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我的舅家在焦溪

2020-8-5 16:11

  我舅婆家(常州人称外婆为舅婆),在距离常州二十多公里外的焦溪镇上。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很小的时候,便跟着妈妈乘半天木船,到舅婆家玩耍。


  那时舅婆的妈妈还在,我叫她太舅婆。我曾经跟着舅婆去过她家,经过几条深深的小弄堂,再走过一条令人战战兢兢的独木桥,才能到镇边的太舅婆家。她家有一条好大的牛,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看到过,非常好奇。太舅婆是小脚老太,可听老辈讲,日本鬼子扫荡焦溪时,要烧太舅婆家房子,她竟拼着老命跟着放火者,日本兵放火到哪,她就扑向哪。最后,房子没烧起来,那个日本兵只得悻悻地走了。


  舅婆家住在焦溪南街头。那是个大杂院,只是不像城里的大杂院那么热闹。进门是个空荡荡的头厅,再经过二厅,左边有个独家小院,院子的围墙爬满了丝瓜藤,地上有一片胭脂花,还有一棵四季常绿的枇杷树。两间座北朝南的平房上,有古香古色的格子门和雕花的木窗,旁边还有间很大的灶房。


  在大门外,门口对着一条南北方向的河流,河水倒影着对岸水乡人家和右边一座具有江南特色的拱形桥。


  当年我舅婆家淘米、洗菜、烧饭,用的都是这河里的水。我曾经趁着大人们不注意,突发奇想地一个人从庭院后门去玩,从前门走过几个厅和天井,再走过一排二层楼房,直到后门,长长的一段路上居然没有看到一个人。后门的两扇大门,被铁棍栓着,但没有锁,我踮起脚试着使劲拉,但拉不动,回头看看,还是没有人,我突然害怕起来,拔腿就跑回家去了。


  我之所以要到后门去玩,是因为后门打开的话,外面真是一派好风光。大片的稻田,农民伯伯在辛勤地劳动着,池塘里鱼儿欢快地游动。在不远处,还有一座郁郁葱葱连绵起伏的山,我很想去山上玩。


  其实,舅婆家的院子里住了好几家人家,一种是我舅公舅婆这样的城镇户口,另一种是农村户口。上世纪五十年代,镇上还没有电灯,到了晚上,家里点上暗暗的油灯盏,外面伸手不见五指。这时,我非常想家,想到常州家里的明亮电灯,还有热闹的大街,恨不得马上回去。但是没办法,我只能早早地上床睡觉。


  待到早上自然醒,看到明媚的阳光,我舅婆也早早煮好了香喷喷的米粥和刚刚烧好的咸菜毛豆子,还端来萝卜干等下粥的小菜。舅公还一大早到街上去买了麻糕油条。这都让我把想家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吃过了早饭,我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玩了。和邻家小朋友在外面厅里跳绳,玩造房子的游戏。有时候走出院子,趴在拱桥的桥栏上看着鸭子在河里游泳,它们时不时蹿到水下,直到老远的地方才露出水面。


  另一边,有人家摇着小船,慢悠悠地穿过桥洞。有时我觉得手脏了,就和邻家小姑娘一起到门前的河码头洗手。清清的河水,有很多小小的鱼活泼地游来游去,真好玩啊!


  有时被舅婆看到,她大惊失色,喊我们赶快上来,并责怪邻家小姑娘:“你怎么带她去河边去呢!”那时我还小,他们不让我到河边去,也不让我到田野、山上去玩。


  后来,常州到焦溪通了公交车,每天只有一班车。尽管要到新丰街的长途汽车站去乘,但对我们来讲还是很方便的。那时我们姐弟几个大些了,不用大人陪,便可以自己乘车到焦溪看望舅公舅婆了。老人家对我们管得也不怎么紧了,让我们到处玩耍,我有时还帮家里到河码头去淘米洗菜呢。


  我们来到池塘边,那里有野菱角,只有手指拇那么大,咬上去,外面涩涩的,而里面白白的,菱肉甜甜嫩嫩,还有一股清香。我们沿着稻田中间一条窄窄的田埂走到了山脚下,要上山,要走过一条羊肠小道。我们看着风景,一路上采着花草到了山顶。那里草长莺飞,鸟语花香,一派自然风光。我们极目远望,山下的良田美景让人心旷神怡。一阵微风吹过,绿油油的稻浪随风起伏,池塘里的水像明镜似的,远处白墙黛瓦炊烟袅袅,真是美不胜收。我们还想再上另一个山头去玩,无奈天色不早了,大家又饥肠辘辘,想到舅婆在家烧好了可口饭菜等我们,便只好回家了。


  关于焦溪,我听舅公讲过一些,他说,这里是个大镇,水陆交通又方便,阴历逢三是赶集的日子,周围几十里地的乡民们会拿土特产来此交易,集市很兴旺。过去焦溪镇上分老街、新街。老街是石板古道,下面据说是下水道。老街两旁商铺林立,还有戏院。有一次,戏院里在演戏,没有人看门,我们走了进去,看到戏台上有个老头拿了根棍子在唱,旁边还有个小姑娘,没唱了几句就谢幕了。原来是快要散场了,所以戏院看门的也就不管了,我们才能进来。


  新街则是焦溪人在日本鬼子放火后的废墟上重建起来的,新街的房子多为二层楼,门面是大排木门,这里有百货商店、粮店、木行、药店、饭店等。


  在平时,焦溪古镇安静而悠闲,但到了逢集时间,便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因为舅婆裹了小脚,家里要什么东西,包括每天吃的菜,都是由舅公上街买的。但在赶集那天,舅婆也会在表妹陪同下到街上去凑凑热闹。


  舅婆七十多岁生日时,带了我和表妹到面店去买寿面,那面条是手工现摇的。我们在等候时,店里人跟舅婆聊天:“你生了三个女儿,比人家生三个儿子要强上十倍,真是好福气!”


  其实,舅婆不止只生了三个女儿,还有儿子呢。但是那个年代缺医少药,只有三个女儿长大成人了。好在焦溪人文气息浓厚,舅公也比较开明,虽然家境一般,但让三个女儿都能上学认字。长大成人后,她们知书达理,也非常孝顺。后来,我的大阿姨去了上海,妈妈留在常州,小阿姨则到横山桥当了教师。舅公舅婆也过上了吃穿不愁的好日子,时不时到上海或常州来小住一阵,乡亲们还很羡慕呢。


Tag标签:
责编:  编辑: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图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