提出了新时代公民道德建设的的四大任务。


一个国家在道德上提倡什么,树立什么样的榜样,善待什么样的人与事,身处社会中的民众就学习什么,追寻什么。

对一个城市来说,也是如此。


同样是10月27日,常州一加爱心公益服务中心(以下简称“一加”)举行了20周年纪念活动。全国各地的感恩者纷纷汇聚常州,共同回顾“一加”这个常州第一家民间志愿者组织,20年来走过的风风雨雨、闪现的耀眼光芒。


20年对于常州这座古城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但对于“一加”而言,却是从探索到实践到成长的20年。在这里从无到有,从有到荣,20年见证了一加爱心社的变迁,也见证了常州这片土地上志愿者的变迁。


“一加”的创始人王德林,七岁因车祸导致高位瘫痪,左肾、脾脏和大半个肝脏被切除,只能瘫卧在床,可1999年创办“一加”爱心社以来,他以一部座机电话,帮助了10万多人次求助者,发展了17000多名志愿者注册加入“一加”。20年间,“一加”的小伙伴们坚持开展困难家庭、弱势群体结对帮扶,结对服务点达到300个,建设了1个中心基地,10个专业服务队以及24个青年志愿服务分队,累计输出志愿服务超过60万小时。


“一是我,加上无数的志愿者,叠起来,就是‘干’起来,认认真真做事。‘一加’也是一家人……”王德林如是阐释着“一加”的寓意。


活动现场,无论是志愿者还是受助DMD罕见病儿童的演唱,抑或是一个个爱心故事的讲述,都表达着伟大志愿精神的传承和弘扬。


“一加”的不断发展壮大,也成为了常州志愿服务事业的一支重要力量,为推进文明城市建设、促进社会和谐发展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20年来,一批又一批志愿者,特别是“80后”“90后”甚至“00后”在“一加”志愿精神的感召下,积极投身扶贫帮困、敬老助残、交通管理、环境保护、便民服务等志愿项目,从大型公益活动的现场到社区困难群众的身边,从机场、火车站到十字路口,到处都洒下了志愿者辛勤付出的汗水,到处都活跃着“红马甲”倾力服务的身影,彰显了常州“大爱之城”的文明力量。


历经20年,无数“一加”志愿者的付出,已汇集成波澜壮阔的志愿之河。作为这条河流“源头”的王德林,也实现了生命的超越,不仅让自己,也让许多受助者本来不幸的生命,有了更多高度、长度、厚度和温度。


如今,这一场延续了20年的爱心之河还在奔流,并将不断温暖更多的人。


常州一加爱心公益服务中心举行了20周年纪念活动。

感动人生的一百元

1998年9月3日,25岁的一凡骑着自己那辆半旧的金狮牌自行车离开了王德林的家。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个电台节目里的朋友,她花了一个半小时寻找朋友的家,却因为担心自行车被偷,聊了不到半小时就决定离去。

经过拐角的地方,一凡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王德林家那扇斑驳的旧窗户上,紫色的风铃随风摆动,风铃后背后,王德林清瘦的脸庞,布满忧伤的笑容。

当时,那扇窗户是王德林打量外面世界的全部渠道。自1983年从拉萨来到常州,他每天除了听电台节目,就是躺在床上盯着外面小区里的马路发呆。他知道,如果身体健康的话,那一条小小的马路,是可以连接到世界上的每一个地方的。

可他早在7岁时就因为车祸而高位截瘫,在床上躺了24年,人生还有什么比这更绝望的呢?

有段时间,王德林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学习上。在邻居姜老师的帮助下,他几乎把常州技师学院图书馆的书都看了个遍,甚至完成了大学英语的学习。可等到学有所成时,王德林忽然发现“学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呢?”身体的桎梏却让他寸步难行。

那时的电台节目成了王德林寻找精神慰藉的唯一途径。参加的节目多了,王德林渐渐认识了一群听友,而他瘫卧在床二十余年的消息经电台播出以后,开始有人为他捐款,以支付他每月维持生命的医药费。

在援助王德林的人中,有一个自称是老板的贵州听友,每月寄给王德林一百块钱。王德林很感激,总希望“这位老板”出差江浙一带的时候能够见见他,可他对于见面的要求总是支支吾吾。很久以后,王德林才知道这位听友并不是什么老板,而是位与他一样瘫痪在床的病人,与妻子和母亲住在贵州的一座交通不便的大山里,他之所以没有告诉王德林真实情况,是因为担心王德林不会接受他的捐款。

一个瘫痪程度甚至超过自己的人,在本就不多的伤残补助金中,每月抽出一百块来贴补自己,这位名叫张正强的听友的行动,深深触动了王德林。他认识到,受助者一样可以成为施助者,甚至正是因为感同身受,这份施助里的感触可能更加真切。

2019年10月27日,在一加爱心公益服务中心20周年纪念活动的现场,两位志愿者第一次见面并拥抱在了一起。王德林说,“一加”后来收到过很多捐款,但是没有哪一笔超过了张正强那一百块的意义。

