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吴网 返回首页

江渚渔樵的个人空间 http://www.zhong5.cn/?58461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岁月印记

上一篇  下一篇 热度 3已有 5438 次阅读2017-12-17 13:33 |个人分类:岁月留痕|系统分类:寻找傲娇的常州质造


《岁月印记》序

我接触文学远在接触科学之前,从小就羡慕文学家。然而命运却让我和狄更斯、托尔斯泰擦肩而过,倒是先熟悉了牛顿和爱因斯坦。以后为生计所迫,就与文学失去了缘分。科的学发达,使文学无需再依赖铅字传播,人们常常可以在网络中读到一些震撼人心的文章。作者大多名不见经传,肯定是与文学家挂不上钩的。于是我在想,到底是先有文学还是先有文学家?这个问题似乎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没有答案。如果说先有文学,那么文学作品是出于何人之手?如果说先有文学家,在《彷徨》、《呐喊》、《家、春、秋》还没有问世之前,鲁迅、巴金就已经是文学家了吗?其实这问题的本身就没有答案,所谓文学,只不过是用文字编织的反应生活的故事。像《诗经》一样,其作者就无法查考。人们总不能说因为《诗经》没有作者就不算是文学作品吧。所以好的作品并不一定出于文学家之手,而文学家也不见得每部都是精品。

现在的我不需要再为工作烦恼,也无需为生计担忧。有了时间也赶些时髦,在网上敲些文字。都是些曾经被压缩在记忆之城中的风霜雨雪,是岁月流逝留下的印记。现在把它收集起来,虽登不得大雅之堂,但敝帚自珍,却舍不得丢弃。感谢博客印书,使这些文字有了栖身的一席之地。

李虎驼2009年春于常州

Q轶事  

Q似乎也曾发过财,他明明记得白花花的有好几百大洋,是他亲手一枚一枚的灌进了口袋,后来不知怎么就无缘无故的没有了。此事真的让他懊恼了好几天,比上次挨赵老太爷打还懊恼。因为那次挨打是比如儿子打老子,想起赵老太爷做他的儿子,他就觉得很得意。可这次不一样,说是被儿子偷了吧,委实也没有人当他的儿子,所以实在太“妈妈的”了,后来他想通了,就譬如做了一场梦吧。对,梦是人人都会做的,赵老太爷,钱秀才乃至城里的举人老爷也一定会做梦。梦见他们在梦里当了皇帝,他们当成了吗?没有。所以我阿Q能和他们一样的做梦,也一样的没有做成,委实也和他们差不多。想到这里,他的懊恼没了,也就很快把这事给忘了。

这件让阿Q懊恼的事,还要从阿Q和吴妈恋爱失败说起。阿Q想:吴妈这小孤孀也实在太“妈妈的”了,假正经,不肯也就罢了,何苦非得寻死觅活。害得他当掉了棉被,才质了二千大钱,去赵府赔罪,还要请道士拔除缢鬼。更可恨的是地保还乘机敲了他四百文。未庄人从此冷眼看他,活也没人叫他去做了。为了生机,他不得不离开未庄。他到了鲁镇,咸亨酒店的老板见阿Q勤快,就把他留下打杂。很快他就和酒店的伙计混熟了,店里的短衣主顾常和阿Q开玩笑:

“阿Q,吴妈可算得上是未庄的一枝花啊,就算是秀才娘子也比她不上,你不想她。”

Q此时的脸上就会飞起一片红晕,讪讪的说:“这小孤孀,假正经,一双大脚,我还不希罕她呢。”大家哈哈大笑,孔乙己此时也会凑句热闹:“食色性也,君子好逑,君子好逑。”又引起店堂里一片笑声。

