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公园里的“市民管理员”

2019-11-18 11:10

摘要:   十月的一天早晨,天微微凉,高强将一件绿马甲穿在夹克外面,佩戴上写着“红梅公园市民管理委员会”的胸牌,骑上电动车向红梅公园驶去。  快到公园门口的时候,他停下车等红灯,发现有好几个人在盯着他的衣服看 ...

  十月的一天早晨,天微微凉,高强将一件绿马甲穿在夹克外面,佩戴上写着“红梅公园市民管理委员会”的胸牌,骑上电动车向红梅公园驶去。

  快到公园门口的时候,他停下车等红灯,发现有好几个人在盯着他的衣服看。高强心想,要是有人问起,他就和他们解释一下,胸牌上的“市民管理委员会”是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儿,绿灯亮起,那几个人虽然表情疑惑,却没有说什么。他停好车,便径直来到公园东南门,看到保安师傅,互相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向文笔塔走去。

   “叮咚”一声,手机响了。他打开一看,是红梅公园市民管理委员会微信群,说话的是“老丁”丁九鸣,老丁问:“我来了,有谁约?”

  高强赶紧回他:“我也在。”

  只见一个身材挺拔、步履矫健的男人——老丁,朝他走了过来。老丁一大早就开始“巡园”。路边草坪上,一个穿黑衣服的小伙子,正蹲着专心玩手机。老丁朝他喊了一声:“帅哥……”“帅哥”抬起头,看看他,似乎意识到什么,没等他下半句话说出口,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站起来走出了草坪。

  边上一个穿着汉服,站在草坪上拍照的小姑娘,也反应过来,马上离开了草坪。

  老丁找到高强,帮他到办公室拿了微服务亭的钥匙,两人一起打开了微服务亭的服务窗,边做边商量起来。

  “今天有点冷,先烧点热水。”

  “把医药箱放在这里。”

  “把那些介绍志愿服务的小册子也拿出来吧,放在这里。”

  ……

  高强和老丁,都是红梅公园第一届市民管理委员会18位市民管理员中的一员。请市民通过志愿服务的形式,参与开放式公园的管理,实行“专职园长为主,市民园长为辅”的“双轨制”公园管理模式,最早在成都、武汉开展,常州是全国第三个探索这种管理模式的城市。

  今年10月17日,服务了一年的第一届市民管理委员会到期,他们主动留了下来,成为第二届的新成员。老丁是市民管理委员会中,服务时间最长的人,他几乎每天都来“巡园”。梅花节期间,另一位市民管理员“突姐”王瑞玲和老丁一起“巡园”,留心数了一数,老丁在公园里走了一个多小时,捡了120多个烟头。到第二届市民管理委员会成立时,大家选老丁做了市民园长。第二届有21名成员,其中包括5位市民园长,成员里有十几个人,都是第一届留下来的。

  常州在全国率先实现城市公园向市民免费开放,也是最早探索公园市民管理委员会的城市之一。除红梅公园以外,人民公园、青枫公园、东坡公园、荆川公园、圩墩公园等开放式公园,都有市民园长、市民管理员。他们不仅让我们的公园变得更美好,也在实践中探索着市民参与公园管理的模式。今年10月,常州市被评为全国绿化模范城市,这其中,也有公园市民管理委员会、志愿者的付出。

  本期,让我们走近公园里的市民管理员。

  走进微服务亭,高强将东西整理好,就站在亭里,一边等着看是不是有人求助,一边拿起一本介绍志愿服务的小册子随手翻了起来。

  “这里招募志愿者吗?”

  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姑娘,看到“志愿者报名”的牌子走了过来,高强看到来了“新人”,高兴地向她介绍起来。

  “我们需要在公园里这些微服务亭值岗的志愿者。我们这个微服务亭功能可多呢。”他说,“除了给游客指路,介绍景点,还免费提供水和创口贴等应急用品,还可以免费借用雨伞、轮椅……”

  “你们在这里有钞票伐?”一位游客问。

  “没有钱的。”高强说。

  “没有钱?痴佬啊?”

