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我们这样度过难关

2020-5-22 14:31

摘要: 5月下午的天气有点热,徐青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已经3点多了。他穿好衣服就往酒店走去。他是湖塘一家五星级酒店中餐厅的厨师,下午4点前,他必须赶到酒店,否则他就迟到了,而且可能会来不及准备晚餐。疫情后,他们酒 ...

5月下午的天气有点热,徐青睡了一个午觉,醒来已经3点多了。他穿好衣服就往酒店走去。他是湖塘一家五星级酒店中餐厅的厨师,下午4点前,他必须赶到酒店,否则他就迟到了,而且可能会来不及准备晚餐。疫情后,他们酒店开始做外卖。这天是周末,又是母亲节,晚上的订单比往日多。


他在酒店门口量体温、签字,然后迅速走进更衣室换上干净的工作服。这样的工作状态,是他最熟悉不过的,厨房间往日的忙碌,正在一点点恢复。


2月里,餐厅停业,他无奈在家放了一个工作以来最长的假期。到了3月,国内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国外疫情却陆续爆发,他意识到疫情的影响可能不会在短期内结束,不免有些忧虑。想了一晚,第二天,他在网上投了简历,应聘做一名房产中介。之后一个多月里,他卖出去了三套房子。


“你总得去面对,当你去面对,可能就会找到出路。”随着餐饮业慢慢恢复,他回到了酒店上班,回想过去的一个月,他说。


过去的三个月,除了餐饮业,教育培训、生活服务、旅游业,都遇到了重大考验。


“大家在家里根本就不需要穿大衣,不需要穿西装,只要穿睡衣啊。”怀德中路一家洗衣店的老板说,疫情让他失去了一个旺季。他也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我们现在做团购,价格低,跑跑量,人辛苦一点,把这段时间撑过去。”


从今年“五一”期间市商务局对全市38家重点超市百货、7家城市综合体和14家餐饮企业的监测数据来看,59家单位共实现销售总额44229万元,恢复到上年同期的92.4%。“五一”期间,常州旅游市场秩序井然。全市纳入统计的26家A级景区和44家省星级乡村旅游区共接待游客94.28万人次,实现营业收入7066.16万元。


5月7日,《国务院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发布,意见中说:“按照相关技术指南,在落实防控措施前提下,全面开放商场、超市、宾馆、餐馆等生活场所;采取预约、限流等方式,开放公园、旅游景点、运动场所,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等室内场馆,以及影剧院、游艺厅等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可举办各类必要的会议、会展活动等。”


5月9日,常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也发布了《关于做好生活和娱乐休闲场所有序开放工作的通知》,通知中说:“自2020年5月10日起,在落实防控措施前提下,全面开放各类生活场所,有序开放各类密闭式娱乐休闲场所。”


校外培训机构也在积极做着各项复课准备,5月6日到9日,常州市新北区、天宁区、钟楼区陆续公布了校外培训机构复课名单,其中包括新北区79家,天宁区56家,钟楼区10家。


电影院、KTV、校外培训……将重新回归我们的生活。


本期,我们将焦点对准普通的劳动者、经营者,过去的三个月,他们支撑着自己的一份事业,也支撑着自己的家,他们也许称不上是英雄,但他们是我们每一个人。


穿上西装,徐青觉得自己看起来有些别扭。当他是一个厨师的时候,有些羡慕餐厅里那些衣着光鲜,谈着生意的人,但等他把自己大学时候买的西装拿出来穿上后,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房产中介公司要求中介们一定要穿西装,但为了方便,他们绝大多数时候都是骑着电动车带客户看房的。


整个二月没有工作,徐青开始担心自己失业。他想,失业了就去开一个小饭馆,但开小饭馆能不能成功,他又没有信心。看到电视剧《安家》,他突然又有了主意——不如先去做房产中介,能卖出去房子,等于找到了一条后路;卖不出去,也能了解一下各个小区的消费能力,再开小饭馆时,知道在哪选址。


三月中旬,各个住宅小区不再严禁外人出入。徐青觉得,疫情虽然会抑制一部分需求,但也会催生了一部分需求。


上班后,他遇到 “一个火锅店老板,把自己住的房子卖掉了,卖的钱一部分用来还债,剩下的请我帮他找一个小的公寓住。”徐青说。


还有一个纺织业的老板,前段时间给口罩厂供货,后来请徐青帮他在西太湖找一个别墅。但他后来跳过中介自己和买家签了合同,这是徐青没有想到的。


打定了主意,徐青就在网上投了简历,很快就有三家中介公司找他去面试,他签了房源最多的一家中介。


这家中介试用期是有无责任底薪的,一个月1000多块钱,所有的房源,业务员都可以调动,但需要自己花钱在手机上的房产交易平台上发布房源,三个月1600块,每个人可以发布40套房源。