月底老板给阿Q结了工钱,他去旧衣铺买了件半新夹袄,又买了顶新毡帽。先前那顶,在吴妈风波中已经抵押给了地保。剩下的钱他在柜台上换了一块大洋,余下几十文就买酒喝了。喝完了酒,阿Q想到了未庄,他要让未庄人看看,我阿Q离开未庄也能混。一路上他哼着《小孤孀上坟》,抚摸着手上那块大洋,嘴一吹嗡嗡作响。未庄人很少有人用过现大洋,王胡,小D他们也许摸都没摸过。他要让他们知道,我阿Q如今阔了。很快他就看见了土谷祠,那管土谷祠的老头到是个好人,可为吴妈那件事他也说了不少废话。不过事情过去了,就不跟他计较了,说不定以后还要在他那里住呢。在土谷祠门口,他把那一块大洋揣进了口袋。门虚掩着,这老头肯定又到邹七嫂那里鬼混了,还说我呢,都是假正经,阿Q对那些人很是不屑。

Q推门进屋,又回头把门关上,他忽然看见地上亮晶晶的,拣起一看,原来是一块大洋,他欣喜若狂,赶紧放进了口袋。阿Q想这土谷祠平时是没有人来的,怎么会有人把钱掉在这里,他正百思不得其解。随后看到脚下分明又有一块大洋,他又把它拣起,放入口袋。阿Q想,是假洋鬼子来过了?还是赵老太爷来过了?未庄除了他们,别的人不可能在兜里揣有白花花的大洋,但这些人是从来不屑到土谷祠来的。听说有一班专门劫富济贫的侠盗,莫不是他们在这里分赃遗留下来的。如果是应该还有,阿Q决定继续寻找。还真有,一枚、两枚,他一枚的把它们放进口袋。当他拣到第三十枚时,阿Q有些飘飘然了。他想明天就去辞掉咸亨酒店的活,他要把这土谷祠改成像赵家一样的大院,再买几十亩地,让王胡、小D来帮工。他忽然又想到了女人,邹七嫂的女儿太小,过几年再说;假洋鬼子的老婆妖里妖气的,会和没辫子的男人睡觉,不是什么好东西;赵司晨的妹子太丑;吴妈不知怎么了,还真有点想她,不过她太假正经,还是一双大脚;小尼姑不错,和尚睡得我怎么睡不得,就让她和我生一窝崽,看她还骂不骂我阿Q断子绝孙。他边拣边想,好像已经拣了二三百枚了。

土谷祠的门化开了一条缝,进来的是管祠的老头。

“阿Q回来啦,听说你在鲁镇发财了。”

“啊!啊!”阿Q说“我马上要盖新房了,比赵家的还大,这土谷祠就把它拆了,你到我那儿看大门。”

老头听了肃然起敬,“听说你发了财,一定赚了很多钱吧”。

“不多,估计二三百大洋吧。”阿Q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谦虚起来。

“不信我拿给你看”,阿Q一摸口袋忽然傻了眼,刚才一枚一枚放进去的大洋,一枚也没有了。

“老Q,你脚边还有一块大洋呢。”有了钱就是不一样,土谷祠的老头连称呼都改了。可阿Q依然很惊讶,明明放进口袋的钱怎么忽然都没有了呢。他把口袋翻了过来,原来袋底有一个大洞。他把钱放进去,又掉出来,他再拣起来,再放进去,又掉出来。就这样阿Q不停的拣,拣的原来就是咸亨酒店给他的那一块钱,现在又给土谷祠的老头拣去了。他只得对老头说,他的钱忘在鲁镇了,明天回去拿。他想明天回去先要找那个卖给他旧夹袄的老板,怎么口袋里有个洞。但后来又想,人家卖的本来就不新衣,旧衣难免是会有洞的,还是忍了算了。这个事他不好意思声张,连鲁迅先生也未必知道,所以《阿Q正传》里面没有记载。

  


路过
3

鲜花

握手

雷人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文武之道 2017-12-20 09:21
记忆之城中的春华秋实,似水流年中的岁月印记。
回复 芳草811 2017-12-22 14:26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