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吴网 返回首页

文武之道的个人空间 http://www.zhong5.cn/?30753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寻访孟河医派故地

上一篇  下一篇 热度 8已有 8484 次阅读2018-3-22 07:58 |个人分类:文化|系统分类:文化

 
 
    近年来,笔者已经三次前往古镇孟河,寻访古迹,遍访古情,感受古韵。在寻访过程中,了解到让世界瞩目的中国传统医药中的一个重要流派就出自孟河,这就是闻名遐迩的常州孟河医派。200多年来孟河医派一直有着“吾吴医家之盛甲天下,而吾孟河名医之众,又冠于吴中”的美誉。因此,不久前,笔者再次来到孟河古镇,寻访“盛甲天下”孟河医派的故地。
 
    在寻访期间,笔者先后来到了孟河医派代表费伯雄、马培之、巢崇山、丁甘仁等四位大师的故居,听取了孟河医派纪念馆郭主任的介绍,对孟河医派的形成、学术造诣,以及对中国传统医药发展的贡献有了初步了解,对费伯雄、马培之、巢崇山、丁甘仁四位大师的“医者仁心”肃然起敬。
 
    费伯雄故居位于孟河镇大南门7号。费家故居建筑座西朝东,院落为安有镂空木格装饰窗的白墙,墙顶搭苍瓦,呈高低起伏状的墙体围成院落。大门轩昂,两边石砌到顶。门楼石砖横架,上矗石牌,两边雕花,中刻“诗礼传家”。院中以不规则大理石铺地,墙边皆以斗檐盖瓦列柱的廊道环绕。故居原为东西两纵列,各有4进,现仅存西纵第三进3间,硬山式,面阔10. 2米,进深7檩7米。中为厅屋,两侧偏房。厅屋东向明处配置落地花格长窗,两侧偏房东向明处为半墙矮木格花窗。房屋建于清咸丰、同治年间,称“养拙堂”。整个建筑雕花门楼,飞檐围墙,内倚走马长廊。整个大院由杂石铺地。故居端座大院中央。故居正屋为灰砖黑瓦木结构三间,后沿为雕花木格门,屋内为木板隔墙,地面铺“螺”地砖,整个建筑古典雅致,大院后部有花园。不大的厅院内布局有序,一座山水盆景占据了墙角,增添了几分江南韵味。现在正厅里已建了“孟河医派陈列馆”,孟河四大家的传承渊源,典故佚事,故旧照片,手抄古籍,人物雕塑,皆陈列于馆,供游客和瞻仰者来参观访问。
 
    马培之故居坐落在一片宁静民居之中。里面住有马家后代五六家,但马宅至今尚未修复,墙面斑驳陆离,房梁屋瓦摇摇欲坠,院落中生活用品杂陈,价值百万的雕花大床蜷缩在角落里,一派凄凉残破之像。一张破旧污垢的榉木椅子,据称此乃马培之的诊椅,小孔为诊金铜钱塞入处,乃无价之宝。
 
    巢渭芳的故居,坐落于民居中,却依然轩昂,有大家之范。虽然院落不大,但大门口有传统的“门当户对”,内有木质结构的二层雕花楼宇一座,顶层的青砖、黛瓦、雕花木栏,尤其下层屋顶的木檐雕花之精,让人叹为观止,从中透出些许名医之范。
 
    丁甘仁故居原为孟园,是一个占地5亩多的小园,由一汪浅池,一座古建筑厅堂的故居,一个立有碑刻的凉亭,一排仿古建筑厅堂组成。典型的江南民居风格,百年前的诊疗繁盛仿佛历历在目,让人产生无尽的遐想。现丁甘仁故居已经扩建为“孟河医派书院”。
 
 

 

 

 

 
 
