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吴网

  • 一键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帖子
  • 帖子
  • 文章
  • 日志
  • 相册
  • 用户
查看: 67155|回复: 8

[其它] 问政:信访局 常州市金坛区尧塘镇水东村委偷拆老百姓房屋,心酸的维权之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31 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吴发帖
姓名: 隐藏内容
联系电话1: 隐藏内容
联系电话2: 隐藏内容
回复状态: 已回复
是否接收短信: 是 
      我是一名普通的老百姓,我叫汤丽娟,是一名党员、爱折腾的我做过兼职的记者(上学期间在常州市的一些刊物上发表过10多篇文章)、兼职的采购领域的公益讲师、目前在常州一家企业从事采购管理的工作,我本以为我的人生不会和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有太多交集,直到2019年9月30日发生了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我外公的合法房产被金坛去尧塘水东村委在这天凌晨偷拆,一夜之间房屋被夷为平地。自此,我和我的家人走上了漫漫维权路,此帖是为了记录一下我维权的过程,也给那些希望通过信访之路维权的人一些启示。       首先我先大致描述一下这件事情的基本情况,让大家有个初步的了解。我的外公有一套206平米的祖屋,该房屋是农村宅基地建造的,我外公有5个女儿,这套房屋在1998年之前就建造了,我外婆在10多年前去世,我的外公也在2018年患癌症去世了。从继承法来说,这套房屋的产权应该归属她的五个子女共同所有(我外公没有生育儿子)。但是2019年9月30日没有任何通知和手续,这套房屋被水东村委以及金坛舜鑫拆迁公司偷拆。
      其次,自偷拆后我本人以及我的家人们就开启了无数趟的维权道路。下面是一组数据,2019年9月30日至2019年10月8日期间,前往干家村委、水东村委16次之多,但是村委以我们没有办法为由,让我们走法律途径打发了我。国庆假期我在网上写了信访的信件,2019年11月5日我接到了尧塘信访局的一封《关于汤丽娟信访事由的回复》,让人匪夷所思的答复是:符合拆迁政策,如有异议可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我不服该回复,我又去了金坛信访局,第一趟我从常州请假跑到信访大厅,给我的答复居然是:尧塘信访局的回复不规范,要责令尧塘信访局重新回复,我必须带着规范的回复意见方能申请复查。好吧,我只能回去等,终于等到了尧塘信访局的回复,金坛信访局受理了我的信访,然后差不多又是等待了一个多月,让我本人再次去一趟尧塘街道办事处,了解情况,仅为了解情况,不做任何回复及调解。这样在金坛信访,我请了3次假,从常州赶到了金坛。本以为第二层级的调查,总会有个合理、公平的处理意见了,结果场面弄得挺大结果是支持了尧塘信访局的信访回复意见。这个结果让我感到更加的寒心,同时也激发了我骨子里不服气的心态,哪怕从此我要跑到中央,我也要维权到底。2020年1月23日我来到了常州市信访局,在常州市信访局我看到了一丝曙光,因为这里的工作人员和金坛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完全是不一样的工作作风,回答问题非常专业,有耐心。(反之金坛的12345以及信访局,则是那种不耐烦、甚至让我感觉到是在设置各种障碍,让信访人多跑几次),2020年3月在常州市信访局的组织下,再次去了尧塘村委做情况调查。至此,本事件截止到我发帖这个时间点,还没有收到常州市信访局的回复。总结一下目前的维权之路是:16+3+2=21趟,我和我的家人跑了21趟,经历了8个月,这个恶劣的偷拆事情还没有得到解决。小贴士:如果大家想走信访之路,先看看自己是否有这样的毅力、有这样的时间、同时要填写信访的表单,附件材料、为了节约时间,大家需要提前复印好身份证,如果是代表家人来维权的,准好委托书等材料。假设有信访局的领导看到此贴,请也你们反思一下,这个部门该如何做,才能真正为老百姓去解决问题,而不是走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最后,我公布一下我的一部分上访信,我也保留了一些音频、视频资料,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读一下。