  高强很想反驳她,看到还有其他人在,忍住了。不过那个姑娘不以为意,笑了笑把志愿者招募的小册子拿过去,说她回家再考虑一下。

  高强经常听到别人说:“没有钱?痴佬啊!”有一次他忍不住反驳了一下:“你不好骂人的。”对方突然朝他左肩挥了三拳。

  那天是4月30日,春暖花开,公园里面游客很多,高强看了看这个人,她是一个老太太,头发花白,衣衫不整,眼神似乎有些奇怪。高强想她可能精神上有些问题,也没有说什么就离开了。

  在年接待200万人次的红梅公园,被陌生的游客误解是常常会发生的事,但经过一年多的志愿服务工作,公园里的工作人员,常到公园里来游玩的游客,几乎都认识他们了,从了解到接纳,再到现在绝大部分人,都支持他们的工作。


  2018年9月,常州市很多主流媒体上,都刊登了《红梅公园市民园长、市民管理员招募公告》,明确是志愿服务,主要职责包括:“参与公园绿化养护、设施管理、卫生保洁等日常管理工作”,“协助、配合公园管理处维护游园秩序”等。

  第一届市民园长崔勇说,市民管理委员会的工作包括巡园;帮助工作人员维持公园整洁,劝阻游客不文明的游园行为;在微服务亭值岗;巡园中发现问题向公园管理方反映,请他们来解决;当好游客、公园里的文艺团体、公园管理方之间的“老娘舅”,出现矛盾协调解决等。

  志愿服务,职责不少,却没想到报名的人还挺多的。短短一个月,第一届红梅公园市民管理委员会18名成员到岗,穿上了绿马甲,佩戴好了胸牌。
18名成员里,还在工作的和已经退休的大概各占一半,他们中,有护士、物业主管、机关干部,还有网站版主、志愿者协会负责人、社区支部书记。1984年出生的高强,是年纪最小的。

  他们每个人跟红梅公园,都有一段难忘的情缘。

  崔勇小时候在局前街小学读书,1970年代初局前街小学还叫人民路小学。二年级时,他和同学一起来红梅公园参加活动,就在红梅公园西大门右边树林下,作为全校学生代表发言。后来,他考进了省常中,高考前每个清晨,都拿着收音机在红梅公园读英语。

  1979年的一个夏天,钱约维的同厂好友,前年考上中国人民解放军郑州测绘学院的于光,回家探亲时约他星期天上红梅公园划船。于光还给钱约维带了一套军装,让从小就有军人梦的他,过一过瘾。他们从听松楼、红梅阁走到文笔塔,热情的游客都跑过来与光荣的解放军大学生合影。

  可是第二年春天,于光在前线不幸牺牲。年轻的好友,和红梅公园里留下的那些照片,成了钱约维永远的怀念,看到招募公告后,他第一时间报了名。
68岁的王瑞玲,是常州华音艺术团行政综合部部长,他们艺术团常在红梅公园活动。她说:“我跟我老公谈恋爱的时候就在红梅公园。”

  50后、60后、70后、80后,每一代人,每一个常州人,都跟红梅公园有绕不开的渊源。但带着一腔热情,是不是能把工作做好,他们心里还是有疑虑的。
“我们来做什么?我们这个组织到底能不能发挥作用?”崔勇说,“我们这个组织能走多远?能不能通过一年的工作,总结出市民参与公园管理的工作办法?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去寻找答案的。”

  商量过后,大家建了一个微信群。平时,有时间的人,就在群里约好一起巡园,在微服务亭值岗。节假日,或者有活动等需要管理员、志愿者比较多的时候,市民园长之一的陈玲就把工作安排——“几月几号需要几个人,做什么工作”发在群里,大家报名、排班。之后,也确定了一个月一次的例会制度,每次例会总结上个月的工作,布置下个月的任务,沟通工作情况。

  一次两次,高强慢慢了解了自己这群新伙伴。

  “劳模”老丁,十几年前由于所在工厂倒闭下岗了,迫于生计,他做过后厨、仓管、保安、装卸工。老丁的儿子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一家单位从事科研工作,现在他老伴在儿子工作的城市带孙女,他自己则在家照料老母,大部分时间都拿出来参加公益活动。他累计无偿献血20多次,还是市“文明交通志愿者”。

  王瑞玲是65届高中毕业生,毕业后知青下乡去了苏北的一个农场,因为常常突击劳动完成盐碱地改造,人称“突姐”。她当过常州照相机厂的检验员,还是网络版主,又在艺术团担任职务。因此,“突姐”总能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公园每天的变化,同事工作中感人的画面;听到游客反映园内有的艺术团音响声音太大,“突姐”拿起歌手的话筒说几句话,音响声音就小了下来。