徐青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废寝忘食地将常州市区和武进湖塘所有小区最近这段时间发布的价格,最后成交的价格都盘点了一遍,最后选了一些他觉得好卖的房子:像价格比较能被接受的次热点校的学区房、小区已经成熟但价格相对便宜的房子,发布在平台上。他的同事在疫情期间卖出去了一套2600万的别墅,佣金是徐青几年的工资,所以他也发布了一些别墅。


发布了房源后,很快就有客户找他看房,可能是因为房源选得好,徐青的生意还挺好的,“不是在带客户看房,就是在带客户看房的路上。”


有经验的中介带客户看五次房可能就能成交一次,但对新人来说,看十次房能成交一次就不错了。


有一次徐青以为自己马上肯定会开单,他下午带着客户看房,五点多买方和卖方坐下来谈价格,从五点多谈到晚上九点半,买方最后开价是141万。


徐青知道卖方的底价是142万。


尽管很想把房子卖出去,但按照行规,他是绝对不可以对买方透露卖方的底价的,最后这套房当时没有成交,第二天被别人买走了。


那天回到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睡一觉起来,他再带着另一个客户看房——几乎天天如此,每天站在自己家窗口,看到的都是夜景。


三月底,到中介公司上班上了半个月后,有个客户让他找一套小房子,给父母住,房子要进出方便,在丽华、朝阳一带。


徐青帮他约了5套房,带着客户从早到晚,看了一遍。


最后一个房子是独立的商品房,本身已经又老又破,徐青对它不抱什么希望,但那天带客户看房的时候,隔壁人家突然将门打开了,隔壁人家是新装修的,午后的阳光将房子照得熠熠生辉,客户当时就决定将房子买下来。


卖房子需要运气,徐青觉得自己运气很好——他想到自己30多岁,做了十来年厨师,每个月收入五六千块钱,去年刚结了婚,将来还要生孩子,还要赡养老人……别人遇到像今年这样偶然的情况,可能会索性给自己放一个长假,但是他没办法,要为将来打算,礼拜天都不给自己,天天带客户看房,但总算辛勤得到了回报。


也有过非常沮丧的时刻。


一对年轻的夫妻准备让父母住到自己的房子里来,把父母的房子卖出去,换一套大三房自己住。


徐青帮他们约了一套房,从视频里看,这套房装修精良,客户非常满意。总价大约在210万左右,是徐青卖出去的那套房子的两倍,佣金也比较高。


满怀希望地跑过去一看,卖方在装修的时候,把其中一个房间打掉了,客户只好放弃。


那天其他事情也很不顺,客户的车钥匙突然拔不出来了,费了好大的劲才修好。


也许是因为长期工作积累了疲惫,那天回去以后,徐青得了急性肠胃炎。


坐在医院里挂水,看着塑料管里的盐水一点点往下滴,他想,千万不能让父母知道自己卖房子卖到生了病。


想一想,难的并不只是自己这样的“草根”。有的人想要出售大面积写字楼,有的人想要出售别墅来回笼资金,徐青也在帮他们想办法,但还没有找到买方。


有一个烧烤店老板想把店盘出去,又有些舍不得,最后他想了个办法:把店租出去,转给别人经营,自己每天抽取一部分利润,这么做也是跟对方平摊风险。


还有工业区的老板,想把自己空置的物业改造后,做成一个个独立的空间出租。


徐青是这千千万万人里面的一个,他们选择了直面困难,这一个多月,他一共卖出去3套房子 ,连底薪大约赚了7000块钱,也收获了一份对生活的信心。


(应受访者要求,徐青为化名)


我们在怀德路与长江路交叉口选了一条街,这条街背靠小区,除去去年已经搬走的商铺,共有37家商铺,在这条街上,有住宿、餐饮、家装、卖养生保健品的店、定制服装店、裱画店、琴行、美发店、洗车店、洗衣店、烟酒店、茶室、酒吧……它们是常州千千万万中小经营者的缩影。


逆势上扬:

原浆啤酒


去年9月份朱安江和朋友合伙一起来这里开了一家泰山原浆啤酒店,据他介绍,今年4月份的销售额是去年12月的两倍。他的朋友原来在古方路上卖原浆啤酒,现在他这家店的生意比朋友去年四五月份的生意还要好。


