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吴网 返回首页

江渚渔樵的个人空间 http://www.zhong5.cn/?58461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老干部吴阿耇

上一篇   热度 2已有 2708 次阅读2017-11-13 07:12 |个人分类:昨夜明月|系统分类:寻找傲娇的常州质造

            老干部吴阿耇

             吴阿耇走了,这位背有点驼的老干部,无病无灾地走完了95个春秋,快快乐乐地去见他的老首长了。90岁那年,他对家人说,活过90岁也算长寿了。他死后不要开追悼会,来吊唁的人,一律不收份子,但丧饭一定要丰盛。他说,平时吃人家太多,算是还情。再就是丧事要喜办,不要披麻戴孝,哭哭啼啼。说是快乐一生,最听不得别人哭,这是他的遗嘱。

            这位老人1940年就参加革命,由于不识字,当上连长后,这官也就到顶了。复员后,到家乡当了乡长。他原名吴阿狗,村里人说:“你现在是一乡之长,人家叫你阿狗乡长,总有点不大好听吧。”他笑着说:“阿狗怎么啦,狗是忠臣,部队里的首长都不嫌。”可他拗不过家里人,便把狗改成了苟。后来听人说,“苟延残喘”、“苟且偷生”,这苟还不如原来的狗好呢。于是,他特地请了位私塾老先生,老先生说就叫阿耇吧。他问“耇”是啥意思,老先生说:“耇”表示长寿。长寿好,那就阿耇吧。

           乡里文书跟他开玩笑:“吴乡长,这狗怎么换了?”他笑着说:“狗没换,只是换了身行头。”他性格开朗从不生气,青年人都愿意跟着他。多年来,他的许多下级都升了,可他这乡长的位置一直坐到离休也没挪动。但他从不抱怨,总是说自己不是那块料。“就连乡政府这个印我都背着累,你看我的背不是被压驼了。”在青年人眼里,老乡长就是他们心里的开心果。一次财务科的小张对他说:“老乡长,你这耇电脑里没有,每次给你打工资单都要另外写,特别麻烦。”他说:“怎么麻烦,狗钻到你电脑里啦,我帮你找找。”小张笑着说:“你找不着,电脑里没有你这个耇字。”他也笑了:“我说这电脑就不如人脑吧。你爸当年是乡里的财粮员,他脑子里什么狗都有。”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他当乡长时,成天挎着一只黄色背包,走遍了乡里的每个村庄,包里面揣着乡政府的大印。他把广袤的田野当成了办公室,走到哪里就办公在哪里。遇到村民喊他吃饭,他也不推辞。后来四清时,工作组说他在老百姓家蹭吃蹭喝,要他交代。他说:“人家喊我吃饭,是看得起我,干吗要假装正经。”群众也反映,没有人专门请他,都是办完事已到饭点,回镇上还得走个把小时,也就随茶便饭地吃一顿。

          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吴阿耇首次失去了以往的乐观。他一家一户地掀开别人家的锅盖,看见照得见人影的稀粥,就会掉泪。一次,他在一个农户家,看到孩子哭闹着想吃团子。他说得想办法让孩子吃上团子,可那点粮食连煮稀粥都勉强,如何能蒸团子。后来他终于想出了办法,把萝卜缨子在水里汆一下,然后剁碎搓成团,再在上面滚上一层米粉,然后上笼蒸,居然就成了团子。这方法逐渐推开,县里还为此专门开了现场会。

         可在吴阿耇心里,吃饭问题依然是一个解不开的扣。他有一句名言:“狗要少养,养狗浪费粮食;空闲时,多捉狗屎,积点肥料。”“捉狗屎”就是北方人所说的拾粪,是把牲畜的粪便收集起来作肥料。别人常常以此话题和他开玩笑:“吴乡长,这狗不养了,狗屎到哪里去捉?”遇到这样的尴尬,他总是憨厚地一笑。

           这位没有留下什么丰功伟绩的老干部,至今犹让人怀念,他也可以安心了。


路过
2

鲜花

握手

雷人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文武之道 2017-11-13 08:27
一位好人、好干部。
回复 芳草811 2017-11-15 22:42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