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要做到最优!”——两位常州工匠的故事

2020-5-9 13:04

摘要: 宋军民是个对技术着迷的人。儿时在溧阳农村,一位老人躺在水田的船上看机器。他忽地坐了起来,“不对,有东西!”他从机器的响声里听出了异样。果然,大家停了机器,从里面摸出一条鱼来。“太了不起了!”宋军民佩服 ...

宋军民是个对技术着迷的人。儿时在溧阳农村,一位老人躺在水田的船上看机器。他忽地坐了起来,“不对,有东西!”他从机器的响声里听出了异样。果然,大家停了机器,从里面摸出一条鱼来。“太了不起了!”宋军民佩服得不得了,“他是厂里的退休工人,原来是八级钳工,太厉害了!”


儿时的这一幕在宋军民脑海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并且影响了他日后的职业生涯。


在前不久公布的第二届江苏大工匠名单中,宋军民在列。他培养的学生宋彪是中国获得世界技能大赛阿尔伯特大奖的第一人。


很多人向他请教比赛取胜的秘诀,宋军民的回答很简单:打好基础。曾在技校学习钳工出身的他,至今仍然十分看重锉、锯等传统操作手法,把它们看作万种其他技能的基础。


成就一名大赛冠军,也并不是宋军民的最终目标。他把这次比赛的经历和心得整理成册,转化为教材,设置了专业,不仅推广到了有关班级,还被国家有关部门推广至全国,让更多的职校学生受益。


本次新周关注的另一位主人公,是杨余明。


他从中专毕业进入企业工作,仅仅两年后,便以自己的刻苦钻研和用心操作,解决了一个技术难题,创造了奇迹。


在之后的职业生涯中,杨余明总是开拓向前,将一个个在别人看来不能完成的难题一一破解,成就了“数控教头”的美名。


两位“工匠”都曾在中专就读,对技术有着相同的着迷。虽然工作在不同领域,但一直都专注于创新,追求着精湛,都以高超的技艺赢得了社会的尊敬,推动了相关领域的进步。


不仅如此,他们都未曾束缚于“独家秘笈”,而是把先进的经验、高超的技术、多年的心得,悉数传授给他人。让更多人受益,让后来者更强,这是他们相同的目标,更是传承工匠精神的写照,也是工匠精神的应有之义。


常州是制造名城,更是技能人才摇篮。这里涌现出了邓建军、张忠、张永洁、乔森、刘云清等在全国具有知名度的标杆典型。至2018年末,常州市拥有高技能人才32.23万人,每万名劳动者中,高技能人才1143人,连续5年位居全省第一。截止2019年,常州评选出了20位“龙城工匠”,推选获评“中国质量工匠”2名、“江苏大工匠”3名,工匠数量在全省居首位。


他们技艺超群、勇于创新,实践和传承着工匠精神,为常州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我国目前高素质专业技术人才仍然不足。有调查显示:我国技能劳动者仅占就业人员的20%,高技能人才只占技能劳动者的25%,且大部分集中于传统制造业。社会对职教文凭的歧视现象仍然存在。常州作为工业基础深厚的制造名城,涌现和储备了大批高素质人才,但要实现从“常州制造”到“常州智造”的跨越,仍需更好地发扬工匠精神。


在“五·一”国际劳动节来临之际,我们采访了两位主人公,他们的故事生动诠释了“工匠”二字的内涵,也无疑有着启发他人的标本意义。


宋军民(左),江苏省常州技师学院智能装备学院院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第二届“江苏大工匠”获得者。

宋军民一直记得一件事。有一回,他骑车去上班,途中到一家修车摊躲雨。旁边一辆三轮车上堆满了旧书。宋军民随手一翻,原来是一位上海的老工人离开常州时卖的“破烂”。宋军民挑了几本机械方面的,上面还印着毛主席语录。之后,宋军民帮小贩付了修车钱,让他把那几本书送给自己。“白白扔掉多可惜。”宋军民说,“我就是个爱好机械、喜欢画画图的人。”


1988年,宋军民从溧阳农村考取了常州的一所中专。他母亲是教师,如果考师范可以享受照顾政策,但宋军民还是选了中专的机械专业。那一年,他们全校升学考取了五六个人,成绩最好的去了中专,之后是师范,最后是省常中和普通高中。


几年后,应母亲要求,宋军民考入了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学院。毕业后,宋军民来到常州技师学院担任教师。


他一直保持着对技术的兴趣。刚工作没几年,机械设计领域出现了电脑制图

技术,比手工制图方便、快捷许多。宋军民很想学习,却苦于没有电脑,学校电脑偏偏又锁在机房里。宋军民忍耐不住对新技术的渴望,竟翻窗进去,打开了当年还在使用DOS系统的电脑……如今,他担任了智能装备学院院长,宋军民依然在不停地学习。“我正在学测量。如今检测技术的发展,给设计、制图和加工工艺都带来了新变化,我应该跟上去。”