  陈玲也是每天迎着晨曦就来公园巡园的“劳模”。她是常州“龙城春晓”志愿服务队的一员,遇到节假日,或者“梅花节”,公园里游人如织,“绿马甲”人手不够的时候,她就在“龙城春晓”和熟悉的学生群、家长群里招募志愿者,请他们一起参与微服务亭值岗和巡园。

  还有吴建国,他是参加过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的退伍老兵,在战场上负过伤,荣立三等功;马兰萍和王建国是一对市民管理员伉俪……

  最年轻的高强,找到了自己的长处,对各种新事物、新技术,他都比其他管理员更熟悉。上次在微服务亭值岗遇到两位波兰游客,他掏出手机将自己要说的话翻译成波兰语讲给他们听。“波兰也是一个在二战中遭受巨大苦难的民族,我就联想到我前面的文笔塔,曾在抗日战争中被日军摧毁。”就这样“用波兰语”,他给他们讲述了文笔塔的故事。

  也是在他的建议下,公园里好几个原来只能用现金支付的消费点,开通了微信和支付宝。

  市民管理员中有很多人还在工作,尽量在休息日抽出时间来公园服务,已经退休的伙伴则来得更多一些。

  日常工作开展的时候,出乎他们意料,最早对他们有抵触情绪的是公园里的保洁人员。

  “三吴桥桥堍连接处有几块金山石石板翘起多日”,“丛樾桥下景观栈道和丛林穿越栈桥上朽木需要更换”,“天鹅湖涵洞路牙和丛樾桥木栈道黄色警示标识要重新补漆”……巡园中的这些发现,都被他们用相机拍下来,发到公园管理处,管理处也尽快解决了这些问题。

  但公园里的保洁人员觉得:“你们拿着相机,是不是来拍我们哪里做得不好,给公园领导当‘眼线’?”

  “不是不是,市民管理员跟行风监督员是有区别的。”崔勇解释道。

  后来保洁人员发现,他们确实不是在拍保洁人员,而且还经常帮着做保洁工作,埋头一干就是两个小时,便对他们刮目相看。

  而且他们一来,很多细微处都得到了改善,除了上面说的那些地方,还比如莲花池里的水黑了,他们一反映,工作人员冒着细雨来清淤,忙活了大半天,把水弄干净了。

  红梅公园占地30多公顷,每年接待中外游客约200万人次,“梅花节”期间日人流量达6万多。这样一个集历史文化和自然景观于一体的大型综合开放式公园,管理难度不小。来这里遛狗的有,骑自行车的有,进入园区扫码送赠品、送气球、卖萝卜干的也有,践踏草坪、乱扔垃圾的当然也有……这些都是市民管理员在巡园时要制止的。

  通常遇到不文明的游园行为,他们一提醒人家就马上反应过来了。但也有死不认错的,甚至朝他们挥拳头。因此他们常常结伴巡园,对死不认错的,虽然态度和和气气,原则上却很坚持。

  这一年里,他们也和公园一起成长。

  始建于1958年的红梅公园, 2006年9月免费对公众开放。2018年公园开始考虑,启动实施“动静分区”精细管理,即把文物古迹区和科普教育区定为安静区,娱乐活动区定为活跃区。

  因为现在来红梅公园吹拉弹唱的人越来越多,整个园区活跃着80多个文体团队,每个团体少则5人,多则200多人。这些团体为了争抢地盘多次发生吵架甚至动手,并占用到游客通道。动静分区,是周边居民和游客都盼望的一件好事。

  如何做到文艺团体有地方活动,又愿意加快撤离静区,公园领导、工作人员、文艺团体代表和市民管理员一起参加了讨论,现场确定了通过几处山体改造,增设文艺团体活动场地,文艺团体也同意了尽快迁出静区。

  公园还把原来的水上剧场打造成了群艺大舞台,提供音响器材,对文体团队实行发证管理,排出时间表,让文艺团体在限定时间内分批活动。

  群艺大舞台开通后,为了更好地发挥它的作用,市民管理员们都来出谋划策。

  今年2月24日,第十二届常州市“梅花节”开幕。在公园领导的支持和带领下,“突姐”和吴建国联系了红梅阳光艺术团、华音长青艺术团、红梅家园艺术团等艺术团体,为大家献上了一场精彩纷呈的开幕式。

  之后还有4月28日的“迎5.1劳动礼赞”, 7月6日的“七一颂党的光辉”, 8月9日的 “英雄赞歌”……一场场演出,全由市民管理员帮着联系、服务。每场演出前,都要求演出团队事前将节目单报给公园管理处,包括主题、主持人、演员、节目形式、数量、时长等,由公园方定演出时间。在市委办公室工作,有多年党刊编辑经验的崔勇,帮着参谋每一个节目。团队临时要换节目、现场演出,市民管理员都帮着把关。

