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帖子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查看: 8763|回复: 4

[中吴城事] 水下摄影师、水下蛙人…高温下,走近常州水世界中的“舞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3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下正值高温天气。酷暑难熬,每个人都在想方设法对抗炎热。更有些人恨不得想扎进水里不出来,在夏日里寻觅凉快。

但是,在我们这个城市,有这样一些人,需要长时间“泡”在水中。他们有些是为了工作,有些是为了爱好。他们中,既有水底摄影师、水底“蛙人”,也有潜水教练、游泳教练,还有救生员。高温下,他们是水中的“舞者”。连日来,本报记者走近他们,解码长时间“泡”在水中的滋味到底如何。


人物:大象(化名)

年龄:38岁

水下摄影师:拥抱大海,用镜头记录水底世界

感悟

带上相机,水底世界很精彩

5年,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大象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穿上潜水服,带上水下摄影装备,不停地探寻未知的水底世界。

每月出去一次,每次出海十天左右——2014年,身为我市某房地产企业高层管理人员的他考到潜水证后,开始了“疯狂”的水下摄影之旅,并成为圈内小有名气的水下摄影师。如今,他已拍摄了数万张水底世界的精彩照片。

c81f66450a541ebc49bb19.jpg

大象正在海底拍摄水底世界

加勒比海、红海、斐济、班达海、巴布亚新几内亚……他去的地方大多人迹罕至,其中不少地方还都是荒岛。

但是,探寻水底世界的过程并不轻松。乘飞机、包游艇,拍摄之路大都颠簸。而且,到了目的地之后,一连几天都吃住在船上。

大象每次出海的费用都要三五万元,一年下来,花在水下摄影的费用都要大几十万。而且,这还不包括买器材的费用。水下摄影的器材比一般的要贵很多,他粗略算了下,几年间,花在相机装备上的费用已经接近20万元。

“路途遥远,花费不菲,但一潜到海底,举起相机拍到水底精彩瞬间,觉得一切都值得。”大象说,他曾与庞然大物鲸鲨擦肩而过,与挥着“翅膀”的大翅鲸邂逅,与长相奇特的魔鬼鱼相遇,还见识了太多不知道姓名的水下生物。“不到水底,你见不到那些神奇动物,我要用镜头记录下它们,让更多人看到。”

拍摄这些神奇动物并不容易。身穿笨重的潜水服,背着氧气瓶和铅块,手里还要拿着相机,这些负重都要几十斤重。而且,拍摄时,需要让身体保持静止,防止手抖,还需要为相机对焦。“对潜水和拍照技术不熟练,根本完不成水底拍照。”

水底摄影,需要时刻关注深海暗流。有一次,大象潜得太深,遭遇暗流。危急时刻,他幸运地抓住珊瑚,才没被拖走,只是损坏了相机。

据介绍,目前,国内的水底摄影师非常少,且大都集中在北上广大城市。“这种摄影师不仅需要时间和经济宽裕,还需要有胆量,有魄力。”他说,这几年,不少杂志经常慕名而来,选用一些照片。

除了拍海底世界,在大象心中,拍得最有意义的还有家人在水底的照片。“可能很多人会游到海里,但能为他们拍摄水底照片的人却很少。”

虽然每个季节都会出海拍照,但夏天对大象的吸引力更大。“夏天,气温高,水里不冷,我选择拍摄地点的范围更广,拍摄的水底世界更精彩!”

吕洪涛文图片由大象提供

 姓名:周海林

   年龄:40岁

   水下蛙人:夏天,最忙也是收获最多的季节

    感受

    最忙,最累,最有收获

    每年五六月份开始,一直到十月下旬,周海林和他的同事们就开始了一年中最繁忙的时候。之所以这样,和他们的工作有关——他们从事水下作业,水下清淤、水下电焊、水下切割、深井施工……大多数水下工程他们都能做。

    “这几个月里,尤其是夏季,雨水多,抢修、清淤都集中在这个季节。”因为经常在水下施工、抢险、清淤,周海林和同事们经常被人称作“蛙人”。

c81f66450a541ebc49bb1a.jpg

“蛙人”准备下井,在水中进行清淤、清污作业。

    常州晚报记者采访他的时候,他和同事正在浙江一个地方忙着清淤。工程不算特别大,但工作量不小,也很有难度。

    “施工的地方是山地地形,一般是在井下,水下作业空间有限,大型设备无法使用,清淤起来不容易。”周海林说,这几天他和同事轮流下水,每天待在下面好几个小时。而且,身着橡皮衣,头戴面罩,肩背氧气筒,一天忙下来,大家都是筋疲力尽。

    其实,这种水下操作还是很普通的。周海林说,他们不怕苦不怕累,最怕的是在复杂的深水区操作。有一次,他和同事在浙江一条很深的河里,为一个船体进行切割作业。因为施工水域特别深,水下暗流涌动。一个年轻同事,因为缺乏工作经验,差点被暗流冲走。