王德林开始关注他人、关注社会,他有意识地参加社会公益活动,其中最主要的途径就是收听常州经济广播电台的《热线服务频道》。一次,节目里说,一个白血病的孩子陷入了无钱医治而濒临死亡的绝境,彼时互不相识的王德林和一凡各自寄去了50元钱。一凡好奇,一位连自己都照顾不上的人,为什么还会想着照顾别人,于是,她去见了王德林。

一凡回忆起以前的事情,说最初见到王德林时,他抗拒出门,差不多已经6年没有出过大门了。一凡说想看看他坐在轮椅上的样子,王德林同意了。第一次将王德林从被窝里抱到轮椅上时,一凡的眼泪差点掉下来——王德林实在太轻了,30多岁的成年男人,体重却只有50来斤。而轮椅太重,一凡腿脚不便,她艰难地推着王德林出门,走了不到500米,竟用了将近半个小时。

后来,一凡几乎每个星期有三四天要去王德林家,她推着王德林出去散步,谈到许多不幸的人和不幸的事,也谈论未来的打算。在这过程中,王德林有了新的想法,世间有那么多不幸的人,都在不幸的角落一个人面对命运的考验,为什么不能把他们组合起来,互相帮扶、互相鼓励、共同面对不幸呢?

1999年7月,十几个青年志愿者聚集在王德林那个十几平米的卧室里,他们讨论和决定成立一个爱心社团,大家给这个社团取名为“一加”。

王德林和一凡在红梅公园文笔塔上眺望常州。

王德林第一次见到从贵州赶来的张正强。

死亡日记

在北环新村“一加”爱心社的陈列室里,静静地躺着很多本手写的交接班记录本,因为年长月久,散发着一股陈腐的味道,有人把它们称为“死亡日记”。日记是关于“一加”所做临终关怀的记录,留下了上百位志愿者的字迹。

佘淑茹奶奶是第一个被记录的人,关于她的“日记”有厚厚的五大本。

那时,“一加”爱心社刚刚成立,是个没钱、没影响力,甚至没有官方登记的团体。

“不知道,不需要。”“你走吧,我们这儿没有。”“谢谢,我们不方便透露的。”“一加”想寻找帮扶对象时,这样的回答几乎成了常态。当时,社区工作人员并不十分清楚,这些年轻人想干什么。

作为副社长的一凡托人拿到了钟楼区和天宁区的低保户名单,与志愿者们按照名单一家家走访,帮扶对象面对志愿者热情的笑脸,也是满满的不信任。

最后,他们终于找到了身患乳腺癌的孤老佘奶奶。由于“一加”没有准确的成立时间,王德林后来与一凡等人商量,就把确定首位受助对象的1999年9月27日,作为了“一加”成立的时间。

“医生给老人开了两盒云南白药胶囊,粉状的云南白药是否还要带两盒来?”1999年10月25日,关于佘奶奶的日记出现了第一行记录,一直到2000年6月26日佘奶奶搬到敬老院,日记几乎每天一字不落地记下了了老人的健康状况,当然,也一字不落地记下了志愿者的工作。

翻看一加爱心社保留的佘奶奶的档案,里面登记的年龄是90岁,小学文化,在爱好一格里,填写的是“喜欢跟人聊天”。

据一凡回忆,这个孤独到所有爱好只剩下与人聊天的佘奶奶,是天津人,当年为了爱情,19岁就远离家乡嫁给了在常州工作的另一半,但是终其一生都没有生育孩子。老伴死后,她就孤零零一个人在大火弄44号生活,她有哮踹、有关节炎,80多岁的时候还患上了乳腺癌。“一加”找到她时,她正在一间又黑又破的老房子里等死,乳房溃脓发臭,房间里堆着几十天没有洗的衣服,原因是她的小屋里没有通自来水管,需要去外面洗衣服,老人病了,去不了。“一加”介入后,志愿者们轮流到外面的河里帮她洗衣服,冬天的时候,河水结成冰,要打开冰面才能洗,奇冷无比。

王德林有空就会来陪着老人聊天。因为从胸椎往下开始截肢,王德林腰上全是钢板,最长只能坐三个小时,否则背上会变形,支撑不住。老人住的地方偏远,往返车程就要一个多小时,“时间一长,王德林脸上憋得通红,却硬是没有一句抱怨。”一位志愿者打心眼里佩服。逐渐熟悉后,王德林累了就索性躺在床边,陪老人聊聊生活趣事,帮老人了解外面的世界。

这样被照顾的日子维持了近3年,在过世前,余奶奶已经不会说话,但她却很努力地做出作揖的姿势,有人说她是以这种独特的方式,表达她对“一加”那些照顾她的孩子们深深的敬意。