为了追踪技术发展的前沿信息,他还考取了德国FESTO公司气动、液压自动控制技术的操作资格证书。之后,又拿到了机电一体化控制技术培训讲师资格证书。那一年,中国只有5人取得该证书。这不仅意味着宋军民有了培训发证的签字权,而且有资格拿到世界范围内最新的技术资料,“后面这点才是我最看重的。”宋军民说。


作为一名职业院校教师,宋军民并不满足于日常教学的完成,在课余,他还完成了学校液压气动实训工作站、综合加工工作站、模具制作工作站等一体化教学工作站的创建,多次获得了教学改革创新一、二等奖。


技术之外,宋军民对理论和科研看得很重。后来从事比赛培训时,宋军民总提醒教练,“一旦学生的训练遇到了瓶颈,就是需要停下来学一学理论的时候。”而他自己,也在不断学习,先后取得了本科学历和工程硕士学位。他还在中文核心期刊发表论文,主编了《模具钳工操作技能训练》、《液压传动与气动技术》等十多本国家规划教材,其中《液压传动与气动技术》被教育部定为国家“十一五”、“十二五”职业教育规划教材”。


有人问他有什么绝活,宋军民答:“可能没有,要说有的话,唯一的就是把学生教好。”对于职业院校学生而言,参加专业技能比赛,是他们提升技术、实现发展的重要舞台。从开始工作起,宋军民便带着学生参加各类比赛,取得了不俗的成绩。2017年,学生宋彪更是勇夺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工业机械装调项目冠军,还拿下了最高奖阿尔伯特·维达大奖,成为了中国获此殊荣的第一人。


实际上,带学生训练是个苦差事。比赛集训往往要利用寒暑假,周末也要加班加点。宋军民的儿子对父亲经常不在家习以为常。后来儿子到国外上了大学,宋军民颇有些思念,儿子调侃他:“你去工作嘛,工作了就不想了。”


技能大赛从市赛、省赛,到国赛、世赛,整个赛期时间长、压力大,对教练和选手都是极大的考验。许多时候,宋军民不仅要在技术上给予指导,更重要的是为选手做心理辅导。而且这些辅导往往是在学生在宿舍休息时“卧谈”进行的。


常常有人向宋军民讨教比赛的诀窍,宋军民总说:踏踏实实,打好基础。在加工技术发达的今天,宋军民仍然强调传统操作的重要性。“有的老师觉得有了高精尖设备,可以不用锉了、锯了,实际上不对。”宋军民说,“这些操作是基本功,培养学生的协调性和手感,虽不是现代的加工手段,却是一种训练手段。”在训练宋彪的过程中,有一个环节需要不停翻找各种型号的螺丝,颇为耗时。宋军民把螺丝倒了一地,“这得找到什么时候?!”之后,他带着宋彪,训练通过手摸螺丝的触感来确定螺丝尺寸和型号的方法。


这种打好基础的方法,也用到了后期的世界技能大赛中。“我们刚拿到技术文件时,许多直译过来的名词搞不懂。后来我们逐项梳理,尤其是把涉及到的技术要点弄懂。这就是打好了基础,后面不管是什么题目,就能从容应对了。”


他的另一个经验,是最后阶段的个性化训练。“每位选手的敏感点、薄弱点在哪里,训练手段各有不同。”在宋彪比赛时,宋军民根据他保持专注更易发挥的特点,几乎“屏蔽”了所有外界干扰,不引起他的任何情绪波动,最终赢得了比赛。“好的师傅,不是教出一样的水平,而是把不同的人教出不一样的成功。”宋军民说。


宋军民没有止步于宋彪的成功,他很快将整个比赛的历程、课题、方法进行整理和转化,并推广到了工业装调的班级里。


他还按照人社部要求,根据比赛项目主持开发了新专业,制定了人才培养方案、课程标准等。培养更多的学生,这才是宋军民的目标。


从事职业教育这么多年,宋军民有个遗憾:培养的学生到了企业之后,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欠缺,学校教育与企业需求之间仍有距离。这几年,宋军民跑了不少企业,了解他们的岗位需求和技术手段,而且在学校采用了企业的标准零部件、在企业开发培训设备,尽可能推动学校与企业接轨。“我一直希望,培养的学生能得到企业的认可,这是我们职业教育的情怀。”


杨余明(左),中车戚墅堰机车车辆工艺研究所精密加工车间主任,“全国技术能手”、第二届“江苏工匠”。

54岁的杨余明被称为中车戚墅堰所的“数控总教头”。其实,他的传奇从22岁便开始了。  

  
1988年,所里要对一台装置的核心部件偏心振动轴进行加工,领导找到了年轻的杨余明。2年前,他从常州铁路机械学校毕业,是当年3名校级优秀毕业生之一。在戚墅堰所头两年,杨余明一方面继续学习理论,另一方面,跟着师傅勤于实践,打下了技能操作的基础。