      一、上访信 基本事实
1、常州市金坛区尧塘镇水东村委干家村9队,该房屋集体土地使用证,集体土地使用证编号:坛集用(1998)字第21080241号,房屋所有权人:汤留和,土地房屋使用权面积:壹佰伍拾玖平米(159平米)。村镇房屋所有权证面积:壹佰玖拾壹点柒平米(133.7+58=191.7平米)。房屋实际使用面积为:贰佰零陆点陆伍平米(142.65+64=206.65平米)。该房屋汤留和一直委托女婿史荣贞出租,史荣贞出租了3年后遇到了租客拖欠租金、收取租金麻烦、家庭生活困难等困扰,2008年2月19日汤留和女婿史荣贞未征得汤留和同意的情况下将房屋出售给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盘河乡新华村2组鲁道文,签订房屋买房协议时汤留和不在场、无授权委托书,汤留和其他子女:汤彩琴、汤绿琴、汤夕琴不知情,房屋买房协议未有证明人证明。
2、2003年汤留和配偶去世,汤留和得了忧郁症,到处求医看不好,后来在金坛二院尹洪海(同音)医院治疗,医生交代家属:不能让他受到刺激,有不好的事情不能告诉他,受到刺激会发作,一发起来就要吃药,到临去世前还购买了一盒药。因此家中事物均没有告知汤留和。
3、2008年12月8日汤留和女婿史荣贞得知汤留和思想传统,有百老归天后想在祖屋料理后事的遗愿,史荣贞与鲁道文追加签订了《补充协议》,《补充协议》内容为留有东面壹间房屋归汤留和所有,未告知汤留和本人及子女:汤彩琴、汤绿琴、汤夕琴签署了该《补充协议》。
4、史荣贞每年以交纳常州市金坛区尧塘镇水东村委干家村9队房屋租金的方式承担汤留和的生活费及医药费。
5、2019年9月28日汤留和女儿:汤彩琴、汤绿琴、汤夕琴、汤洪琴得知常州市金坛区尧塘镇水东村拆迁工作小组将干家村9队房屋私下与鲁道文签署了拆迁协议。
6、2019年9月29日汤洪琴及汤洪琴女儿汤丽娟作为代表前去将干家村拆迁工作临时办公地说明了情况,要求提供与鲁道文签署的拆迁协议,暂停拆迁事项,等争议解决后处理,拆迁工作小组人员不愿提供拆迁协议,汤洪琴女儿汤丽娟协商不成,拨打了110前来协调处理,再次出示了原件《补充协议》,110出警后常州市金坛区水北镇水东村民委员书记陈忠陈书记也到达了现场,回复:事情做错了,可以改的,会给予妥善处理。
7、2019年9月30日史荣贞听村上人反映,房屋已经在9月30日凌晨被夷为平地,史荣贞拨打了110报警,110出警并做了笔录。
8、2019年10月1日汤彩琴、汤夕琴得知房屋被拆除,汤彩琴拨打了110报警。
9、我们与2019年10月1日至2019-10-7期间,我们多次与村委陈忠书记沟通,均没有得到村委及尧塘街道的正面回复。
10、    2019年10月8日,在尧塘街道的组织下与鲁道文进行了调解,由云南人补偿了人民币5万元,村委给了6千元的签字奖励金和搬家费用,但是未对整个整件给予一个明确的反馈,未对东面辅房的做出处理。
11、    目前我的母亲因为房屋拆迁一事,已抑郁成疾,整夜睡不着觉,短短十多天就瘦了10多斤,去金坛第二人民医院治疗,医生说至少要连续吃3个月的药。
12、    2019年9月30日网上信访反馈,11月5日尧塘街道对信访给予回复:水东村委在沿江高铁建设房屋动迁项目中执行的政策与我街道制定的动迁政策相符,你若有异议可通过司法途径来解决。我们不清楚该动迁政策是怎样的,我们对此回复不认可。
二、2020年1月8日收到常州市金坛区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我们感到更加气愤与感到痛心、无奈,我们总以为金坛区人民政府能调查事情的真实原委,给老百姓一个公道,但是没有想到金坛区人民政府包庇地方村官犯得过错、偷换概念。我们在申请上访的时候,村里的村队长就说:共产党有错吗,他会画一把刀给你吗?书记有错吗?你能把书记弄下来还是怎么样?再闹下去你会倒霉的。我们全家都不信,我们想的是共产党总有说理的地方,所以也坚定了我们继续上访的决心和勇气,不管付出多久的时间和代价,我们都会坚持下去。