孤老李坤林是“一加”照顾时间最长的人,时间跨度长达12年,关于他的记录有15本之多。

王德林对李坤林的印象与两桶油有关。

2005年11月的一天,一位老人前来拜访王德林,他自称是李坤林,那时,他已被“一加”结对帮扶6年。

老人坐在王德林卧室的一条长凳上,身体非常虚弱,似乎风一吹就要倒的样子。他患有严重哮喘,喘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才开始说话,说两句还要停下来喘两句。原来,李坤林转了三次车赶来,就为了把两桶社区送给自己的油拿来送给王德林。

一般而言,别人送的东西王德林都是不收的,但李坤林这两桶油却收下了,原因也很简单,李坤林根本不可能再有力气把油重新拎回去了。

那天下午接近黄昏时李坤林坐在长条凳上与王德林聊天的情形,从此深深印在了王德林的脑子里,挥之不去。对王德林而言,这是一个被照顾者发自内心的对志愿者的感激与尊重。

2010年8月,老人去世,为了不给照顾他的“一加”爱心社再添负担,一再叮嘱志愿者将自己的骨灰撒进运河中。

多年来,王德林和其他志愿者陆续送走了许多老人,“临终陪护,让老人把我们当成了亲人,他们都走得很安详”。

王德林何尝不曾被命运宣告过死刑,他理解那种绝望。

由于全身多器官损伤、摘除,医生曾预言王德林活不过40岁,可他今年52岁。在王德林的志愿团队以及“一加”照顾的对象中,有许多人的生命都远远超出了医生的预言,爱心赋予了生命更多的张力。

早期志愿者留下的已经泛黄残破的志愿者交接记录。

志愿者带佘奶奶出行。


每一个善良的人都是太阳


在一加爱心公益服务中心20周年纪念活动中,一个DMD患者的合唱节目让许多现场观众感叹不已。负责领唱的DMD患者名叫刘俊,今年24岁,来自河南潢川。


DMD,又叫杜氏肌营养不良症,是因基因缺陷所导致,目前世界上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通常,DMD患者会瘫痪且活不过20岁,而刘俊打破了这个魔咒。


刘俊有个同样患病的哥哥,6年前去世了,年仅19岁。刘俊还有个10岁的妹妹,是“一加”年纪最小的外地志愿者。


刘俊曾经也是个看不到希望的人,哥哥的去世让他明白了科学预言的真实性,他抗拒治疗,而母亲程昌梅也暗下决心,儿子离世的那一天,自己也不会再活下去。直到2015年1月,他们辗转认识了“一加”的核心志愿者王志向。


王志向的女儿是一名严重的脑瘫患者,但他义无反顾地把女儿捧在手心里,推着轮椅上的女儿游览了全国各地,将她的生命由医生预言的20岁延长到了40岁。他向刘俊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也讲述王德林的故事。1个月后,刘俊和母亲一起,加入了“一加”爱心社。


这一年的12月,刘俊即将迎来20周岁的生日,死亡阴影的笼罩使他的内心充满了恐惧,可4月的常州之行让他重获勇气。这是他患病后第一次出远门,到常州参加“一加”组织的全国第四届残疾人交流会。一个新世界在他面前打开了——原来面临不幸的不是自己一个人,原来不幸的人也能超越生命的极限。作为一名“一加”的志愿者,刘俊也想像王德林和王志向那样去帮助他人。


2015年6月23日,程昌梅用轮椅推着刘俊来到了河南川县红十字会,签订了器官捐赠协议。这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重视,河南省电视台为刘俊做了一档专题节目《超越生命》。


2015年9月8日,在刘俊的联络和推动下,潢川县蒲公英一加助残部正式组建成立。经王德林提议,潢川县蒲公英一加助残部将刘俊从常州带回的3600元钱作为了启动资金。


刘俊的助残事业由此打开了大门,他也像王德林一样,由一名被助者变成了助人者。这些年来,一加爱心服务品牌得到了社会广泛认可,不仅影响了常州,而且走出常州,辐射到了河南、广西、海南、陕西、安徽、深圳等多个省市。其中,不仅有刘俊这样的外地受助者,也有曾在常州上学、工作的志愿者,离开常州后,将“一加”的精神带到了新的城市。


20年来,王德林及“一加”在常州创造了一个奇迹。目前,“一加”已经形成阳光伙伴、双百行动、全国残疾人文化交流、情人节玫瑰义卖等多个特色品牌活动。2018年,“一加”又联合优秀志愿者,一起创办了一加暖暖烘焙坊品牌,希望通过探索公益组织自我造血的方式,从根本上解决经费问题。


截至2018年底,经一加爱心社直接照顾的孤寡老人达300多人,长期提供帮助的重病贫困家庭达到700多户,参与志愿活动的人数达16000多人,共输出义工服务60万余个小时。


这些数字背后,是无数志愿者成年累月、无怨无悔地付出。而这些志愿者的名字仅仅记载于一加爱心社的资料里,又随着时间的推移尘封进故纸堆中。他们是“没有”名字的,但他们乐于奉献自己、温暖别人。


每一个善良的人都是太阳,温暖、照耀着自己的心;温暖、光明了这个世界。



Tag标签:
责编:  编辑: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