    孟河镇历史悠久、人文荟萃,早在南北朝时(公元427—557),就出了齐梁两位开国皇帝及十三位皇帝及37位宰相。现遗存有建于明朝时期的万绥东岳庙和古戏楼,以及九华禅寺、孟河老街等。清朝中后期,以费伯雄、马培之、巢崇山、丁甘仁为代表的孟河医派创造了“吴中名医甲天下,孟河名医冠吴中”的医盛时期。孟河四大家以其高深的学术造诣、丰富的临床经验对祖国医学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功绩。
 
    孟河医学流派的形成与孟河有利的地理位置以及当时经济、文化的繁荣有关。孟河在武进奔牛西北,它由浦河(旧名浦渎)一路贯穿养济河、午塘河、小横河等十余条河流而成,是南接京杭大运河北达长江的通江河道之一。唐朝元和年间由常州刺史孟简主持开通,孟河的开通使漕粮船只亦可经由此入江,分流了漕运,同时使当地的经济快速发展,文化亦逐渐繁荣。至明清时期,常州文风兴盛,文人辈出。文化的繁荣促进了医学的发展,在“不为良相,即为良医”思想指导下,孟河镇弃儒从医者甚众,或承其家学,或受于师门,且受儒学之影响,同业相互切磋,阐发古典经籍之奥义,或下承诸子百家之说逐渐形成了孟河医派。
 
    当时,二百余户人家的孟河小镇,有十几家中药铺,自南向北分别是儒德堂、泰山堂、聚德堂(马家药店)、同德堂、天生堂、费德堂(费家药店)、仁济堂、灵济堂、益生堂等,足见当时医事之盛。据《武进府县志》记载:“小小孟河镇江船如织,求医者络绎不绝”。“摇撸之声连绵数十里”。
 
    常州中医历史悠久,孟河地区更是名医辈出。宋代出了许叔微,著《本事方》,开医案类著作之先河;明代王肯堂著《六科准绳》以求“宗学术之规矩”、“求醇疵互辨”。到了清代道光、咸丰、同治年间,孟河名医云集,业务兴盛,经验成熟,学术思想逐渐形成,并形成了以费、马、巢、丁四大家为代表的孟河医派。
 
    孟河医派从清代开始即名扬大江南北,至今依然影响巨大,是中国当今最有活力的中医学术流派。孟河医派培育的后继门人,很多都是当时乃至当今中国的中医名家和医林骨干。现代许多著名的中医学家都是孟河医派的弟子,可谓是孟河医派弟子遍天下。在《中国医学史》里列出的12位近代中国著名医家里,有5位都是来自常州孟河医派,而在2009年首次评选的30位中国国医大师里,孟河医派传人就有6位。
 
    孟河医派影响如此之大,原因很多,既揽中医之大成,又容纳《内经》、《难经》和《伤寒论》等,并将各派学术熔化于一炉。孟河医家虽然各以内、外、喉科称名于世,但却都是精通各科的医家。此外,孟河名医们在长期的行医生涯中,不持门户之见,互敬互学,在理论和实践方面勇于探索。但最重要的是孟河医派的以和缓为宗的学术思想有鲜明的特色,临床效果明显,治疗方法灵活多样,完全依据病情的需要和变化而进行灵活运用,故而在许多方面都颇有建树。
 
    在闻名中外的孟河医派中,费氏医学无疑是孟河中医四大家族中最古老的一支,其家谱可追溯到汉代,祖籍江西凯山,从儒而仕,世为良臣。马家的马省三和马文植祖孙以及文植堂兄弟辈马日初、巢家的巢沛山等,均名震数省。
 