针对常州市金坛区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我们有如下的不同意见:
1、2008年2月19日,申请人的父亲史荣贞代其岳父汤留和将位于水北镇水东村委干家村12号的房屋出售给鲁道文,真实情况是:汤留和并没有授权委托史荣贞出售该房屋,签署该协议时只有史荣贞、鲁道文两人,汤留和不在场、无授权委托书,没有第三人在场,协议上的汤留和的名字,是史荣贞自己签字的,这点可以笔迹鉴定,请问金坛区人民政府从那里得出,是得到其岳父汤留和同意的?
居住人是鲁道文,是因为该房屋在出售给鲁道文前4年一直是出租的,还曾经租赁给修公路的施工人员,可以到村里向邻居调查,我外公患有重病分别在我父母及我几个阿姨家居住,因此家中其他人员都以为该房屋是出租给别人的,我外公是没有卖祖屋的想法的。
村委和拆迁办、甚至常州市金坛区人民政府信访局说房屋被买卖情况了,买卖协议合法吗?
农村的房屋宅基地是属于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的,只有本村经济组织成员之间才可以使用,本村经济组织成员以外的农民、城镇居民都不是合法的购买主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小产权房不能向非本集体成员的第三人转让或出售,即购买后不能合法转让过户。假如政府领导发现无效协议且没有核查协议的真假情况下与假物权人谈拆迁协议是否为严重渎职失职?在签拆迁协议时有无去确认前房屋买卖协议是否合法有效?是怎么确认鲁道文是该房屋拆迁有效人的?这个房屋拆迁是否还需要其他人确认?
史荣贞是否有权利卖汤留和的房屋?史荣贞只能代表他家庭五分之一的权利,处分共同财产应全体共有人一致同意,部分共有人擅自处分的,构成无权处分。无权处分他人的财产,经权利人追认的,该合同有效,现在自拆迁事件发生后,汤留和之女汤彩琴、汤夕琴、汤绿琴多次来到史荣贞家里,质问史荣贞的买卖行为,不同意史荣贞私下的买卖行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七条 处分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及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作重大修缮的,应当经占份额三分之二以上的按份共有人或者全体共同共有人同意,但共有人之间另有约定的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处分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以及对共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作重大修缮的,应当经占份额三分之二以上的按份共有人或者全体共同共有人同意,但共有人之间另有约定的除外。
结合以上法律规定的条款,原协议的法律有效性是值得商榷的,应该判断为无效协议。《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七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无效、被撤销或者确定不发生效力后,行为人因该行为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由此受到的损失”,《合同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合同无效,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
为什么不与产权人来核实,就能私下与鲁道文签署拆迁协议呢?
按照正规的流程,拆迁办和村委是不是应该与房屋产权人签署拆迁协议,或者得到房屋所有权人的授权后鲁道文可以签字?
房屋产权人和鲁道文之间,是民事的纠纷,我们同意补偿鲁道文的一切损失。现在我们认为是水东村委把事情做倒了,且是恶意行为,还一再欺骗,事后房屋被拆了就是推卸。2019年10月1日史荣贞、汤洪琴、汤丽娟去找陈忠书记,书记说你们的事情无法调解了,到我这里也没有办法解决了,你们赶快走法律程序吧。这是政府的不作为行为吗?