    和深水一样可怕的是臭水。周海林介绍,他们清淤的对象很大一部分是污水管道,普通人都不敢接近,更别说要在里面施工了。“尤其是夏天,里面气味很大。而且,我们还在粪池里工作过,人上来后,好几天都不想吃饭。”

    从事水下作业,不仅要会潜水,还需要专业技能。周海林介绍,十多年前,他跟着朋友做这一行时,不仅学会了潜水,还掌握了水下焊接和水下切割等技术。

    “在陆地上,想把焊接和切割做好就不容易,在水下操作,负重作业,视线模糊,难度更大。”

    周海林介绍,水下焊接作业一般都是长时间作业,需要长时间泡在水中。“如果是夏天还好,一旦冬天施工,天气寒冷,水温非常低,对身体是个极大考验。所以,干我们这一行的,都喜欢在夏季干活。”

    在全国范围内,做“蛙人”这一行工作的并不是太多。所以,周海林团队经常被天南地北的客户联系。

    “这一行,辛苦指数高、危险系数大,但工作期间,每天的薪水有好几千元,我也知足了。为了家人生活得更好,我会努力做得更好。”周海林说。

    吕洪涛 文

    图片由周海林提供


人物:王梦弋

    年龄:33岁

    游泳教练:每天哑着嗓子,带病上课是常态

    感言

    夏天里学员井喷,体验工作高强度

    作为一名专职游泳教练,自从2016年进入常州市少体校全民健身中心游泳馆工作以来,每年6月至9月,王梦弋的生活只有“忙、累”。7月和8月的暑假期间,学员人数更是井喷,最累的时候甚至连车都开不了,只能家人来接。

    游泳馆8点上班,每天早上7点20分,王梦弋就从家里出发了,出发的时候还要带着7岁的儿子一起,孩子在游泳馆训练一个半小时之后,老人赶过来把孩子接回家做作业。孩子在一边游,她在旁边的池子里教学员,就算是暑期的亲子时光。

c81f66450a541ebc49bb1b.jpg

王梦弋和学会游泳的小学员的合影留念

    7、8月的暑假旺季,王梦弋每天要带40个学员,从早上8点至晚上8点,12个小时泡在水里。室内泳池是封闭的不透风,下午最热的时候就像蒸桑拿。长训班和私教课程全部排满,学员数量是淡季时的五六倍。

    长训班学员是有一定游泳特长的“苗子”,私教班多是不会游泳的学生。针对不同的学员,要记住他们的不同需求,进行不同的指导和教学,“教游泳是个体力活,也是脑力活。”

    每天打交道的学员是一群幼儿园小朋友和小学生,再加上人多的时候嘈杂,游泳教练们不得不大声讲话,甚至经常要吼几嗓子才能让孩子们专心地学。通常,暑假开始的第一周,游泳教练们就陆续“失声”了。

    接受采访时,她正在经历一场已经持续了一周的火烧火燎的牙痛。

    “上周有一天晚上疼得一夜没睡,后来实在顶不住,让老公帮我去医院配了药。”吃了一个多星期的药,又挂了三天水,炎症仍然没消下去。“暑假工作强度太大太累,炎症没那么容易消除。”

    即使牙疼不发作,每个游泳教练一个夏天下来,身体总有一些部位有伤痛,王梦弋说,因为每天在泳池里泡的时间太长,再加上要不停走动,几乎每个教练都会烂脚,今年情况好一些,“每次洗完澡把脚吹干,涂上防护油,不穿凉鞋,只穿透气的运动鞋。”

    毫无疑问,暑期是游泳教练们一年中收入最高的时候,“这都是用高强度的工作负荷换来的。”

    多数家庭都会趁暑期带着孩子出去旅游放松,自从2016年开始做专职游泳教练,王梦弋不再抱有这样的“幻想”,“每年到了秋冬的淡季才能休假,我老公也只能等到那个时候一起休。”

    胡艳 文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人物:黄伯洲

    年龄:40岁

    潜水教练:太热了,我要去海底“冷静”一下

    感言

    在水里聆听自己的呼吸,整个世界都安静

    黄伯洲是常州某国企的一名普通职工,但他也是一名兼职潜水教练。因为在菲律宾PG岛教授潜水,所以“调休攒假”是他日常工作状态。黄伯洲告诉记者,他通常利用周六和周日值班,攒够一周的假期后再前往菲律宾。