    一、费氏医学
    费家最具代表性的大家是费伯雄、费绳甫祖孙两人,费伯雄以归醇纠偏,平淡中出神奇盛名于晚清,他是孟河医派的奠基人。
 
    费伯雄(1800-1879),为费家世医第七代,费伯雄生长在世医家庭,家学渊源,先儒后医。24岁时还受知于镇江名医王九峰(1753-1823),悬壶执业不久,即以擅长治疗虚劳驰誉江南,曾为林则徐家人治病,与林则徐是至交。道光年间(1821~1851)曾两度应召入宫廷治病。先后治疗皇太后肺痈和道光皇帝失音证,均取得显效。为此获赐匾额和联幅,称道其“是活国手”。至咸丰(1851~1861)时,费氏医名大振,远近求医者慕名而至,门前时常舟楫相接。孟河水乡小镇此时也以医药业发达而成为一个繁盛地区。费氏博学通儒,医术精湛,人称其以名士为名医,蔚然为医界重望。费氏几十年行医生涯积累了丰富的临征经验,平素治学颇多心得,乃着手著书立说。他认为医学发展至今芜杂已极,必须执简驭繁救弊纠偏,以使后学者一归醇正。为此他投入一生精力孜孜不倦地摸索,一切从临诊实际出发,博采古绳甫以善治危、大、奇、急诸诊而闻名上海。今学术之精华,不参杂门户偏见,努力探求立论平允不偏的醇正医学。笔耕数载终于完成《医醇》书稿(共24卷),并付刊刻成书。
 
 

 

 
 
    二、马氏医学
    马家原以疡科名者数世,至马培之呼声最高,影响最大。1880年,进京为慈禧太后治病,名声大振,宫廷里传出“外来医生以马文植(培之)最著”的声誉。当年,慈禧亲自为马培之题词赠金字匾额“务存精要”和“福”。几十年后北京人仍称马培之为当时京城三大名医之一。
 
    马培之“以外科见长而由内科成名”。在外科上,他强调外症不能只着眼于局部,而要内外兼治。在使用古代各种丸、散、膏、丹等从内而治之外,还用刀针相结合,内外并举,具有辩证施治的整体思想。马培之赴京为慈禧治病效著,后将自己平生常用验方、外用药,以及膏药的配制法,有关分科器械的使用等,总结写成《外科传薪集》(1892年),此书内容简明扼要,切合实用,成为我国近百年来最受欢迎的外科临证专书。马培之还另著有《医略存真》、《马培之外科医案》、《务存精要》、《青囊秘传》等,其中《马培之外科医案》记载了四十二种外科病症治法,介绍临证经验,为马氏外科病理之精要。
 
 

 

 
 
    三、巢氏医学
    巢家医术著名者为巢峻、巢渭芳。巢峻(1843—1909),字崇山,初在家乡孟河行医,后在上海行医50余年,家学渊源,学验两富,擅长内外两科,刀圭之术尤精。于肠痈所施刀针手法,多有独到之处,以行医广泛而著称,为同治、光绪年间沪上名医。巢崇山在上海行医50余年,家学渊源,学验两富,擅长内外两科,著有《巢崇山医案》等。而巢渭芳系马培之学生,对于内科更为精通。他精内科,尤长于时病。一生留居孟河,业务兴旺,名重乡里。
 
 

 

 
 
    四、丁氏医学
    丁甘仁(1865--1926),为孟河医派代表人物之一。丁家三世业医, 丁甘仁更是医术好,品德高,乐善好施,对病者不论贫富,一视同仁,为群众所敬仰。当年,孙中山先生曾以大总统的名义赠以“博施济众”金字匾额,以示表扬,堪称名副其实。丁甘仁在孟河四大家中对当今中医药的发展最有影响,他的求实精神和学术思想、丰富的临床经验以及高尚的医德,在武进孟河、无锡、苏州、上海播誉四方,求诊者众多,有良好的口碑。
 
