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帖子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查看: 3727|回复: 0

[闲话山海经] 礼嘉小学中学附近一对一哪家辅导机构口碑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2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长,你为什么宁愿孩子吃生活的苦, 也不愿吃学习的苦?
名思教育常州十二大校区
礼嘉校区:礼嘉镇百兴商贸城5幢101号(中国银行旁)
前黄校区:前黄镇书院街28号前黄实验中学向南100米
湖塘武宜路校区:武宜北路12-59新城南都西门口
湖塘校区:武进区常武北路96号富克斯广场斜对面
戚墅堰校区:中吴大道今创路交叉口湖港名城斜对面506-5号
通江路校区:金百国际商业广场飞龙路家乐福斜对面
天宁校区:武青北路19号新丰大厦4楼
钟楼校区:勤业路勤德家园勤业路陈娟火锅边上
新北校区:新北区中央花园1-53号万豪花都酒店东面
新天安城市花园校区:汉江路天安城市花园北门对面
北港校区:玫瑰路美兰花园14-1号鸣珂巷幼儿园斜对面
新桥校区:新桥镇滨江明珠城112-15号华山路与红河路交叉口

咨询热线:0519-81887560  15251914290(代老师)


曾经在知乎上看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大多数人宁愿吃生活的苦,也不愿吃学习的苦?
其中点赞最高回答是:
生活的苦难可以被疲劳麻痹,被娱乐转移,无论如何只要还生存着,行尸走肉也可以得过且过,最终习以为常。
学习的痛苦在于,你要始终保持敏锐的触感,你要一直主动思考和汲取。
前者可以通过眼前的娱乐来自我麻痹,让自己对痛苦的感知渐渐丧失。而后者却只能在长久的“痛苦”积累后,才能得到好处和力量。世界上愿意主动给自己找罪受的人总是少数,所以大多数人选择了前者。


觉得学习苦的人
大多是没有挨过现实的耳光

沉迷网络的大学生
最近看了一篇关于在校大学生的报道,即将面临大学毕业的老岳,在高中时就是一个十分标准的网瘾少年。
高考之前,爸妈为了防止他分心,连手机、电脑,甚至电视都不给碰;上了大学觉得放松了,想把以前没有玩够的游戏都玩回来,在游戏里建了帮会,为了把帮会发展好,他把越来越多的时间花在了游戏里。
大一时逃了一节课之后,发现大学管得并不严,胆子大了于是就有了第二次逃课,从此接二连三一发不可收。天天在寝室像个蓬头垢面的疯子,外卖盒堆了一地,期末挂科也成了常态。
当室友拿到了名企的offer时,除了游戏没有任何爱好的他,连毕业都成了问题,“如果在简历上能填上LOL王者段位、500人大公会管理经验,那该有多好。”
虚拟世界里的游戏虽然精彩,但是现实生活里的残酷却真实的可怕;游戏里的情节尚可以提前设计,然而现实里的残酷却是用一生的时间去体验。

主动交白卷的那些高考生
2006年河南考生蒋多多高考主动交了白卷,在高考后她曾试图出门打工,但学历不高,加上没什么专业技能,找工作的路异常艰辛,发出“压力特别大,老觉得对不起父母,好几次连死的念头都有了”的感慨。
后来几经周折,蒋多多进入了一家技校就读。回忆高考,她坦言:“现在我觉得有点可笑。”
2007年交白卷的考生陈圣章的经历却更加曲折,高考后他做过药品推销、保险公司业务员、公益活动策划、夜总会营销员等工作,每样工作都做不长久,频繁跳槽。
期间也自己做过些小生意,都以折本告终,只好去酒店打工和给人开车来还债。后来成为了开货车运土方的司机。早上7点开始工作,晚上10点结束,每天都在路上奔波。
2008年白卷的吉剑曾是个数学上很有天分的孩子,高考后他一直辗转各地打工。
做过餐馆杂工、当过建筑小工,贴过考研海报,给文化传播公司写过软文;生活上,他睡过公园边的长凳,为吃饭捡过垃圾换钱。
回想起最初几年的打工生活,吉剑泣不成声,认为自己毫无尊严,“像狗一样活着”。

