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中吴网 返回首页

江渚渔樵的个人空间 http://www.zhong5.cn/?58461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弹指一挥四十年

上一篇  下一篇 热度 3已有 623 次阅读2018-7-16 07:14 |个人分类:岁月留痕|系统分类:寻找傲娇的常州质造

                                           弹指一挥四十年    

           改革开放的车轮,輾过广袤的农村大地,留下了40年变迁的轨迹。四十年弹指一挥间 千百年来,中国农村的面貌没有多大改变 40年前的农民,依然沿用着耒、耜、犁、铧等汉唐时期就有的古老农具。落后的生产力,使翻了身的农民依然无法摆脱贫困。常言道“穷则思变”,40年前,安徽小岗村十八户农民的一次冒险行动,拉开了中国农村变革的序幕。大批农民,从祖祖辈辈赖以生息的土地上走了出来,进入城市。他们是城市建设的参与者,也是城市发展的见证者。人们昵称他们为城市新市民。

                40年前,我居住在武进西南的一个小镇上,每天早晨照例都要去买菜。一天忽然见到一辆久违的独轮小车,车的两边是芦菲卷成的筐。一边放着一条单薄的棉被,说是当床用,另一边是一筐生姜。听口音,是从山东过来的。以后,像这样卖生姜的小车逐渐多了起来,都说老家在沂蒙。人们知道沂蒙是老区,那里的人推着小车支援过淮海大战,又推着小车把解放军送过长江。可见,沂蒙不是一个简单的地名,而是一张革命老区的名片。

       这些卖生姜的人居无定所,白天他们推着小车走村串巷,晚上就睡在独轮车上。雨天,他们把车歇在车站或商店的屋檐下。入夜,就连着衣服钻进了单薄的被窝。冬天的寒风刮得小车吱吱作响,雪花飘落在棉被上。他们中的一些人,春节也不回家。“山东老姜——”那带着浓重乡音的叫卖声,回荡在街头巷尾,成了新年的一道风景。这样的情景,在我的记忆中好象有四五年。妻子一再嘱咐,一定不要和卖生姜的人讨价还价,他们不容易,一车生姜全卖了也值不了几个钱。

        但不知从那一年起,那些独轮小车不见了,替代它们的是四个轮子的农用车。车上除了生姜,还有水果。他们的经营范围在扩大,在镇上还租了房子,结束了寄人檐下的生活。有一个姓潘的山东人,十多年间,我家的生姜,几乎都是买他的,算是老熟人了。当年见他时,还是个刚过而立之年的小伙,如今已是白发盈鬓的古稀老人了。他在镇上买了房,还开了一家“老山东水果店”。专卖烟台苹果、莱阳梨,还兼营青岛水产。生姜依然是他的传统商品,不过他现在是在搞批发了。小店有模有样,颇具规模。我到乡下,他见到我,总要拉我进店聊聊。他说十多年前,就把两个儿子叫了过来。他的孙子就在镇上上学,已经初三了。这店是大儿子开的,小儿子在镇上一家企业打工。他说:除了他的户口还在老家,他们一家已经都是江苏人了。

       说起过去,他不无感慨地说,从风餐露宿到出租屋,再到现在上居下店的独栋楼房。他说:一辆独轮车,能推出如此光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靠的全是党的改革开放政策。不过他又说,他最终还是要回老家的。听了他的话,我心里泛起一阵酸楚。不知为什么,他在这里打拼了半辈子,打下了一片天地,却仍然没有把这里当成他的家,他心中的家依然在那个大山深处。像一只山鹰,他把雏鹰带出了大山,而自己却又要回到老巢。看着他苍苍的白发,看着岁月在他脸上刻下的年轮。我不知道那个依然贫瘠的山区,有什么值得他留恋,难道这就叫叶落归根。他说,他老了,已经做不了什么了,在这里什么保障也没有,回去后能和村里的老人享受一样的待遇。看来我们的改革还无法打消人们,特别是农村老人老有所养的后顾之忧。改革没有尽头,但相信我们的国家一定会越来越好。相信像老潘一样,离乡背井在外漂泊了大半辈子的“老漂族”们,一定会有一个幸福的晚年。2018.7.16


路过
3

鲜花

握手

雷人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xiyingmen 2018-7-16 18:53
不容易,为他们点赞!
回复 文武之道 2018-7-19 08:39
赞一个!
回复 马幼惠的图画 2018-7-20 19:58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