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文章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中吴网 首页 新闻频道 新周快讯 查看内容

乡音乡情在 似是故人来

2021-1-12 10:17

摘要: 导语2020年12月28日晚,由中共常州市委宣传部主办,常州广播电视台承办的“经典咏传 百年流芳——常州·教我如何不想她”活动在常州大剧院举行。在现场,《教我如何不想她》曲作者赵元任的后人黄家林,词作者刘半农 ...

导语  

2020年12月28日晚,由中共常州市委宣传部主办,常州广播电视台承办的“经典咏传 百年流芳——常州·教我如何不想她”活动在常州大剧院举行。

在现场,《教我如何不想她》曲作者赵元任的后人黄家林,词作者刘半农的后人刘育熙,首次会面。在寄托着两位游子共同的家国情怀、思乡之情的音乐声里,他们忆起,那挥之不去的乡愁。


1920年,中国新文化运动先驱,常州府中学堂校友刘半农,在英国时,写下了《教我如何不想她》。


1926年,清华园内,常州籍语言学家赵元任,将这首诗谱成曲,教给孩子们演唱。


百年来,《教我如何不想她》在世界各地频频奏响。


1936年,赵元任在百代公司灌唱录制《教我如何不想她》。


1945年,美国麻州剑桥行人街赵元任寓所内,听到广播中传来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他和友人又一次唱起了这首歌。


1960年,中国花腔女高音韦秀娴在香港,唱响了这首歌。


1963年,歌舞电影《教我如何不想她》,在香港上映……

2020年12月28日晚,这首歌在常州大剧院再次响起。赵元任先生的外孙,中南大学教授黄家林先生,与刘半农先生的侄儿,如今已经82岁的中央音乐学院教授刘育熙先生,在这里拥抱在一起。


由中共常州市委宣传部主办,常州广播电视台承办的“经典咏传 百年流芳——常州·教我如何不想她”活动2020年12月28日晚在常州大剧院举行。刘育熙为大家带来了《教我如何不想她》改编曲,小提琴抒情曲《怀念祖国》。


28日晚的舞台上,演唱《教我如何不想她》的还有著名男中音歌唱家,上海音乐学院院长廖昌永,常州大学龙吟合唱团的青年歌手,和常州市青少年活动中心阳光少年合唱团的小朋友们。《教我如何不想她》这首歌,是廖昌永专辑的主打曲。廖昌永说,今年是中国艺术歌曲诞辰100年,也是《教我如何不想她》创作100年,《教我如何不想他》是中国艺术歌曲的奠基之作,也是音乐学院教学曲目。


时隔百年,这首满含乡情眷恋、情景交融的经典歌曲依然荡气回肠。“为用好文化资源、打响文化品牌,在2021年新年来临之际,在常州,对‘教我如何不想她’展开特殊演绎,将常州名士爱国爱乡的经典音乐作品搬上舞台,为观众带来一场别开生面的文化盛宴,向社会各界展示常州的文化魅力,凝聚起建设美丽常州的磅礴力量。”常州广播电视台文艺中心主任陈晶谈起“经典咏传 百年流芳——常州·教我如何不想她”活动缘起。


这是一台致敬经典的雅集。常州籍演员,曾在电视剧《琅琊榜》中饰演“柳澄大人”一角的韩振华老先生,曾经在南京遇见过余光中。乡亲见面,不禁朗诵起了余光中的诗作《乡愁》。这一次,他也为大家朗诵了《乡愁》。常州籍青年歌唱家徐忆巍曾作为柏林爱乐青年交响乐团签约歌手在马勒的《大地之歌》中担任男高音独唱,此次他演唱了《霜红秋白》组曲之《遥远的白桦林》;常州籍二胡独奏家段皑皑演奏了《良宵》《苏南小曲》;常州籍歌手周艳泓演唱了她的成名歌曲《又见茉莉花》……在纯美的音乐里,来自不同地方、不同领域,却有着同样乡情的常州人聚集在一起,以音乐致敬历史,以音乐温暖乡情,以音乐畅想未来。


廖昌永说,他对《教我如何不想她》这首歌有特殊的感情,学着这首歌,他了解了常州。《教我如何不想她》,是赵元任先生教给他的孩子们唱的,这不仅是音乐教育,也是美育教育。


黄家林曾多次来过常州,在家里,他和母亲赵新那,外公赵元任常一起唱起这首歌。这一次的常州行,他不仅见到了刘半农的后人刘育熙,也唤起了很多对家人的回忆。


1973年,黄家林跟着外公一起回到了他在青果巷的家,此后赵元任曾五次回到故乡。“外公心里一直很惦念家乡常州。外婆去世后,常州市政府发了唁电。外公很感动,常州还记得他这个游子。”黄家林说。