2、关于《补充协议》的签订,正因为史荣贞担心被汤留和知晓影响他病情恶化,且汤留和有百老归天后在祖屋料理后事的传统思想,才会签署补充协议。在入户调查时,我们就提供了补充协议,我父亲因为自己做错了事情,所以他在我几个阿姨来我家吵闹的时候,他一人把责任都承担了下来,他愿意一人来补偿我几个阿姨。但是水东村委书记陈忠一方面对着我们说:有人吃了原告想吃被告,他说事情做错了,要改的,要重新签订拆迁安置协议的,把我们哄骗了回家,结果一夜之间房屋就夷为平地。(见刻盘录音证据)
史荣贞没有卖的一间辅房,拆迁单位都要擅自、私下找鲁道文全部签署拆迁安置协议,彻底让我的父亲母亲感到寒心,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陈忠书记是本次拆迁的主要负责人,他是政府工作人员,他的承诺以及他已经意识到错误了,知错还不改,偷拆后多次去找他,他都说你们不要来找我了,找我没有用的,难道这样的拆迁过程合理、合法吗?
3、2019年10月8日签署了调解协议,关于签署该调解协议,史荣贞认可自己私下卖给鲁道文3间房屋,现在鲁道文拆迁拿到了一大笔钱,对于无权签署了拆迁协议造成汤洪琴患了焦虑、忧郁症的一种情感补偿及卖给鲁道文3间房屋的补偿费用。
在签署该协议过程中,史荣贞多次追问村委那一间辅房怎么处理的,村委未给出明确回复(如有需要可提供史荣贞调解当天的手机录音,在维权过程中的我本人每一次与村委及拆迁公司的交涉本人都录音保留)。如果作为全部房屋(包含辅房)的调解补偿是显失公平的一份调解协议,按照市场价格辅房的拆迁补偿价格在10万以上,且不说鲁道文拿的5万算什么费用,但非常明显村委为了逃避自身问题,没有找到该房屋的合法所有权人,私下找史荣贞签署了调解协议,采取的策略和谈判的方式是:你就拿一点算了吧,不然一分钱都拿不到。史荣贞未获得房屋所有权的授权签署该调解协议且显失公平,因此该调解协议无效。
4、复查意见中:根据《告居民书》第四章第四节第七条意见:“不论户口是否在房屋搬迁范围内,但已将房产将转让、赠与他人的,在房屋搬迁补偿安置中不列入安置或照顾人员的规定。”房产的转让首先要合法,从事情来看整个房屋买卖就存在重大的瑕疵,房产并没有有效转让。从金坛区尧塘街道水东村村民委员会发出的《2019年房屋搬迁告居民书》第九条关于搬迁安置对象、安置人口和照顾人口的认定:搬迁安置对象为在房屋搬迁范围内拥有合法住宅房屋产权,并取得被搬迁房屋所在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被搬迁人及其取得同一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家庭成员。鲁道文不符合该政策规定,房屋出售是产权人的女婿未经产权人同意、知晓的情况下签署的协议,退一步来说辅房也并没有卖给鲁道文,怎么就不在拆迁安置的对象范围内吗?难道房产证、土地证都在我们手上,就能私下偷拆,不需要我们产权人在现场吗?
三、我们想恳请上级领导彻查如下问题:
1、拆迁的主体单位到底是谁?到底谁私自拆了汤留和的房屋?
假如是政府指示的,是正常的拆迁,为什么要在安排凌晨偷拆老百姓的民宅?政府已经知道有问题了,为什么要在2019年9月29日老百姓反映了问题后,立即安排人拆?
村委书记陈忠在2019年9月29日答应同意分户签署拆迁协议的(有录音为证),结果9月29日晚上或者9月30日凌晨就偷偷拆除了房屋(具体拆除的时间不详,只听周边邻居说9月29日晚上睡觉前房屋还在,早晨醒来房屋就夷为平地了,估计凌晨偷的),为什么单独只拆这幢房屋,村里有人交钥匙5天了都没有拆,共产党领导的天下,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不可想象的事情?我们的房屋是谁下令拆除的?是谁去拆迁的?拆迁需要通知房屋哪几方人员?
假如不是政府指示的,那我们的理解就是黑社会拆的,我们请求政府和公安机关,调查到底是谁拆了老百姓的私有房屋?。
恳请上级领导对于未按照流程偷拆的政府官员作出处分。
2、村委和拆迁办和拆迁办公示的名字是史荣贞,为什么后面不沟通、不核实、私下偷偷与鲁道文签署协议?为什么当初公示的人里面有史荣贞,而拆迁协议没有通知史荣贞就与鲁道文签署协议?2019年9月29日大清早史荣贞去村委找陈忠书记,9月29日报警后,陈忠书记到了现场,陈书记都答应一定会协调处理,同意分户签署拆迁协议,为什么房子一被拆掉,就不同意了?就让老百姓自己去走司法途径了?
3房屋的所有权人应该有哪些人?