  平时,群艺大舞台是个舞池,早上七八点钟就有市民来跳舞,有演出的时候,市民管理员们总是提前帮着与平时在那里跳舞的市民沟通,请他们在演出当天腾出场地。

  当“老娘舅”,帮助公园协调团队之间的关系,也是他们的工作之一。网球场上运动的人发生冲突,两支唱歌队伍因为场地问题产生矛盾,公园方请团体负责人一起商量解决,也要把市民管理员请到现场,因为他们是市民,也是游客,其中也不乏文艺骨干,所以往往能出色完成“调和剂”的任务。

  除了群艺大舞台,现在红梅公园还有园艺大课堂、象棋活动中心、太极文化交流中心、茶道体验中心五个服务平台,这些平台组织活动,需要人手时,市民管理员都会来参加志愿服务。


  这一年里,看到他们在公园做义工的孩子们,也参与到志愿服务中来。 

  钱约维的外孙女高子媛,和她同学一共5个人,在同学爸爸、同学妈妈的带领下,来到红梅公园,开展“环保公益行”主题活动。他们手持长夹钳,拎着马夹袋,在儿童游乐场、垂钓屋、大草坪……仔细寻找,虽然保洁清理过,他们还是在路牙边、草丛中、石缝里清理出一些烟头手纸。

  “有一回我带着我女儿在值岗,一个哑巴婆婆神色焦急地跟我比划着什么,我还没反应过来,我女儿已经给她指出了附近厕所的方位。”高强说。

  红梅公园的市民管理工作红红火火地开展的时候,常州其他开放式公园的市民管理委员会也纷纷参与到公园管理中来。2019年4月10日,由红梅公园牵头,人民公园、红梅公园、东坡公园、圩墩遗址和青枫公园5家(荆川公园工作人员因服务海棠花会未到)开放式公园的市民管理员和公园里的工作人员,在红梅公园召开了常州市开放式公园市民园长、市民管理员首次工作交流座谈会。

  每个公园定位不同,市民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也各有特色。

  人民公园市民管理组织成立于去年7月,是我市公园中第一个成立“家人委员会”的,首批7名“家人”都是公园活动带头人,有教武术的金老师、写地书的爱好者、演唱团队的领队等等。家委会成立后,开展了多项活动,为市民和游客写春联,武术表演,包馄饨庆贺节日等等。

  东坡公园市民管理委员会成立于今年1月,他们的特色是“观东坡美景,听东坡故事” 。70多岁的吴志平经常在园内义务向游客、中小学学生讲述东坡故事、常州历史,还组织了快闪《我爱你中国》、汉服舞蹈表演、汉服游园等活动。

  圩墩遗址公园位于城东,有着宽阔的水面和遗址博物馆,他们成立于今年1月的市民管理委员会,招募了7名市民管理员,每月都有一项主题活动。“爱我古遗址,常州有文化”是他们打造的文化亮点。

  青枫公园位于城西,是常州占地面积最大的公园。公园志愿者协会有32名志愿者,分成4组,每组由公园附近的社区书记、主任兼组长。他们开展了“我爱后花园”主题活动,活动中有插花,有才艺表演。

  荆川公园是为纪念明朝抗倭名将唐荆川而建的公园,有着丰富的人文资源和看点,每年4月举行“海棠花节”,也少不了市民管理员的身影。

  一年过去,在红梅公园第一届市民管理委员会即将届满时,钱约维将这一年里大家工作中的点点滴滴,写成了20多篇短文,崔勇提到要探索一个“市民管理工作法”,用于指导和规范市民管理员的工作、新人培训等等。丁九鸣是大家公认的劳模,大家决定将这个工作法以他名字命名,就叫“丁九鸣巡园工作法”,这里面不仅有老丁的日常巡园做法,也是所有市民管理员巡园经验的总结,是对公园管理工作的支持和补充。“丁九鸣巡园工作法”包括“市民管理员要持证上岗、穿着整齐”,“要熟悉园区各景区、景点,包括岔路口和公共卫生间”等等。

  今年10月17日,红梅公园第一届市民管理委员会完成了工作,将接力棒,也将他们总结的经验交到第二届市民管理委员会手中,相信他们会做得更好,走得更远。


Tag标签:
责编:  编辑: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