“这是我小时候念书的房间。我小时候住在这儿。因为我在这个家住了这么久,过了多少年还常常做梦梦见在那长黑过道儿里跑,或是睡在后进第二间屋子里的床上听外头下雨的声音……一个人小时候经过的事情,住过的地方印在心里头比什么都深。”赵元任曾对孩子们回忆。常州的孩子们无论走多远,心里都惦念着,这一方故土。


赵元任次女,中国过程分析化学以及化学计量学的奠基人赵新那教授,回忆起少年时光,几乎都在搬家。


她生在美国,两岁的时候父母去巴黎游学,她就跟着父母去了巴黎;同年父亲回国在清华大学任教,她在清华园里度过了4年时光;1938年赵家定居美国后,赵元任先后在夏威夷大学、耶鲁大学、哈佛大学任教,父亲在哪里教书,家人就跟着去哪。


赵元任博学多才。在清华任教时,就可同时教授数学、物理学、中国音韵学、普通语言学、中国现代方言、中国乐谱乐调和西洋音乐欣赏等课程,但他主要以语言学蜚声于世。


赵元任共有四女,有这样一个天才父亲的陪伴,赵家四姐妹的童年充满了乐趣。“我的父亲很爱孩子。他爱好天文地理,天气好的时候就带我们看星星,放风筝。教我们识别天上的星。”赵新那说,赵家不是严肃的学者家庭,是非常活泼的。


音乐是这个家庭的一部分,赵元任创作的家庭音乐作品,有些是为女儿写的,也教她们唱。他跟他的女儿们凡有机会聚在一起,就组成一个家庭合唱团,分声部地练习演唱他的新作或旧作。赵家姐妹在学校里读的诗句,回到家中,赵元任也谱好曲,教给姐妹们唱。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教我如何不想她》。这首当时在青年知识分子中广泛流传的诗歌,最早学唱的就是赵家姐妹。


赵家的家庭聚会经常有客来访。赵家好客,誉满清华。赵元任在清华园任教的4年间,每逢节假日,校内校外访客不断。1938年赵家定居美国后,他们搬到哪,哪里就是中国留学生的“活动中心”。赵太太杨步伟烧得一手淮扬名菜。周培源、钱学森等许多早期赴美留学的学者,都是赵府的座上客。赵家的留美学生聚会常常有几十个人吃饭,吃完有人唱歌,有人跳舞,很热闹。


1946年,赵新那和丈夫放弃在美国舒适的生活回到国内。“你问我为什么要回来,我觉得根本没有理由不回来,就回来了。我们就想着要回来建设祖国。学校里没有水,没有电,没有煤气,生火还要先劈柴,这些在美国时都是没有做过的。”赵新那说。


赵元任夫妇当时也想回来,赵新那回国前,父母嘱咐说:“我们明年就回来,等我们。”1947年他们打算回国时,赵元任收到当时“国民政府教育部”朱家骅部长电报,要他回国接任中央大学校长职务。赵元任因为不愿意担任行政职务,才决定暂缓回国,改去加州大学任教。


赵家女儿个个出色,而她们似乎各自继承了天才父亲的一项天分。长女赵如兰,在哈佛学音乐与语音学,后在哈佛教音乐和语言,是哈佛大学有史以来第一位华裔女教授。次女赵新那,学化学,也是哈佛毕业,回国后一直在长沙矿冶学院工作,也就是现在的中南大学。三女赵来思,学数学,加州大学毕业,在康奈尔大学任教。四女赵小中,学物理,毕业于康奈尔大学,任职于麻省理工学院。


(原文刊载于2012年3月23日《常州广播电视报》)


刘育熙:常州是我们的第二故乡

▲刘育熙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好,刘教授,欢迎您再次来到常州。在您的印象里,常州是怎样的一座城市?


刘育熙(以下简称“刘”):常州是我们的第二故乡。我父辈三兄弟:我的大伯刘半农,二伯刘天华,父亲刘北茂都是常州府中学堂,现在的江苏省常州高级中学毕业的学生。我从小就听父亲讲常州府中学堂的故事,对这所学校,对常州充满了感恩之情。


我的祖父并不是非常富有,祖父母原先只准备支持大伯刘半农读书,但他们三兄弟后来都受到了非常好的教育,这与常州府中学堂有关。


1907年,常州府中学堂刚建立,半农先生是第一届学生。当时的校长是屠元博,半农先生成绩优异,屠元博先生很欣赏他。屠元博先生的父亲,一代名儒屠敬山,还收他为自己的学生。大伯在考试中名列榜首,可以减免学费,他因此说服了父母,让二伯天华也能继续学业。二伯天华从小就展露出音乐天分,常州府中学堂军乐团、丝竹乐团在省比赛中屡屡摘得桂冠。他毕业的时候,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慧眼识珠,把他从中学直接聘到北大任教。


我的父亲北茂先生比他们年龄小很多,因为父母早逝,是两个哥哥和两个嫂嫂把他带大的。当时虽然大伯二伯已经在大学教书了,但在那样的时局下,大学常欠薪。两个伯伯觉得家里再困难也要让我父亲接受好的教育。父亲从小学英文,他在常州府中学堂读书的时候,屠校长让他一边做高中部的学生,一边带初中部的英文课,父亲常常跟我讲起这段往事,充满了感恩之情。


记:您父辈的三兄弟,刘半农先生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刘天华先生和刘北茂先生都是著名的音乐家、教育家,在您的记忆里,他们三位长辈是怎样的?