    “我以前是登山的,被潜水吸引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2012年,黄伯洲在做了各种攻略后开始学潜水,于是,国际专业潜水教练协会(PADI)成为他进入潜水新世界的一把钥匙。

c81f66450a541ebc49bb1c.jpg

黄伯洲在培训课中

    从学习到潜水技巧、安全知识,以及学习深潜、船潜、夜潜等不同的专业潜水训练,再到处理水中应急状况,最后能独立完成教学,黄伯洲花了4年时间。

    “一到夏天,我的工作会更为繁重。”黄伯洲一边翻阅行程安排,一边告诉常州晚报记者 ,他的学员都是通过PADI报名,来自五湖四海,平时报名的人数一次可能只有七八人,一到暑假,人数会普遍上涨一半。

    “暑期报名潜水以学生居多。”黄伯洲说,因此他会更加注重前期安全知识的传授。孩子一多,他做心理疏导工作的次数也会跟着变多。

    黄伯洲说,用呼吸器呼吸和我们正常呼吸有很大差别,很多人会对入水产生恐惧,这个时候,就要对他们进行心理疏导,“让他们想象身边有小鱼经过,深呼吸慢慢思考、放松是我经常用的方式。”

    在黄伯洲看来,潜水就是意味着幸福。从穿上潜水衣,到开心地带着热爱大海的学员们一起潜入蔚蓝世界,再到看着学员眼中第一次见到珊瑚、鱼群、沉船的那份惊喜……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看到自己的学生,从一个个到一群群,他们之间变成伙伴,变成旅伴,甚至伴侣,是一种幸福。”黄伯洲说,潜水不能单独行动,讲究的是团队合作与默契。“我们把彼此的生命交托给对方,是过命的交情。”

    职场生活让现代人的压力越来越大,潜水是一种极佳的解压方式,黄伯洲觉得在失重的环境下聆听自己的呼吸,整个世界都很安静。

    “尤其在夏天,太热了,我要去海底冷静一下。”黄伯洲略带调侃地说,在这片静谧的世界里,无论再燥热的天气,心总会慢慢平和下来,飘荡而空灵。

    谈到自己的“双重人生”,黄伯洲感叹虽然很累,但是能坚持自己热爱的生活方式,他很满足。

    “任何时候都别放弃你开放、乐观的生活态度!”黄伯洲说。

    吕亦菲 文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人物:杨满

    年龄:20岁

    救生员:晒黑不算什么,还得有一副“火眼金睛” 

    感言

    被晒黑也挺好,看起来健康

    要在恐龙园侏罗纪水世界找救生员很容易,最黑的那几个就是。

    见到杨满,他刚刚休息完,准备和同事换班。这个看起来憨憨的小伙子,全身几乎都已经被晒成了巧克力色,戴着手表的手腕部位,和身体其它部位形成了鲜明色差。“刚来的时候白白嫩嫩的,现在哪还好比啊。”同事打趣道。

    杨满今年20周岁,是常州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刚毕业的学生。学校期间,他就考取了救生员证。

    去年暑期,他第一次来到恐龙园水世界当救生员。大暑期间,因为没有相关经历,小杨被晒伤了,背上、手臂上开始发红,接着脱皮,“晚上回去躺在床上,就感觉整个背火辣辣地疼。”

    不过,小杨说,男孩子没那么娇嫩,第二天照样上岗,很快就适应了。今年到现在,还没出现过晒伤的情况。

c81f66450a541ebc49bb1d.jpg

杨满(右立者)在泳池边进行巡视

    小杨所在的造浪池周围分布了8个救生岗。每当造浪时,还会有十多位救生员在水里负责安全。小杨巡视完,便坐上了救生岗。墨镜,是为了防止眩晕;口哨,是用来制止游客的危险动作。“救生员必须戴墨镜,不然眼睛一直盯在水面上,时间长了会头晕。泳池里,连游客露在外面的腿看着都会反光。”

    当救生员,除了要达到标准,还要练就一副“火眼金睛”。他们经常遇到的情况,就是孩子脱离父母,自己跑到了深水区。这个时候,他们就会立刻下水,把孩子带离深水区。

    据介绍,恐龙园的侏罗纪水世界于今年6月15日正式对外开放,前期,园区单招了46名救生员,用于维护水世界的游客安全。这些救生员,以90后、00后大学生为主。

    为了避免中暑,所有救生员20分钟换一次岗,园区也配备了藿香正气水、盐汽水等防暑降温物品。水世界负责人介绍,他们对救生员都有一套“标准”要求。“比如游速必须达到25米/20秒,这是国标,如果有人达不到这个速度,须加强练习,通过考核后上岗。”该负责人说。

    对于救生员来说,每天的水分补充很重要,小杨都要喝掉七八壶水。除了园区准备的防暑降温物品,小杨自己还会准备冰袖,防晒喷雾等,不过喷雾喷完两瓶就不高兴再喷了,“晒黑一点也挺好,看起来健康嘛!” 吴燕翎 图文报道

发表于 2019-8-13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还是要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3 11:00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3 11:29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5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文明上网,文明评论,请自觉遵守《文明上网七条底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精彩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

苏公网安备 32041102000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