二月份三月份他的生意基本上也停了,原浆啤酒的保质期只有一个星期,疫情期间厂家又停产,即使有客户需要他也拿不到货。


幸运的是去年9月开了店后,他和朋友就拿着啤酒和单页去“扫街”,积累了一部分客户。他们的啤酒主要是卖给个人、家庭的,少量向餐饮店供货,也开通了线上销售,所以生意好。


节约开支:

软装、洗衣店、裱画店


曹玲经营这家叫馨雅软装的店铺已经有十七八年了。今年因为疫情,店铺停业了一段时间,3月底重新开张。她这间店主要做窗帘、墙布。往年五六月份应该是旺季,很多人家年后开工装修,五六月份装修好了就开始买窗帘,但今年装修开工晚,旺季迟迟没有到来。做墙布的熔喷布是口罩主要原材料,墙布的价格也因此上涨了。曹玲店里大部分是老顾客,有一部分业务是他们家中更换窗帘,因此受的影响不是很大。去年她请了一个营业员,每个月还有一部分订单拿给别人加工。今年营业员孩子读高三,她回去陪读了,外加工的部分曹玲也都自己做了。减少了一部分开支,因此店铺运转情况还不错。


“一家衣”洗衣店的老板姓管,一年前到这条街上来开了店,生意还不错,他本来打算今年去新北区再开一家分店,现在看来,开分店的计划要延期了。今年的生意,大约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0%-40%,所以他在网上做了一些团购活动来促销。


周君华的蕴墨堂开了有五六年了,主要帮画家裱画,也帮他们售画。早几年是她师傅带她入行的,后来师傅不做了把店全交给了她。这一行比较小众,请她裱画的也是固定客源,所以影响比较小,销售与去年相比略有下滑,好在店里只有她一个人,开支不大。


影响最大:

住宿、餐饮、酒吧、婴幼水育馆


这条街上唯一的快捷酒店和旁边饭店是同一个老板。老板叫刘金柱,疫情对酒店的影响比餐饮更大。酒店现在客人少,一个客人办个入住差不多要十几分钟时间,有时候客人不耐烦就走了。饭店的特色是龙虾、羊肉,现在正是旺季,他又做了十几年了,积攒了口碑,因此饭店的生意渐渐开始恢复了,晚上6点多大厅里已坐了不少堂食的客人。刘金柱今年少请了几个工人,现在两边还有十来个工人,不过,暂时还未能收支平衡。


婴幼水育馆的老板说,他今年是硬着头皮开业的。以前一天可能有几十个孩子来洗澡,现在只有十几个。婴幼水育馆铺面大,房租比较贵,开业后每天的水电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很多同行都暂缓开业了。他就住在附近,店里的会员很多都是身边的朋友,他们也希望他早点开业,他做好防疫准备就开业了。


这条街最东边是一家去年刚开业的清酒吧,它受疫情影响最大,5月10日,它搬走了,贴出了招租的告示。


慢慢恢复:

琴行、健身房、花店


聆音琴行搬到这里大概有1年多的时间,4月末,康老师收到通知可以开业了,就带着酒精过来,里里外外消了毒。琴行主要做儿童、学生乐器培训,也做乐器销售。乐器不太好上网课,康老师就跟学生沟通,把课程往后顺延。好在乐器大部分是一对一,或者小班教学,开业后不仅应该就能恢复了,这几天也已经有人上门来看乐器了。


东头的怪兽健身老板兼教练瞿海涛说,预计接下来一段时间,要发展新客户都会遇到一些困难,好在他们家基础比较好,会员多。他们6个教练的收入都减少了一半,会员“宅家”那段时间,教练们一直和会员们保持联系,帮助他们在家中健身,开业的时候,给每个来的会员都送了鲜花,确保会员不流失。他遇到的房东人好,主动减免了他们一个月的房租。现在他的计划是:“到六月份运营的情况、大家的收入能够稳定下来。”


今年情人节,花店基本上都没有开业,花店老板说,3月8号恢复了一部分订单,刚刚过去的母亲节生意还不错。


拓展业务:

烟酒店


高剑烟酒店的老板开店十几年了,今年,他开拓了新的业务,帮小区居民收发快递。“因为疫情大家都不请客了嘛,有的顾客年前在我这里买了烟和酒,后来不请客了就把烟还我了,烟有保质期,让我先卖掉。”正好那时快递员进不了小区,小区居民也需要这样一个收发快递的地方,他除了帮他们把快递收录,还帮他们一个一个找到,一天要收发几百个件,人累一点,补贴一下生意,也帮烟酒店带一些人流量。


Tag标签:
责编:  编辑: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