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吴网 返回首页

http://www.zhong5.cn/?117138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难忘的“闷罐子车味

上一篇  下一篇 热度 1已有 11060 次阅读2018-2-17 08:55 |个人分类:往事谈|系统分类:旅游| 过年, 回家

                难忘的“闷罐子车味

 

 棚车,以前只是从电影上看到用于运送军队的列车。根据百度解释,就是一种有侧墙、端墙、地板和车顶,在侧墙上开有滑门和通风窗的铁路货车,主要用以装运贵重和怕日晒雨淋的货物。必要时可以运送人员和牲畜。

 用于装运货物,当然简陋,但在那个40多年前的中国,它却承担了很多客运任务,性质和现在的“临客列车”一样。当时公路有限,长途汽车也有限,笔者要不是急于回家过年,没有赶上到金坛再中转常州的班车而不得不改赴丹阳坐火车到常州的话,就不会有那么一次、也是至今为止唯一的一次乘坐棚车的经历了。

    还是在上世纪70年代一个小年夜的中午,好不容易等到生产队长发令,城里人可以放假了!笔者这个“下放佬”匆匆收拾好行李,与本村另一个知青一同赶往山脚下的竹箦煤矿汽车站。“到金坛的车票卖完了!”站长说,“下班到丹阳的车现在是不能再卖票了,你们等等看吧”。这个小站往常州方向每天只有两班过路车,分别是从溧阳发车到金坛、丹阳,双向对开。这还是沾了此地有个监狱的光。

 到丹阳可以坐火车到常州啊,我俩一合计,就上丹阳去!好在站长(尊称该站惟一的站务员)是无锡老知青,我俩于是“大前门”、“飞马”香烟不断孝敬,看在同是知青的份上,丹阳车一到,他就先把我们硬塞上了车,然后回站开出车票再从车窗丢进来。到了丹阳,来不及看县城夜景,我俩赶紧跑到火车站。此时前往上海方向且停靠常州的只有快车和临客——棚车了。为了省钱,我们当然是选择后者了。

 进了站,只见一列黑颜色的棚车已经停在远远的站台末端静静地等候旅客。车门口有一部供人上下的小木梯,小孩子上下车都是靠大人抱着。没有座位,唯一的凳子是列车员工作专用的;没有窗户,通风窗高高在上,车上的人只好挤在车门边探出头去和送行的亲人道别。车厢里很暗,几盏煤油灯吊在车顶上发出微弱的亮光。地上铺满草席,人们席地而坐。随着车门一关,火车拉响了震耳欲聋的汽笛,紧接着咣当一动,火车终于起步了。

 过年呢,人流多,上上下下的人们在车里不停的换挪着地方。冬天,尽管车厢里很冷,但因为人特别多,可能是为了更好地通风的原因,列车员关车箱的门并不关紧,冷风随着疾驶的列车,从门缝拼命地钻进来,呼呼地令人害怕。尽管我们都穿裹的很厚,但时不时的仍会发抖。

    车内很静,没有人说话,似乎不得不品味着某种别样的滋味。当然声音还是有的,除了车外咣当咣当的以外,还有时常发出的特殊声音。这是因为棚车里没有厕所,要小便者只有到车厢角落处,那里放有一只当时农村用的粪桶。随着入桶小便量的大小、男性女性的差异和桶内水平的上升,音量、音调也就随之不断变化。至于大便则更烦了,大人还可忍受一下,而总有小孩憋得难受,此时只有大人帮忙才能方便如厕了。你想,大小便的味道好闻吗?再说,进城旅客携带的鸡啊鸭啊,它们也要排泄啊。还有同车的农民说,此车好像以前装运过生猪,有猪屎味。至于进城小贩的各种各样的农副产品,它们倒是散发出农家货的清香味。你说,臭味加香味,等于什么味?反正从此以后,本人再也没有闻到第二次。

    从丹阳到常州,现在的高铁、动车只需十几分钟。而当时的棚车不但是站站停,而且正是属“临”的,老是时不时的临时停车让路。旅程不长,时间太长。反正在车上也不知道时间,味道实在忍受不了,就挤到门缝处,吸一口新鲜空气。心里在想,下次再也不坐这种车了!当然,从此以后,笔者再也没有坐过这种“闷罐子车”,但是,那种说不出什么味道的“闷罐子车味”却难以忘怀了。


路过
1

鲜花

握手

雷人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文武之道 2018-2-28 08:35
难以忘怀的记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