加工偏心振动轴难度很大。1米长的偏心振动轴,有6档尺寸,每档尺寸之间以圆弧连接,且精度都要达5级,不管是手摸还是肉眼观察,都不能出现接痕,否则容易引起裂纹。在欧洲,这类零件要靠数控磨床加工,而当时的戚墅堰所,只有一台已服役10多年的老式外圆磨床。


杨余明反复琢磨,花了大量时间练习。“那时我住单身宿舍,晚上也没事,就不停地去试验、操作。”杨余明说。一两个月后,杨余明终于攻克了难题,硬是用普通磨床加工出了偏心振动轴,创造了一个奇迹。


1992年,新的难题来了。所里从德国引进了一台大型加工中心,用来提高加工精度和效率。这套设备价值400多万元,不仅操控方法与普通车床大有不同,而且设备说明书还是全英文的,厂方派来了技术员,但只会讲德语。领导把这个难题交给了杨余明。


先得拿下说明书。杨余明每天下班都带着它,还有从单位科技图书馆借来的几本英文词典,然后一页页逐项翻译,电路图、液压图、机械图……他都要一一弄懂。花了一年多时间,杨余明不仅弄明白了那本上百页的说明书,也掌握了那套先进的机器。


新机器大大提高了加工质量和效率,所里很快又引进了几台,进厂调试的还是上次的外国技术员。杨余明主动提出,“要不让我来试试?”老外摇摇头,他不相信才几年时间,杨余明能达到相应的调试水准,只是让杨余明在旁边协助。调试了几台之后,老外发现杨余明操作娴熟,便试着让他自己调试。到了后面几台,这名外国技术员已经完全放心,可以抽空在旁边喝杯咖啡了。  


几年后,杨余明在北京的一次国际展会上再次碰到了这位老外,对方已是一家设备公司的中国区调试维修主管。“怎么样,到我这里来吧,薪水高,还有国外进修机会。”不过杨余明热爱自己的这份工作,他拒绝了对方,在戚墅堰所干了几十年。


这些年杨余明获得了很多荣誉,还担任了精密加工车间主任。尽管如此,杨余明仍然是天天泡在一线。“这是我的兴趣,也是我的工作。”


目前,戚墅堰所的业务分为工程机械、齿轮传动、汽车零部件、高铁、柴油机等五大板块,这些不同板块中的数控加工方面的拔尖人才,几乎都是从杨余明手里出去的。


“1992年,我是一个人、一台机器;到了2018年,我们有800多人,600台机器。”杨余明说,“我们培养了一批人、带动了一批人。”杨余明的徒弟中,有的人某项操作技能已经超过了师傅,杨余明很欣慰。“如果徒弟永远没有师傅强,企业怎么能做得长久?社会又怎么能进步呢?”


一辈更比一辈强,这是杨余明的传承之道,也是老一辈留给他的传统。“所里原来有一个老师傅,80多岁了,我们去家里看望他,”杨余明回忆说,“老人家说,‘小杨啊,你现在名气比我大,说明你水平更高成绩更大,我很高兴啊!我们就是要一代比一代更厉害!’。”


这种传承伴随的是杨余明的严格要求。数控调试员蒋友强是杨余明的徒弟之一,在他眼中,师傅的字典里,没有“差不多”这样的词汇,永远是“精益求精”。“每次指导我们,师傅总是毫无保留,但又十分严格。”


杨余明知道自己的脾气,“我这个人学机械出身嘛,不善言辞,跟徒弟话也不多。”师徒期间,杨余明很少和大家开玩笑,见面总是问:今天的质量怎么样?效率完成了吗?今年要考技师了,准备好了吗?杨余明常对徒弟和培训的员工们常说的另一句话是:“仅仅合格是不行的,要做到最优。”


他自己也是这么做的。2013年,国家准备组建一支代表队,赴美参加首届数控技能大赛。几经筛选,当时的南车集团选定了来自株洲、山东的多位优秀选手,并确定由杨余明担任领队。其他队员都是80后90后,而杨余明当年已年近五旬。


大家到美国费城时,距离比赛只剩两天时间。除了倒时差,队员们还要做赛前准备。这次比赛的产品是滑雪板零件。要在7小时内完成3个品种6个零件的加工,还要组装到位。


让大家吃惊的是,比赛的加工设备竟然全是美国操作系统,而不是国际上通用的日本和欧洲系统,连尺寸都是用英寸标注,稍不注意就会有偏差。队员们只好连夜研究操作系统特点,调整分工与战术。在克服重重困难之后,杨余明带着队伍,最终拿下了大赛金奖。靠着精湛的技术,他成就了又一个传奇。
    


Tag标签:
责编:  编辑: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