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吴网 返回首页

雪中芽的个人空间 http://www.zhong5.cn/?152691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2018-01-10

上一篇  下一篇 热度 2已有 9173 次阅读2018-1-10 11:33 |系统分类:寻找傲娇的常州质造

关于诗词的若干问题

 

——与李寿生同志商榷

 

 

日前因童方云兄用微信发给了我他写的纪念**总理的诗,引起了我的同感,也写了一首诗纪念,并以《纪念**总理逝世42周年——诗二首》贴上了我的博客。在题目之后我写了一个“按”,其中有“昨晚童方云兄作诗一首用微信发给了我,读后深有感触,和诗一首,以纪念这位中国光辉史册上的伟人”之句。李寿生同志在读了我的诗后,提出了如下意见:

 

 两首诗内容都不错,情深意切。但不能算作唱和。和诗必须同韵。七律的难点在于平仄和颌联颈联的对仗。毛主席出席**追悼会时,张茜感谢主席对**的关心,尤其是写诗的指点(毛给陈写过一封长信,报上发表过)毛说:"**大而化之,写诗不讲平仄。"由此可见,平仄在旧体诗词中的重要。其实平仄和对仗也不难攻克。童方云经过刘源春几次指点,不少诗作已经合律。不过此首算不得七律。

 

徐老的诗文,逻辑思维较强,形象思维差些。文学作品的特征是形象大于思想。如"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等。

 

对于寿生兄的批评,我表示感谢。但也由此引发了我对诗词写作的一些思考,愿意在这里写出来与李兄和网友们讨论。

首先我要说明,我的专业是理工科,文学水平仅仅是高中,因此这里写的在专家们眼里,可能不值一哂,但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学习机会,所以仍然愿意与大家讨论这个问题。

首先,关于什么是和诗。李兄说:“和诗必须同韵”,我认为这个结论是不正确的。和诗,在我的理解是对同一题材所作诗的唱和,当然可以同韵,但也不一定要同韵。古代文人相聚,就同一题材写诗,就叫做“唱和”;或者两人就同一题材写诗,也叫唱和。例如**诗词中,1949年4月29日写的《七律·和柳亚子先生》、1961年11月17日写的《七律·和郭沫若同志》都与原诗不同韵,而这两首正是标准的七律。至于同韵诗,作者有时常常在标题后加上“步韵”两字,当然也可不加。

其次是关于诗的平仄问题。这个问题在龙网上已有多次讨论,无非是两派:一派是坚决要求遵循律诗的平仄规律,否则不能叫做“律诗”,龙网上以刘源春为代表。另一派是认为七律也可以有时不遵守平仄规律,要视诗词的意境;为求符合平仄而伤诗词意境,不可取。龙网上以匡启键为代表。在这个问题上,我是匡派。**说:“律诗要讲平仄,不讲平仄,即非律诗。”这是正确的,也是刘源春兄坚持的原则。但如果作者并不标明是律诗,而采用了五言七言的形式,我看也未尝不可,大不必要将之视为异端。古代将不入律的诗归于“打油诗”,说明此问题是“古已有之”,今人又何必苛求。写诗本来是一种感情表达,因平仄问题而抑制甚至歪曲自己的情感,岂不是舍本逐末?另外,由于我国地区广大,语言复杂,发音各异,判断平仄有时的确很困难,我想这也是打油诗多于真正律诗的重要原因。

词是用来唱的,诗是要吟诵的,所以声音十分重要。讲究平仄,无非是要听来悦耳。如果考虑到各地发音的差异和时代影响,一味追求古音古韵,又有何必要和好处呢?

第三,诗是要形象思维的,对此我完全赞同。但对形象思维的理解,各人也许不同。李兄举例说"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是形象思维,意思偶之于形象之中,诚然是高明手段,但是,诗也未必只有这一种表达方式。我在写纪念**总理这首诗时,脑子里出现了**总理的光辉一生,然后加以概括成8句诗。我感到这也是在形象思维。脑子里没有**总理的光辉形象,我就写不出这首诗。这个写作过程,算不算形象思维呢?

总之,我认为:写诗的目的是用精炼的诗句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能做到这一点,就得到了写诗的真谛。其它的事情,都要为这一点服务。这就是我的看法。

以上意见,恭请李兄与网友批评指正,谢谢!

 

 


路过
2

鲜花

握手

雷人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