刘:可以说三兄弟的人生之路,大哥半农是他们的引领者。三兄弟关系非常亲密,三个妯娌关系也特别亲密。大伯母在家里也是一言九鼎的,二伯母则非常温和,我的母亲非常的贤惠。


记:《教我如何不想她》这首歌,原本是刘半农先生的一首诗。他在这首诗里第一次用了“女”字旁的“她”这个字,这里面有没有故事?


刘:1920年,大伯半农带着大伯母和大姐姐先去英国,再去法国。大伯母在旅途中病倒,不得不提前很长一段时间就剖腹产,诞下了双胞胎。这首诗是写在两个孩子出生一个多月以后。他们远离故土,眼前的情况如此。这是一个留学海外的赤子,怀着对祖国深切的感情,写下的诗。


这个“女”字旁的“她”,早在半农先生写这首诗前一两年,就提出来了,当时也引起了一番争论。1920年9月4日,在英国,他在这首诗里第一次用了这个字。这个“她”是母亲,是祖国,是一切我们所爱所怀恋的东西。


记:后来赵元任先生为何会给这首诗谱曲?赵元任先生和刘半农先生有没有见过面?


刘:半农先生写下这首诗后,把它寄回国内发表,这也是“她”这个字,第一次用铅字印刷在报刊上。赵元任先生看到了这首诗,为它谱了曲。这首歌,有他们两个人共同的家国情怀。


半农先生和赵元任先生,一直很心仪对方,一直很想见面。1924年赵元任先生和妻女一起到巴黎游学,就在大伯一家住的巴黎拉丁区的一个公寓房里见面。那时候我大伯家里生活非常困难,一家三口变成了一家五口,北洋政府支付的奖学金经常中断。大伯跟赵元任先生开玩笑说请你们来做客,但我家里像个叫花子窝一样。但是他们彼此都毫不在意,两人一见如故。


大伯母对赵元任先生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惊人的语言天赋,因为她是江阴人,聊着聊着,赵先生就跟她说起了江阴话。


记:您的家里是不是也经常会有家庭音乐会?


刘:我是1938年出生的。我父亲原来在北平几所大学任教,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父亲誓不做亡国奴,称病在家。1938年,父亲决定一个人到大后方去,到陕西去。母亲当时怀着我,无法同行。父亲临走时为我取了一个名字:刘育熙。“熙”这个字,就是在国难当头时,对祖国命运的期待。


我两岁的时候,母亲带着我们弟兄三个,到陕西与父亲会合。后来我们又跟父亲到了四川。我们生活在战乱中,在颠沛流离中,但即便这样,父母在家时,时常用江阴话吟诵唐诗,母亲练书法,父亲演奏各种乐器。有时父亲的学生到家里来,也和他一起演奏。等我大了,我会给大家唱歌,其中经常唱的就有“教我如何不想她”。


父母没有安排我学音乐,但我经常听到父亲演奏,慢慢的常见的曲子我都会了。1949年解放后,中央音乐学院成立,有机会去考中央音乐学院的少年班。有钢琴专业也有小提琴专业,我都会也都很喜欢。因为钢琴专业只学钢琴,小提琴专业主修小提琴,辅修钢琴,我就选择了小提琴。


父亲是国乐教授,我选了西洋乐器。父亲当时还找我谈了谈,父亲说:“你是一个中国人,你是中国的艺术家。你手里的工具,要表达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情感。”


记:您演奏《教我如何不想她》时,有怎样的感受?


刘:我从小就听父母演奏这首歌。我作为他们的后辈,有幸生长在新中国。上个世纪80年代,我被国家选派到法国留学,在巴黎,重走父辈走过的路。我那时候去,有很好的条件。在那里,能体会到父辈想把当时西方科学、文化里好的东西带回祖国的期望,也常常想起父辈在那样艰难的情况下度过了他们的青春岁月。


后来我在很多国家演奏这首曲子,每次都有很多同胞来听。每次演奏时,都百感交集。这也是我,对父辈,对那一代爱国志士的致敬。


记:现在我们接受到的音乐越来越多,有更多的选择,如何让古典音乐、民族音乐让大家喜欢,您有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刘:父亲对我说:“音乐主要是为广大不搞音乐的人服务的。”音乐能感染人,鼓舞人,唤起人们对生活的信心和向往,抚慰人的心灵。我教音乐教了将近60年,一直记得父亲讲的话,音乐,要深入浅出。


Tag标签:
责编:  编辑:
中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中吴网 电话:0519-8663689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