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吴网 返回首页

文武之道的个人空间 http://www.zhong5.cn/?30753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记忆中儿时的煤油灯

上一篇  下一篇 热度 9已有 14257 次阅读2018-2-1 20:01 |个人分类:情感|系统分类:情感

  
  不久前去苏州千灯古镇游览,参观了中国最大的油灯博物馆。在欣赏了年代久远、品种繁多、琳琅满目的油灯展品的同时,笔者不禁也想起儿时使用煤油灯的一些难以忘怀的往事。


  上世纪五十年代,常州城里使用民用电的市民家庭还很少,寻常百姓家的照明工具就是一盏小小的煤油灯。记得那时家中使用的煤油灯制作办法比较简单:找一个空墨水瓶,剪一片比瓶口大点的洋铁片,在洋铁片上用粗洋钉打个圆孔。再找一小块洋铁皮卷成小筒,往小筒里穿入一股棉线做成的灯芯,再将小筒穿过洋铁片上的小孔。然后将做好的煤油灯头放入已经倒上了半瓶煤油的墨水瓶中,一个家用的煤油灯就做好了。当火柴轻轻一划,小油灯就光芒四射了。

 

    记忆里,那时大户人家的煤油灯比较讲究,有高高的玻璃灯罩,每隔几天就得用棉布擦拭,拭去灯罩里乌黑的油烟,变得像新的一样锃亮、透明。灯的中间部位就像一个鼓着“大肚子”的平底烧瓶,里面装着清亮的煤油,点燃灯芯后,金黄的灯花就在玻璃灯罩里跳起舞来。


 

 

    那时候里弄内的居民几乎家家户户都用煤油灯。每到夜幕降临,每家每户都会点起小小的煤油灯。一家一户门口窗口透出的煤油灯灯光,昏黄、微弱,一盏一盏,一闪一闪,就像天空的点点繁星。

 

  每天晚上,这盏小小的煤油灯就是家中照明的唯一光源,那橘黄色的灯光为我家的生活带来了很多方便,给当年艰苦的生活增添了些许温暖。秋冬季节的晚上,母亲在煤油灯下炒菜做饭,一家人围在油灯下吃饭。饭后,母亲就在煤油灯光下洗碗、洗锅。母亲常常把小煤油灯放在泥墙上部一个木制平台上照明,有时一阵风吹来,油灯熄灭,母亲总是让我去厨房的灶台上摸出火柴来把油灯点亮。

 

    晚饭以后,母亲常常坐在油灯下纳鞋底,做针线活儿。我们兄弟几个就在油灯下读课文、做作业、看书。睡觉之前,父亲常常一手拿着小油灯,一手挡着风,到家里各处转一下,看看门窗关了没有,炉灶封好没有。那盏小煤油灯成为我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灯花如豆,但散开的灯光明亮、温馨,照亮眼前的物品,驱散寒夜的黑暗,驱走内心的寒冷、胆怯,温暖全家人的心。

 

    如果要做细活,比如纳鞋底,上鞋帮,缝衣裳,做针线活,就得坐在靠近灯光的地方。记得我上小学一年级的那年冬天,母亲为了让我能穿上一双新棉鞋上学,在初冬的几个晚上帮我赶制新棉鞋。连续几个晚上,在昏暗的煤油灯光下,母亲右手中指套上顶针,手中拿了一枚较粗的纳底针,左手捏住鞋底,用“针箍”顶住针“屁股”,使劲往厚厚的鞋底上推压。母亲时不时地将手中的针在头发上“刮一刮”,让针尖比较容易穿过鞋底。“哧”、“哧”……的抽线声,不时地响在我的耳边。真是:月色茫茫初冬夜,昏暗油灯微光斜,皲裂双手纳鞋底,千针万线爱无涯。几十年过去了,母亲当年在油灯下纳鞋底的镜头,经常会闪现在眼前,让我感到特别温馨而动容。


 

    我的童年就是在煤油灯的陪伴下度过的。坐在饭桌上,守着一盏煤油灯,或做功课,或读课文,或看书籍,或斜趴在桌上,凝视灯芯,看灯蛾扑火,看灯芯开花。学习累了,看灯花,挑灯花,也是一种难得的乐趣。由于经常与煤油灯作伴,鼻孔里难免会沾染煤油的烟灰,随便一泄或随便用手指一抠,鼻子里就会有黑乎乎的一块。

 

    有一次,我做完作业整理书包是,不小心把小油灯碰掉到地上,煤油撒了一地,灯头倒在一边,但灯火居然没有熄灭。我连忙拾起煤油灯瓶,把灯头放进去,又拿来煤油瓶给油灯加油,忙碌了好一阵,才恢复了原样。父亲虽然没有责怪我,可我内心还是非常内疚。因为那时煤油是计划供应的,而且浪费煤油也会增加家庭开支。所以,后来移动煤油灯时我就格外小心了。 

 

    那时的煤油价格不高,北大街杂货店里的煤油大概一两5、6分钱,但也属计划供应物资。有时,为了节省点煤油,母亲会将灯芯捻得很紧,以便节省开支,或者将灯光调小一点。在冬季,为节约煤油,一般市民家庭,如果没有事,小孩做完了作业,吃了晚饭以后就会去别家串门、拉家常,或早早睡觉。


 

 

   光阴似箭,岁月流逝,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使用煤油灯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如今,电灯遍布城乡,每家每户都会有几个或十几个灯头。每到晚上,轻轻一按按钮,明亮的光亮便均匀地辉洒在房间的角角落落。琳琅满目的灯具及其明亮的灯光,是当年小小煤油灯无法比拟的。但在苏州千灯古镇、常州西太湖畔展览馆里,或在书中看到有关煤油灯的有关字眼,人们也许才会想起曾经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煤油灯。

 

    弹指一挥间,眨眼六十年。儿时夜读时光,坐在饭桌上,守着一盏煤油灯,或做作业,做朗读课文,或斜趴在桌上,凝视灯芯,看灯蛾扑火,看灯芯开花,那情那景,现在有时还会回浮现在眼前。让我回想起那个没有电灯,只能使用煤油灯的时代,回忆起那些虽艰苦但温馨的沧桑岁月!


路过
8

鲜花

握手

雷人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无发无添 2018-2-2 09:52
今非昔比,但勤俭节约的传统不能丢。
回复 一片彩云 2018-2-2 17:50
艰苦而温馨的岁月。
回复 腾龙旋风 2018-2-4 19:28
儿时的记忆!
回复 249477408 2018-2-7 10:27
您讲“煤油灯”,当年。常州人大多讲的叫“洋油灯”,当年,还是英国人将“洋油灯”贩到上海的——最初灯是白送的,洋油得付钞票。再往前,用的是“豆油灯”……
回复 绿意盎然 2018-2-12 08:11
    
回复 芳草811 2018-2-19 15:39
        
回复 天一天 2018-3-14 09:16
    
回复 夏之梦 2018-3-23 14:32
小时候最熟悉的家用品。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