《变形计》:互换人生的穷富孩子
想起以前湖南卫视播出的一档真人秀节目《变形记》,无论城市的孩子多么嚣张跋扈,也无论他们的家庭如何富足优渥,面对着一贫如洗的大山深处,精神世界的荒芜让他们很快就臣服于现实。
相反的是那些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十分珍惜着在城市里生活和学习的机会,因为他们知道,这种生活可能穷极他们一生的努力也难以企及。
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些城里孩子在穷乡僻壤里转了一圈回来就会变了一个人?不想读书,觉得读书辛苦?现实的生活会诚实地告诉他们,不读书的人生会更苦。
真正苦到一定程度,人自然会自发地挣扎起来改变现状,对于有些背负着沉重生活的人来讲,学习才是脱离生活苦难又轻松又有用的途径。
没有谁愿意吃真正的生活里的“苦”,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大多数人的生活还没有足够的糟糕。
有时候学习的那种“苦”和沉重粗砺的生活比起来,真的可能连个喷嚏都算不上。
未经省察的人生
不值得度过

美国哈佛大学行为经济学教授纳什曾经做过一个实验:

印度克延比都蔬菜市场,生活着一群很穷的小商贩。每天清晨,他们会向富人借1000卢比,然后去进货,卖完可收回1100卢比,而晚上,他们要还给富人1050卢布。
也就是说,他们一天的收入是50卢比。
后来纳什告诉小贩们:只要小贩不把这50卢比全花掉,每天省下5卢比用于第二天进货。由于复利效应,他们只需要50天,就不用再去借这1000卢比的本钱了。从此,他们收入就会节节攀升,这样美好的结果几乎是触手可及。
但是,没有一个小商贩这样做,“他们天天就那样重复着,分出利息达九年之久。”
纳什教授说:“那些长期处于稀缺状态的穷人,培养出了短缺头脑模式,其判断力和认知能力会因过于关注眼前问题而大大降低,而没有多余带宽来考虑投资和长远发展事宜。”
这就是为什么这群小贩宁可每天去借钱度日,也不肯从本钱中拿出一部分做长期投资。因为和眼前的温饱相比,他们根本没有兴趣花时间去思考未来的长线回报,因为从不考虑更优方案来解决问题,所以又陷入了靠借钱度日的烂泥潭死循环中。
痛苦之所以不被人喜欢,大多数是因为人们从不会思考自己为何痛苦。
然而,这世上还有另一种痛苦是,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失望的情绪,然后把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失望,当作是自己该如此,甚至误以为这就是吃苦的好处。
我总觉得苦难的意义,在于我们更好地去思考人生为何如此苦难,诚如苏格拉底所言:未经省察的人生,从不值得一过。
如果没有经过思索和自省,苦难终究只是苦难而已,没有任何意义。


命运所赠礼物
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这些年来看过很多年轻人在走他们父母长辈的老路,年轻时总觉得学不学习无关紧要,反正自己体力好得很,只要自己身体好就能混口饭吃,长此以往终究是依靠出卖劳力度日,类似于那些从不思考明天出路在何方的卖菜小贩。
茨威格在的《断头王后》里写到:“她那时还太年轻,不知道命运所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他们终将明白,那些为了讨生活不得已而吃的苦,就是当年不吃学习苦的代价。
学习的苦,是枯燥的苦,是短期没有回报的苦,这种苦看得见、摸得着,谁都不愿吃;
生活的苦,是绝望的苦,是长期没有出路的苦,这种苦看不见、摸不着,总有人想吃。
我从不喜欢自讨苦吃,如果我能通过学习和自我提升避免遇见这些痛苦的经历,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学习?
学习其实并不苦,苦的是早已被生活消磨掉的好奇心和敢于对未来报有期望的勇气;生活其实并不苦,苦的是那个不知苦也不知如何避免吃苦的人生。
文明上网,文明评论,请自觉遵守《文明上网七条底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精彩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

苏公网安备 320411020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