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吴网 返回首页

江渚渔樵的个人空间 http://www.zhong5.cn/?58461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姑妄之言

上一篇  下一篇 热度 2已有 3549 次阅读2017-12-4 13:17 |个人分类:岁月留痕|系统分类:寻找傲娇的常州质造

《姑妄之言》序

一曲和谐乐章,需要各类乐器协调合奏;一个和谐社会,需要包容各种不同声音。杂文是文学中的另类声音。文学把杂文归属散文一类,《辞海》对它作了这样的诠释:“直接反映社会事变的文艺性评论,以短小、锋利、隽永为特点,是一种战斗性的文体。”它的主旨在于“针砭时弊、激浊扬清。”杂文的战斗性,决定它必须拥有自己的鲜明特征,失去战斗性的杂文就如是失去纹饰的虎豹。“虎豹无纹,廓同犬羊。”杂文失去了战斗性,就无法起到“针砭时弊、激浊扬清。”的作用。

杂文在幽默讽刺中讲出真话,从而体现出“激浊扬清”的主旨,因此杂文也被称作讽刺文学。杂文学家,原《望》杂志副主编陈四益先生说:一个民族,没有讲真话的勇气,是没有希望的民族;一个社会,没有讲真话的环境,只敢说先王后王说过的话,是难以前进的社会。”陈四益的文章被戏谑的称为“纸上的焦点访谈”。文坛巨匠萧乾评说“纸上的焦点访谈”时说:“社会是否健康,有无生命力,标志之一是有无讽刺文学。讽刺文学的兴衰,最能看出一个社会或国家有无向上的倾向,还可测量上自执政者、下至人民的雅量。人民群众对社会关心的程度。

杂文“针砭时弊”,阅读杂文肯定不如阅读歌功颂德的赞扬文章舒服,所以萧乾先生说,倾听杂文的声音要有雅量。的确和谐社会,需要每个人都有“闻过则喜”的雅量。这本小册子里收集的文章,还不能算是完全的杂文。只是茶后饭余,坊间黎庶的街谈巷议。言者是姑妄言之,听者也就姑妄听之,故将这本书取名为《姑妄之言》。       

李虎驼2009年春于常州


路过
2

鲜花

握手

雷人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马幼惠的图画 2017-12-4 14:34
  
回复 文武之道 2017-12-7 16:34
针砭时弊。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