该房屋作为汤留和的遗产,房屋应归属汤留和五个子女共同所有,房屋是在五个子女出嫁前就造的,汤留和生前生有重病,四个子女是轮流照顾的,有一个子女在无锡是出赡养费的,五个子女均不住在房子内,拆迁走访调查的时候村委通知到位了吗?村委为什么连告居民知书五个子女一个没有发放?这里面有什么隐情,是想封锁消息吗?房屋的所有权人陆续从其他途径得知了拆迁情况,房屋已经被不明人员夷为平地。
4、房屋被史荣贞私下买卖,买卖的范围到底有哪些?
房屋私下买卖,买卖的范围到底又是哪些?两份协议在什么情况下签署的,村委和拆迁工作小组调查了吗?在拆迁入户调查时,我们就提供了全部的资料,包含出示了房产证、补充协议等,村委以及拆迁工作小组明知道房屋有部分被史荣贞私下卖的,还有1间没有卖。
拆迁工作小组陆涛为什么前后说话矛盾,一开始说房屋评估时拍了两份协议的(汤留和大女儿汤洪琴说补充协议要给一份陆涛(陆涛身份为拆迁工作小组队长),陆涛说拍照就好了,原话中还带到了小屋门口的井等要归她),2019年9月29日上午汤丽娟等人去拆迁工作小组临时工作地交涉,陆涛又否认。于是汤丽娟向村委和拆迁工作小组再次说明了存在补充协议的情况,并向陆涛等人出示了补充协议原件,拆迁工作小组的人又说补充协议是假的,签拆迁协议前见过《补充协议》的,(有多人在现场可以证明,汤丽娟的朋友韩丽还严厉质问:你有权利怀疑,但你有什么权利说协议是假的?)
我们要求拆迁工作小组尽快联系鲁道文本人,恳请拆迁工作小组上午就与鲁道文联系,工作小组几个人都不肯联系,拆迁工作小组和鲁道文是否有什么私下交易?
2019年9月30日下午四点左右房屋被夷为平地后去找陆涛,陆涛又承认了补充协议他在与鲁道文签署拆迁协议时他又是知情有这份补充协议的事实的。(有录音为证,可以刻盘提供),前后几次矛盾,这样的行为是不是拆迁工作小组和村委的故意行为?
5、房屋产权证、土地证都在产权人手中,为何私下与鲁道文签署拆迁安置协议?根据《补充协议》及陈忠书记的承诺,可以分户签署拆
迁安置协议,为什么承诺后当天就私下偷偷拆迁?
不管是全部的房屋还是《补充协议》中的房屋,均未得到房屋所有权人的签字同意,且封闭消息未告知房屋所有权人私下拆除了全部房屋。在党中央、国务院大力倡导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常州市金坛区尧塘水东村委的某些领导公然与中央精神对抗,在对住房拆除之前,未与我家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且在我们向村委反馈后,村委承诺解决但是连夜就安排了偷拆。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三条规定:“依法登记的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三条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
在凌驾于国策之上法律之上的拆迁中,当地政府的一些官员丢失了人民政府为人民的服务精神,丢失了人民公仆应有的本性,已彻底丧失了民心!也是在同中央构建和谐社会的旋律唱反调。
   政府为民造福,这是公共事业,我也是一名党员,我和我们家人们肯定支持,但是不能做事不合法。我们相信上级领导懂法律,懂政策,会合理合法办事的,会为老百姓依法、依规、公平、公正、客观处理的。
   世界之大,肯定有太阳无法照到的角落,可能那里已经潮湿到腐蚀,但我相信,总有一天,阳光会到达那里,无外乎哪种方式,因为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发表于 2020-5-31 09:59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信上级部门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处理方法,现在应该已经过了官官相互的时代,金坛这种小地方估计还存在着官官相互的劣根性,常州市政府应该不会了,我们也时刻关注的事态的发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31 10:42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用的 官官相互 我有亲身经历