    丁甘仁除了为人治病,还先后招收来自南北各地的弟子达数百人,志在发扬中医,培养下一代。以前的中医界多以私人传授医学技术,而且思想保守,对某些医学良方,秘而不宣,他认为这种个体授医术的方法,不能很快培养中医人才。创办近代中医教育,培养中医后继人才,是中医事业发展的关键,他倾心于中医教育事业,慨然以发扬中医为已任,立志兴学,培养后继人才,乃联合同道夏应堂、谢观等集资办学,创办“上海中医专门学校”(现为上海中医药大学),于1917年7月正式开学,开创了近代中医教育的先河。接着先后成立沪南、沪北两所广益中医院,为在校学生提供临证实习基地。两年后,又创办了“女子中医专门学校”。他所著述的《脉学辑要》、《医经辑要》、《药性辑要》,均为早年上海中医专门学校课本。并设置了生理解剖学、病理学等西医重点课程,吸收西医学知识为我所用,并组织学生到沪南、沪北广益中医院,临证学习,使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由此造就了大批高水平的中医人才,如建国后担任上海中医学院院长的程门雪、黄文东,以及建国前后的著名中医丁济万、曹仲衡、刘佐彤、王一仁、盛梦仙、张伯臾、秦伯未等,均为早期毕业于上海中医专门学校的高材生。可谓“医誉满海上,桃李遍天下”。丁甘仁先生创办了中国近代第一所中医学校,开创了近代中医教育的先河,改变了培养中医师承家传的单一方式,为推动近代中医药事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因而被永远载入了史册。
 
 

 

 

 
 
   时至今日,孟河医派的门人、弟子、传人、学生已经有300余人,遍及北京、上海、南京、苏州、无锡、常州、镇江、武进、溧阳、金坛、常熟、江阴、丹阳、宜兴和浙、粤、皖、闽、黔等省市,及日本、美国、英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且大多是较为著名的中医。常州地区目前仍有40多人,年龄最大的已经92岁。常州地区的名中医邹云翔、邹燕勤、王纲、屠揆先、徐迪华、申春娣、马际卿、马惠卿、马泽人等均是孟河医派的重要传人。
 
    然而,在寻访孟河医派故地中,笔者也感到有一些遗憾。一是,孟河医派里丁甘仁先生办学培养了众多弟子,凭借人数众多的优势,孟河医派保存尚属完整,目前依然有内科、妇科、儿科、针灸、伤科等各科传人弟子,这些人已经成为当今保护祖国传统医学的一支中坚力量。但是,随着大量传人老去,孟河医派的传人将越来越少,据说,曾经在册的上海中医专门学校和老上海中医学院毕业的869名孟河医派丁门传人中,目前只剩下20多位还健在,情况不容乐观。看来,抢救性传承孟河医派的工作已经刻不容缓。   
 
    二是,孟河镇作为孟河医派的发源地,但孟河镇上不但没有真正的孟河医派所办的医院,就是费、马、巢、丁四大家后人所办的医馆也寥寥无几。在孟河镇上,只有孟河医派四大家的故居,却很难在孟河镇看到孟河医派传人坐堂行医,感受孟河医派中医理论和临床技能,这让人感到些许遗憾。
 
    孟河医派发源于常州,发迹于孟河,是中华医学流派中的一束奇葩,其留下的一大批经典医籍病案和学术思想,已成为我国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孟河中医及其学术造诣为保障人民健康做出了巨大贡献,具有独特的优势。孟河中医的保护和振兴也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刻,要让更多的人了解孟河医派,要让孟河医派这块中国医学界的文化瑰宝能继续传承下去。 
 
    但愿常州及有关方面引起高度重视,使得“吴中名医甲天下,孟河名医冠吴中”的孟河医派不断传存、发扬光大、造福人民。
 


路过
7

鲜花

握手

雷人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皓月轻风 2018-3-22 08:33
孟河医派,名不虚传。
回复 吴中大道 2018-3-22 09:04
费伯雄故居门开不开?看照片上好像关着。
回复 无发无添 2018-3-22 09:34
如今的医生,急功近利者众多,早把医徳,古训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回复 几缕阳光 2018-3-22 10:40
应该好好保护传承。
回复 文武之道 2018-3-22 10:43
吴中大道: 费伯雄故居门开不开?看照片上好像关着。
平时不开,事先联系好,等管理人员来了才开门。平时不开放。
回复 吴中大道 2018-3-22 14:05
知道了。
回复 春庭明月 2018-3-22 19:21
要重视传统医学的传存与发扬。
回复 夏之梦 2018-3-23 14:20
我也去参观过。
回复 闲庭信步a 2018-4-5 07:57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