点评

是的,作为老百姓来说很无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6-13 20:0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31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楼主叫人把书记家的房子拆了不知道书记一家会有什么反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31 14:07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必须给我们老百姓一个公正的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31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做过记者,应熟知狂轰乱炸的效应。祝你好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13 20:08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秦亚刚 发表于 2020-05-31 10:42
没用的 官官相互 我有亲身经历

是的,作为老百姓来说很无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14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记者,应该会写,简单明了,向有关部门和负责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3 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常州政风热线汤丽娟信访件,尧塘街道于2020年6月19日收悉。尧塘街道对该来信十分重视,责成动迁办负责调查,现将调查情况报告如下:

  一、信访人的基本情况

  汤丽娟,女,汉族,320482198305212301,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龙虎塘街道盘龙苑40幢丁单元501室,电话号码: 15961195032。

  二、信访人反映的主要问题

  反映其父亲史荣贞把房屋卖给鲁道文之后涉及搬迁的相关事项。

  三、调查处理情况

  经调查,汤丽娟诉求所涉房屋原位于金坛市水北镇后畛村委干家村12号,房屋所有权人为其外公汤留和(于2018年去世),权证建筑面积为191.7平方米,地号2108-05-025。 2008年2月19日,甲方汤留和与乙方鲁道文(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盘河镇新华村人)签订了《房屋买卖协议》, 协议约定:“甲方自建楼房二间,辅房二间,二房之间夹楼梯,合计作价人民币伍万伍仟元整(大门作价68元)一并卖于乙方鲁道文”,“房屋买卖结束后,如有拆迁等,均与甲方无关”。后双方又于同年12月8日签订《补充协议》,协议约定:“因汤留和年龄偏大, 故考虑年老后事要求留下一间,经双方协商,留有东面一间附房仍归汤留和所用。”

  2019年9月27日,因南沿江城际高铁建设需要,上述房屋所在地块纳入动迁范围。金坛区尧塘街道水东村委及金坛区舜鑫拆迁有限公司与房屋实际居住人鲁道文签订了《房屋搬迁补偿安置协议书》,约定将房屋拆除,房屋丈量补偿总面积206.65平方米。2019年9 月30日该处房屋(含附房)全部被拆除,房屋补偿款项已结清。同年10月8日,因上述房屋买卖纠纷问题,甲方鲁道文与乙方史荣贞(汤丽娟的父亲,汤留和入赘女婿)经村委会调解,签订了《调解协议书》, 协议书明确:“一、甲方鲁道文自愿补偿汤留和人民币伍万元整,该款项在签订协议时当场付清;二、双方房屋买卖纠纷一次性了结,双方都自愿放弃诉讼,再无其他牵涉。”另经查明,上述房屋搬迁时所在地块尚未实施征收,属于协议搬迁。

  四、处理意见

  根据调查情况,鲁道文购买该处房屋后,未办理产权变更登记。因该处房屋的处分权而引起的安置补偿争议,建议汤丽娟通过诉讼等司法途径解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文明上网,文明评论,请自觉遵守《文明上网七条底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精彩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

苏公网安备 32041102000016号